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69章自灭

第269章自灭

夏初初感觉到他明显的反应,浑身狠狠的颤栗着。

忍不住扭动起来。。

根本就不听他的警告,只想从他身上爬下来。

北冥煜眸色暗了暗。

健壮的长臂紧紧的圈住她的腰肢,往上提拉了下,情不自禁的对着她嫣红的小嘴吻了下去。

灵巧的长舌,娴熟强势的撬开她的贝齿。

一股新鲜的空气就这样输入她的嘴里,带着男人独特的浓烈荷尔蒙气息。

清冽无比。

男人循着本能反应,用力的吸着她香软的檀口,霸道贪婪的汲取她口中的一切。

充满力量的双臂紧紧的扣住她的娇躯,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里,用力禁锢。

大手也情不自禁的,沿着她腰上曼妙的线条一路用力。

强势的吻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掠夺两人的理智。

绵长的热吻,激烈的电流,不停的冲刷夏初初大脑脆弱的神经,刺激的她脑子一片白茫茫。

她本能的张嘴想呼吸更多新鲜的空气,却让男人吻的更深入,长舌直抵喉咙深处。

肺腑的空气都被他汲取一空,小脸一阵火红。

夏初初气息喘喘的趴在北冥煜健硕体魄上,水眸迷离,面色酡红,脑子昏昏然的随着他沉迷其中。

男人娴熟的技巧,无师自通,不断的在她身上点火,引的她**的娇躯轻颤不已。

湿热的体温,不断的在二人之间蒸腾,引出一层香甜的密汗,也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空气中氤氲出暧昧的气味。

北冥煜一个翻身,瞬间把她压在柔软的大**,吻,如狂风暴雨,转移落在她洁白的下巴,如天鹅颈的脖子上,烙下一个个吻痕。

粉色的红印子,遍布在她雪白软滑的身上。

还故意的吻出声音来。

夏初初面红耳赤,伸手要推他,却被他撩拨的没有了力气。

“嗯……”

忍不住,她一个不小心就嘤咛出声。

夏初初情难自禁的拱起身子,软绵的双手,忍不住的抱住他的脑袋,柔软的手指穿错在他硬朗的发丝间。

北冥煜鹰眸,暗了又暗,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渗着香甜的娇躯上,染出深浓的粉色,娇艳,抚媚,美的让他移不开视线。

“老婆,你真美!”

那如丝绸般的触感,软软的,嫩嫩的,美好的让人爱不释手。

听到他喑哑性感的嗓音,夏初初瞬间回神,看到他紧盯着自己看,那火热的目光,在她身上点火。

“流氓!”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扫了一眼她娇羞的小脸,那媚眼如丝的娇艳,如早晨的鲜花,沾着露水,耀眼无比。

眸光一闪,长腿故意的压紧了几分,毫不保留的让她感受到他。

夏初初惊瞪着水眸,眸底迅速的染上一层水雾,眨泛的瞅着面色邪佞的男人,很无辜。

“这把火是你挑起的,你说……”北冥煜俯身在她耳边低喃,故意压低的声音,更加低沉,宛如大提琴音,鼓动着她的耳膜。

挑逗着她**的神经。

“该怎么灭?”

夏初初紧张的吞咽着口水,小脸早已经火烧火燎着。

北冥煜邪恶的咬了下她白皙小巧的耳贝,让她理智处在奔溃的边缘。

颤抖着声音,喊道:“你自灭!”

墨眸睨了一眼如惊弓之鸟的人儿,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丫头,真是可爱。

就这么怕他吃了她?

“怎么自灭?”他装作不知,眸色深深的睨着她,那满满胶原蛋白的小脸,肌肤吹弹可破,能看见可爱的绒毛。

夏初初水眸一转,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

小脸气鼓鼓了起来,低吼道:“自己解决!”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眸色灼人,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哪来知道的这些?连男人的事情都知道的这么清楚!”

想到她可能是从别的男人那里得知的,瞬间男人的俊脸就弥漫上一层寒霜。

肆无忌惮的朝四周四溢着,夏初初感觉到气氛不对,瑟缩了下,瞄了一眼男人。

小脸红扑扑,“书上都有啊!”

她才不要跟他说是从小黄书上面看到的。

田小妹写小说,也喜欢看小说,时不时的会跟她分享一下书上的精彩章节。

听到她的回答,男人冰寒的俊脸瞬间消融,他眸色一凛,好奇的问道:“什么书?”

对上男人深究的目光,夏初初移开视线。

顾左右而言他。

“就是书啊,手机上也有报道的。”

这个倒是不假。

现在是网络电子时代,什么新闻都不缺。

北冥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以后少看这些东西,没什么价值!”

夏初初愣了下,无语的看着他,“看这些就是打发时间,还要什么价值啊?”

总不能让她看那些哲理吧!?

“狡辩!”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却没有斥责之意。

她伸手轻轻的戳了下他的手臂,嘴巴微微的撅着,“你下去,好重!”

他这么压着她,很不舒服呢。

尤其是那里耀武扬威的。

让她淡定不下来。

男人鹰黑的眸仁,深的化不开,像染上了墨水,透着黑黝黝的光泽,吸附着她的心神。

北冥煜看她小脸都憋红了,抱着她,翻了下方向。

他下她上!

长腿依旧缠着她的,把她娇小的身子纳入自己的怀里,长臂霸占着她的娇软的腰肢。

“你放开我啦!”

夏初初见他还不肯松开她,拧眉抗议着。

这样抱到什么时候啊?

不仅她不淡定,他也不好受啊。

这男人不会是有自虐倾向吧?

看出她眸底的意思,北冥煜危险的眯起凤眸,直勾勾的睨着她。

骨节分明的长指,捏住她尖细的下巴,一抬,让她看着自己,才说道。

“你这个磨人的丫头,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