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62章给我擦背

第262章给我擦背

北冥煜急忙爬下床,走了过来,扶起她。

着急不已,“撞到哪了?”

双手在她身上摸着。

摸的夏初初羞赧不已,赶紧阻止他,“我没事!”

妈哒,又掉下床,丢脸死了。

她摸了摸后脑勺,也不疼就是有些不舒服。

幸好床边铺着地毯,否则她的头肯定得长包。

北冥煜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抱起她,放在床边坐着。

瞥到她胸前的一片白嫩,眸色一闪,勉强移开,伸手摸着她的后脑勺。

“还撞到哪里没?”

此刻,男人,正经的很。

认真的关心她。

夏初初快速的瞅了他一眼,心底有点暖,没那么计较他刚刚的恶劣。

“没……”

低头看到自己的睡衣都被他扯坏了,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还露出一大片,她羞的赶紧拉好衣服。

小脸像煮熟的虾子。

呜呜……

丢脸啊。

北冥煜瞥了一眼她低垂着脑袋的模样,耳朵尖红彤彤的,眸色暗涌了下。

伸手打开台灯,转身去拿药水。

某个小女人经常受伤,房间都备着药水,这不,又得用上了。

北冥煜拿了棉花,直接沾了药水,走过来,一手摁住她脑袋上,另一只手擦着她撞到的地方。

一言不发。

男人身上火热的体温,侵袭过来,夏初初小脸红似火。

尤其是看到他那,鼓胀的厉害,心砰砰的小鹿乱撞。

她抿着嘴巴,目不斜视的盯着男人的皮带扣看着。

噌亮的金属映衬出她此刻的模样。

面容娇红,含羞带怯。

她吓了一跳,搓着自己的脸。

“别动!”

男人呵斥了一声。

她立马没敢乱动,安安静静的坐着。

眼睛又往男人身上看,衬衣凌乱,西裤也有褶皱。

那模样一看就想到他们刚刚在**,差点就……

夏初初噎着口水,在心底默念着各路佛祖,让自己不再动不动就心神荡漾。

不过,有点难。

面对一个身材如此完美,又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不胡思乱想才怪。

“你刚刚回来的吗?”

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夹杂着沐浴ru的香气,她拧了下眉头。

都洗澡了,为什么还穿这样?

什么毛病?

“嗯!”

北冥煜垂眸扫了她一眼,继续揉着她的后脑勺。

从医院出来后,他先是去酒店洗了个澡,才赶回来的。

直到他满意了,才停住。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拧着药水盖子,夏初初看了看他。

撇开那些,这个男人对她有时候还是很好的。

她咬了咬嘴,手指忍不住对点着,觉得自己应该再说点什么。

“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吗?”

不知道何时,男人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语气倨傲,强势。

夏初初一怔,抬眸看着他萎-靡的样子,衬衣下摆松松垮垮的挂着,胸口的扣子松开了好几颗,露出里面健硕迷人的肌肉。

那虬实的质感让人想摸摸看的冲动。

妖孽!

即使这样,都掩藏不住男人那矜贵的气质。

那与身俱来的王者气息,霸道的让他更加性感,撩人。

她撅了下嘴巴。

质问了一声,“那你刚刚对我暴力了,不应该道歉吗?”

北冥煜睨着眼前犟气的女孩儿,眉宇拧了拧。

“回答我!”

依旧霸道的让人火大。

本来想解释的,这下,夏初初却不想说了,抬眸瞪他。

“回答什么?”

她直接装蒜。

北冥煜眸光强势,直直的盯着她,声音淡淡,“你是想我现在对你暴力吗?”

敢指控他暴力?

他要是真的使用暴力,她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

听到他故意咬重‘暴力’两字,夏初初惊颤了下,对上他暗黑,高深莫测的眼眸,直觉这个暴力绝非是刚刚那般。

会是一种,她无处可逃的暴力。

可是,她就是不想让他如愿。

下一瞬,夏初初直接上-床,拉过被子,睡觉。

北冥煜额侧弹跳了下,俊脸都黑了。

夏初初其实心惊胆颤的,闭着的眼睛,睫毛抖颤的厉害,就怕男人突然扑过来教训她。

不过等了一会,都没有什么动静。

没一会,轻巧的脚步声响起,她眯开眼睛,瞅了一眼。

看到男人走去浴室,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时,男人突然转身,吓的她往被子里面缩。

北冥煜看着**窸窸窣窣的人儿,眸底滑过一丝暗流,脚跟一转,又走回大床。

俯身一把扯开被子,四目相对,一个冷沉,一个惊慌。

“你,你……”

夏初初没想到他突然折回来,一时间舌头都打结了。

“起来!”

“做什么?”她继续缩着身子,惊怔不已的看着男人。

“给我擦背!”

北冥煜强势的瞪着她,眸底透着一抹她看不清的东西。

“什么?”夏初初跳脚,直接拒绝,“我要睡觉了,明天一大早我还去学校的,你自己洗!”

心底却嘟哝着,这人不是洗澡过了吗?

“别让我说第二遍!”北冥煜居高临下,如古代帝王,不容置喙。

夏初初看他那架势,就知道自己不给他擦,估计今夜也别想睡觉了。

她气恼的鼓了下小脸,才气冲冲的起身。

北冥煜看了她一眼,旋即转身走去浴室,长腿迈着稳健的步伐,傲然,矜贵。

夏初初偷偷瞪了他一眼,偷骂一句,道貌岸然。

等到她进去,某人舒展着双臂,一副等着伺候的理所当然。

“我只擦背!”

北冥煜眸色深深的睨着她,直接下令,“脱!”

臭男人!

没毛病吧,大半夜的还让她给他洗澡。

夏初初打了个哈欠,郁闷不已。

睨着她困顿的小脸,北冥煜催促了一声。

“快点!”

夏初初抓狂了下,才走了过去,解开他的衬衣,脱下。

眸光闪到他,如同雕塑神作胸肌,腹肌,不是特别鼓胀,而是恰到好处的那种。

一块块,线条顺畅,完美,撩人。

只是她好像都不见他运动啊,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材呢。

“继续!”

听到某人的催促,她赶紧收回黏腻的目光,小脸红彤彤,想解开他的皮扣,却不知道是心慌还是怎么的,手忙脚乱的,解了半天都解不开。

一紧张,小脸就冒热。

“怎么打不开?”她急躁的扯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