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74章有带礼物

第274章有带礼物

北冥煜睨着她圆溜溜,水汪汪的瞳眸,那喷火的模样,让他心痒难耐的。

他忍不住伸手又捏了一把她粉嫩嫩的脸蛋,还在上面意犹未尽的揉捏了下,把玩着。

夏初初羞怒的拍掉他的手。

“你干嘛啊?”

又是咬她又是捏的。

这男人没有毛病吧?

她又不是玩具。

某人若无其事的挑了下眉头,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对。

那理所当然的模样,让夏初初直接内伤。

“以后,不准对别的男人笑,敢笑一个,我让你……”

倏地,男人紧绷的警告声落了下来,夏初初愣然的望着他,眸底染着懵逼。

说的什么跟什么啊?

她对谁笑了?

北冥煜俯身贴着她的耳朵,湿湿热热的气息灌进她的耳洞,低声道:“满身都是我吻过的痕迹!”

夏初初小脸爆红。

这男人说的话,能不能再羞耻点啊?

“流氓!”

她用力推了他一把。

北冥煜定住,她那点力气根本就推不动。

还故意咬着她的耳朵,邪气无比的说道:“骂点新鲜的,这个都听腻了。”

夏初初:“……”

她躲了下,没躲开,伸手推开他作乱的嘴巴,紧紧的捂住耳朵。

谁知,男人直接吻她的手背。

那湿热的感觉瞬间就触到了她心底的那根弦。

她惊悸不已,猛的缩回手,红着脸,没好气的斥道:“你坐好了,我刚刚对谁笑了?”

“哼!”北冥煜冷哼了一声,嘴角倨傲,吐出来的字酸气浓浓,“你刚刚上车的时候。”

夏初初傻眼。

这种醋都吃?

她就礼貌的跟崔浩道个谢。

总不能绷着小脸蛋跟人家说谢谢吧!?!?

“我那是跟他礼貌下!”她无力的解释着。

“那也不行!”北冥煜抿着嘴,霸道的很。

她不知道自己笑起来多美吗?

她只能对他笑。

瞥了一眼男人,夏初初顿觉他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在闹着脾气。

水眸一转,她伸手直接摘下他的墨镜。

北冥煜拧了下眉头,但是没有阻止,眸色深深的睨着她。

想知道她接下来干嘛?

倏地,夏初初伸手到他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他。

北冥煜一怔,眸底滑过一丝不解,“什么?”

“礼物啊!”夏初初水眸一眨一眨的瞅着,一脸的理所当然。

竟然他闹脾气,她也跟他闹脾气。

哼!

看他蹙着眉头,郁闷的样子,夏初初不禁觉得好笑。

嘟嘴控诉,“你出国出差,都不给我带礼物的吗?”

北冥煜眸仁闪了闪,旋即笑了起来,捏了下她的小脸,“有礼物!”

真有?

夏初初惊呆了。

“在哪?”她瞬间眉眼弯弯。

有礼物收,没有不高兴的。

“放在卧室的抽屉里。”

北冥煜看着她过于明亮的眸子,勾唇说道,夏初初好奇不已,“是什么啊?”

这人送她礼物还不给她看?

放在抽屉里,谁知道啊?

“自己看!”

看他卖着关子,夏初初更加好奇着,忍不住转身就想下车跑上楼去看。

北冥煜急忙拉住她,“晚上回来再看!”

“可是……”

“时间来不及了!”

北冥煜在她嫣唇上偷了个香吻,才坐正身躯,驱动车子,往一号别墅外开去。

“你送的什么东西啊?”

去学校的路上,她一直忍不住好奇男人送的礼物,一路追问着。

可惜,某人打定主意,不告诉她,就是不告诉她。

还直接选择沉默。

耳边时不时的传来她好奇的声音,北冥煜也不觉的烦,若是别人在他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的,他早就把这个人给丢下车了。

她的声音,甜甜软软的,还精力十足,就跟唱歌似的,悦耳动听。

似乎带着一种魔力,让他百听不腻。

“哼,讨厌鬼,告诉我会死啊?”

问了好几遍,男人都跟没听见似的,这下夏初初直接抓狂,瞪眼骂他。

北冥煜侧了侧头,脸上的黑超依旧阻挡不住男人那强势的目光,带着一丝警告。

“生气了?”

不就没告诉她嘛,还骂起他来了。

胆子又肥了!?

夏初初小嘴撅的老高,瞪了他一眼,旋即看着外面、

那气鼓鼓的模样,就跟一只青蛙似的。

北冥煜无声,笑了笑,想到自己送给她的东西,还真是贴切。

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表情。

他忍不住期待起来,觉得自己有点恶趣味。

到了学校,小丫头还气恼着,不理他。

北冥煜强势的把她拉进怀里,深深的吻了一把,柔声哄她,“乖,过几个小时放学回家,你就可以看见了,都送给你的礼物,跑不掉。”

“哼!”夏初初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气势汹汹的下车,抬头挺胸的走去教室。

其实她并没有为这点小事情生气。

是那男人动不动就吻她,她不好意思。

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嘴唇,夏初初峨眉紧蹙起来。

“臭男人,故意的吧!”

她这样去教室,别人不会看出什么端倪吧?

倏地,她眼眸一亮,差点就忘记了,她背包里面还放着口罩呢。

立马的,她赶紧掏出来戴上,才往教室走去。

恰逢流感时期,带着口罩也没有什么奇特的。

不过田小妹看到她戴着口罩,好奇的问了一句,“你怎么戴着这个东西啊,不难受吗?”

“嗯,我感冒了!”

夏初初故意压低声音,用鼻腔应着田小妹。

四周听到她的话后,纷纷露出忌惮的眼神,那控诉赤果果的。

不知道是哪个同学还嘀咕了起来。

“她不会是得流感了吧?咦……”

你才得流感呢,你全家都得流感。

“你才得流感呢,你全家都得流感。”

夏初初嚇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骂出声了,结果是田小妹。

她正怒瞪着眼睛,看着一名嫌弃她们的女生。

“切,你骂谁呢,我刚刚说你了吗?激动什么,该不会你也得了吧?跟她靠的那么近。”

那女生还一副自己有理的样子,骂的更加大声了。

气的夏初初一把拿下口罩,往那个嘴贱的女生丢了过去,准确无误的砸到她的嘴上。

夏初初瞬间惊恐,双手捂住嘴巴,露出无辜的表情。

“哎,我想丢垃圾桶的,怎么丢到你了?怎么办?上面好像有流感病毒,这下你也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