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75章重口味棉花

第275章重口味棉花

“啊……”

那女生尖叫了起来,站在原地跳脚,惊恐的挥掉脸上的口罩,被吓的小脸煞白煞白的。

瞬间,教室里面很多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女生惊恐无助,都快哭出来了,眸底露出怨恨的神色,拿起书桌上的一本书就往夏初初那边砸去。

“夏初初,你个贱人,是不是想害死我啊?”

夏初初没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人,竟然会这么的暴力,一个躲避不及,脸颊被锋利的书页给滑了一道口子。

下一秒,白嫩的脸蛋上就侵出了鲜血。

“初初,你的脸!”

田小妹惊叫了一声,气怒不已,操起课本就砸了过去,瞬间就砸到了那女生的头上。

“啊,你们……竟然敢打我!”

那女生抱着头,眼眶含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控诉着,想博取别人的同情。

“怎么就不敢打你了?打你这个贱人都是轻的!”田小妹扬着脖子,大嗓门的讽刺回去。

“呜呜……你们欺人太甚,我告诉老师去!”

那女生跺了跺脚,见没人帮忙,羞愤的要找老师告状的模样再次逗笑了不少人。

夏初初嘲讽的看着她那恶心的柔弱姿态,讥讽道:“你是小学生吗?就会告状啊?”

噗!

哈哈……

瞬间,整个教室的吃瓜群众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这时,老师进来,看到大家都不知道在笑什么,好奇的问了句,“都在笑什么呢,今天这么活跃。”

“老师,我们就开个玩笑话,兴奋下!”

“嗯!”

老师走上讲台,准备上课。

那女生到嘴的控诉,被夏初初讽刺了那一声后,硬生生的咽回去,没敢再说出口。

她愤恨不平的回头瞪了一眼夏初初。

“真是不要脸,是她自己先出手,我们还手了,小贱人还想反咬一口,啧啧,这白莲花啊,真是不可貌相啊!”

田小妹看着她,讥讽了一声,声音音量刚好可以让她听见。

“你,田小妹,你才是小贱人!”

那女生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扭曲着脸,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骂了回去。

“留点口德,小心你哪天得了流感,别找我!我可健康的很!”

夏初初嘴角讽刺的勾着,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

“安静!吵什么呢?”

老师听到下面的交头接耳,用力的拍了下讲台,顿时大家都安静下来,没人再敢出声。

“初初,你不要紧吧?”看到她脸上还流血,田小妹眉梢紧拧着。

“没事!”

夏初初伸手想擦掉上面的血迹,却被田小妹手快的拉住了,“你别动,我包包里面有棉花,我帮你擦下。那个贱人下手真是重,把你都弄破相了。 ”

“不严重,你也砸回去了,算了。”

夏初初看到田小妹真的在包包里面翻找出了一包棉花,嘴角抽了抽。

“你还带这个啊?”

“嗯,以防万一啊!”

田小妹捏了一块出来,小心翼翼的帮她把脸上的血迹给清理干净。

“你不会还带药了吧!?”

夏初初瞥了一眼好友,没想田小妹还真的点头了。

她瞬间惊愕的张着嘴巴,成了个0形。

见到她夸张的表情,田小妹尴尬的红了下小脸,“其实这个棉花……咳咳……”

田小妹又压低了声线,才继续说道:“是卫生棉的!”

噗!

夏初初一口老血吐出来,满脸黑线。

田小妹竟然拿这个给她止血!?

“你怎么用这个,不觉得浪费吗?”

她好想说不卫生。

连田小妹给她擦拭的时候,她都下意识的躲避了下。

虽然这个东西绝对是干净的,但是想到是另有用途的东西,拿来擦脸似乎有些不习惯啊。

“干净的,你躲什么!?”田小妹看她躲闪着,一脸郁闷。

“呵呵呵……”

“上次有个卫生棉破了,所以我就把里面的棉花给拆出来,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田小妹睐了她一眼,旋即拿出止血药往她脸上抹。

真是重口味!

夏初初抽了抽嘴角,“那你还带药了?”

正常人谁会在背包里面带伤药啊!

不嫌累赘吗?

又不是天天受伤。

“哦,这个啊……”田小妹抬起自己的脚,露出上面的一块淤青,示意给她看。

“这是我今天刚刚买的。”

夏初初了然,看着她腿上的淤青,问道:“你这个怎么弄到的?”

“不小心撞到的,不严重,就是看着明显,我才买瓶药水擦擦!”

“哦!”

知道她没事,夏初初也放心不少。

她水眸一转,看着田小妹收好东西,眸底透着一抹狡黠,“小妹,不如你搬来跟我住吧!住大别墅!”

田小妹一怔,对大别墅不感兴趣。

“你又不是一个人住,我去了不方便!”

要是她一个人住,田小妹兴许还会考虑下。

夏初初抿了抿嘴,“你真的不去啊,别墅里的厨师做的饭菜可是很好吃的,比你天天外卖可好吃了!”

见她还不放弃的说服她,田小妹不禁觉得奇怪。

这个事情她们都说好了的,怎么又提起?

滴溜溜的眼眸往夏初初的脸上看去,没一会就瞧出了点端倪,暧昧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笑的那么猥亵!”

夏初初心头咯噔了下,被田小妹那猥亵的笑容弄的心头发怵。

不禁心虚了起来,把头转开。

田小妹一把扭过她的下巴,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她还微微红肿的嘴唇瞧着。

那明亮的眼神,让夏初初小脸红了起来,瞬间拍开她的手,慌忙的躲开,“看什么啊!”

“看你的嘴巴啊!”田小妹笑眯眯的说道。

夏初初囧的耳根子发烫,被发现了。

眼睛狠狠的瞪着那个女生的背影,要不是这个嘴贱的,惹的她一阵冲动,她才不会解开口罩呢。

“啧啧,这么肿,这得是多激烈啊,说说,怎么弄的?”

田小妹靠近她,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她的嘴巴,一脸暧昧的逗着夏初初。

夏初初没好气的推开她的脑袋,厚着脸皮说道:“不小心烫到的!”

“骗谁呢?”

田小妹翻了个白眼,又歪着头靠过去,狐疑的看着她。

“你老公回来了?他亲的?”

夏初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