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59章被他吓醒

第259章被他吓醒

夏初初一到教室,就被田小妹逮着追问贺小江的事情。

“他是夏老头带回家的,虽然没有办理领养的手续,但是我一直当他是弟弟……”

巴拉巴拉,她把跟贺小江的事情都讲述给田小妹听。

田小妹听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她看,眸底有抹深思。

贺小江看夏初初的眼神并不像是看到久违亲人的感觉,倒像是肖恒看夏初初的样子……

“初初,没想到你还有一个这么帅气的弟弟,羡慕啊!”田小妹双手捧心,一眨不眨的望着夏初初,明亮的眼眸闪着粉色的泡泡。

“你羡慕什么啊,我还羡慕你有一个哥哥呢!”夏初初笑了笑,嘴上这么说着,心底却为有着贺小江这样护姐姐的弟弟骄傲着。

今天见到贺小江比她想象中还好,她就放心了。

起码他找到自己的亲人,生活无忧。

“嘘!”

田小妹听到夏初初提那个人,脸颊就垮了下来。

哥哥一点都没有弟弟可爱。

更何况那个还不是。

夏初初看到她奇怪的神色,有点奇怪,“你怎么了,怎么提到你哥,你就不高兴啊?虽然你哥关着你,不过起码他还是真的关心你的吧!”

“什么啊,明明就是控制欲强大!”

田小妹嗤之以鼻。

“嘻嘻……”夏初初看她嘟着嘴巴,脸颊鼓着两团,那模样有点滑稽,忍不住笑出声。

田小妹转眸瞪了她一眼。

“你这样挺可爱的!”

夏初初伸手搓了下田小妹的脸,软软的,手感还不错。

“我知道你想说我胖!”田小妹打掉她的手,没好气的睐了她一眼。

夏初初低低的笑着。

“那也是胖美人!”

田小妹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想到什么,有神秘兮兮的拉住夏初初,问道:“我真的很胖吗?”

夏初初看她认真,也认真的打量起来她的身材,“是胖,但不至于很胖的那种,而且你这种属于均匀的胖,白白嫩嫩的,也挺好看的,真的!”

“唉……”田小妹叹了一声,嘴里还不知道嘟哝了一声什么。

“你说什么?”夏初初没有听清楚,水眸一拧,问了句。

“没说什么,本来我也不想胖的!”田小妹皱着鼻子叹了一声。

“本来,我也不想瘦的。”

夏初初没在意,拿出自己的设计稿,修整着。

“讨厌,诶,这就是你要参赛的作品啊?”

田小妹凑了过来,看着夏初初的作品,虽然还没有上色,但是看那雏形还不错。

“嗯……再一个星期就截止交稿了,我得抓紧时间。”

夏初初头也不抬,趁着离上课还有时间,完成一点点。

“你在这里画,被别人看到可不好。”田小妹提醒一声。

“没关系,我这个只是草稿。”

夏初初真没在意,她只是把心底想的雏形先勾勒出来,最后的成品和上色才是非常关键的。

“哦!”田小妹转身过去做自己的事情,没再打扰她。

晚上回家的时候,她也是一头就扎到书房去,画图。

忙到,孔叔几次去喊她吃晚饭。

“少夫人,已经八点了,先吃完饭再继续吧,不要把胃给饿坏了。”

“啊?这么晚了……”

夏初初应了一声,看了看时间,还真的很晚了,赶紧放下笔走了过去。

“孔叔,不好意思啊,我都忘记了。”

“没关系,我让她们热一热,你们赶紧吃吧!”

“好!”她跑去洗手间洗手,孔叔则是去吩咐佣人把菜给热一下。

吃完饭,夏初初继续把第一副作品画好了,她才上楼去洗漱。

转眼,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想到第二天还要一大早去上课,她赶紧睡觉。

凌晨,夏初初正睡的香,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盯在她身上,虎视眈眈。

似乎还有呼吸喷洒在脸上,就像,就像是……人。

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到身上压着一个人,瞬间吓的尖叫一声。

“啊!”

下一瞬,那道颀长的身影,充满侵略性的,自上而下,朝她笼罩了过来,将她的身躯,牢牢实实的锁在男人健硕的胸膛和结实的手臂中间。

突如其来的逼近,让夏初初惊悚了几秒。

两人四目相对。

阴暗的夜色,依稀能看见男人绝美的面孔,有那么几秒,脑子有点空白。

北煜……

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夏初初眨了眨水眸,有点不相信。

她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他回来了?

男人身上的沐浴香气,伴随着他独特的荷尔蒙味道,沁入她的肺腑,好闻的让她心之震荡了下。

那久违的熟悉,莫名的让她眼眶微涩。

呼吸,顿住。

仿佛,他们几个世纪都没有见面。

而她,这一刻,心底涌起一股浓烈的思念。

令她有些激动的不敢眨眼,就怕是做梦。

阴暗的光线,侵染着男人绝美非凡的轮廓,越发深邃,那鹰黑的眼眸,色泽幽暗,讳莫如深,紧紧的盯着她,暗藏着一股骇人的危险。

夏初初心一颤。

睫毛在白皙的小脸上扑闪着,红唇轻咬,那被惊吓到的模样,透着一股楚楚动人的韵味。

轻而易举的撩动男人的心弦……

“你睡的挺香的!”

他声线低哑,带着一丝嘲讽,让夏初初心突然一紧。

她有点懵逼。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才刚刚出差回来,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没有关心,没有喜悦,没有礼物,有的只有冷冷的嘲讽……

望着眼前熟悉而漠冷的面孔,她的心蓦地有点疼。

那直直,冰冷的目光,让她有点喘不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许久,她不着痕迹的深深的呼吸了口气,稍微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情,平静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可,声音里还是掩饰不住那抹失落。

她推了推,压在身上的男人,宛若一座山,岿然不动。

那实实在在的重量压的她呼吸都难受起来。

“字面上的意思!”北冥煜愠怒。

他们这么久不见面,甚至在电话里头还聊的不错,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回来又像变了个样。

真是阴晴不定。

“你走开。”

“呵!”男人冷哼了一声,反而全身都压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