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53章还是回来晚了吗

第253章还是回来晚了吗

贺小江半信半疑,偷了人家的东西,不应该是被人追责吗?

竟然还帮忙,不会是有所图吧?

贺小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惦记了,声音冷了几分。

“姐,你偷了人家什么东西啊?人家还这么帮你?”

夏初初一噎,水眸快速的转了下,看到服务员过来,瞬间眼睛一亮。

“吃的!”

贺小江惊愕的张着嘴巴,不可置信。

“嘿嘿,我偷吃了他的东西,后来赔给他后,渐渐就认识了。”

夏初初胡诌着,手心都是汗水。

刚好这时候,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让她稍微松了口气。

“您们好,打扰了!”

趁着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夏初初喝着水,调解下自己紧张的心绪。

洛臣贼笑着,小嫂子的胆子不小,竟然敢骂某人BT老头,拿过手机贴在耳边,捂着嘴巴,小声问着彼端的男人,“听到了吗?”

“她跟谁在一起?”

如同地狱魔音,冰冷嗜血。

洛臣挑了下眉头,啧啧,这火气,不得了啊。

人家都喊姐了,还这么生气?

似乎嫌弃不够刺激男人,洛臣淡声道:“我有照片,我发给你!”

拿下手机,滑了几下,一张张照片瞬间流入某人的手机里面。

彼端的男人收到彩信,俊脸急速阴沉下去。

周身弥漫着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

“看到了吗?”洛臣拿起手机,揶揄的问了一句。

等了一会,都没听到男人的回应,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诧异的拿下手机一看,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电话。

“啧啧,看来气疯了。”

洛臣摇摇头,侧头看了下隔壁座,服务员还在上菜,他回身报弄着手机。

没一会,那边就传来了声音,是贺小江问的。

“初初,你现在住在哪里?”

这话他老早就想知道了。

只是……

突然看到贺小江很认真的这么喊着她,夏初初有些别扭,觉得的有些陌生,还有点什么,说不清。

“住在朋友家,小江,你还是喊我姐吧,我都听习惯了,你喊我名字听着很别扭!”

夏初初勾了下颊畔的发丝,语气谦和,但却很坚定。

贺小江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你听久了不就习惯了?”

“习惯不了,在我眼里,你就是我弟弟,哪有弟弟直呼姐姐名字的?”

他才不要当她弟弟。

贺小江眼神暗了暗,旋即恢复原样,笑道:“怎么没有,国外不都这样吗?喊父母还是喊名字呢!”

“我们是在国内,又不是国外!”夏初初撇了撇嘴,拿刀叉卷着意面,吃了起来。

“我们可以先练习练习啊,到时候,我带你去国外玩!”贺小江打趣道。

“才不要呢,国外有什么好玩的?”

夏初初一点都不崇洋媚外,想着自己一个外语口语这么垃圾的人,去到国外俨然就是被丢进了一个陌生的国家,语言不通,寸步难行。

想想都觉得可怕。

“国外好玩的可多了!”贺小江看她吃的香,也跟着吃了起来。

两人边吃,边聊,气氛还不错。

“哦,对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给你发短信,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也不回啊?”

一开始觉得是夏初初不肯理会他,但是现在贺小江觉的没可能,以夏初初这么单纯率真的性格,即使生气也不会一条都不回复的。

夏初初听到他的话,震惊了下,旋即想起什么,随口说道:“你肯定打的是以前的号码吧?我以前的号码前阵子坏掉……”

这时,老季就过来了。

端着一个托盘,玻璃罩子盖着一个特别精致的甜点。

“少夫人好!这是您的甜点,北少说您爱吃这个,让我送来,请你们用餐愉快!”

老季躬身向夏初初致意了下,旋即揭开盖子,然后把那个特别的甜点放在她面前,眼角余光掠过贺小江惊诧的神色,眸底滑过一丝了然。

这个男孩,怎么可能是冥爷的对手?

老季不动声色,收拾好其他东西,躬身朝怔愣住的夏初初点点头,才走开。

突然的插曲,让夏初初惊愕不已,甚至有些没准备。

北煜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啊?

还给她送来了甜点,就如同第一次吃到的那样,甜点上面的小女孩特别可爱,精致。

难道他也在这里?

夏初初莫名的有些慌。

抬眸想看看四周,是不是那个男人也在北皇吃饭,却对上贺小江震惊又盛怒的目光,还有一丝不明的受伤。

顿时,脑子有点空白!

她还没有跟贺小江说她结婚的事情……

“我……”夏初初嗫嚅了半天,都找不到措辞,她该说什么呢,从哪里说起?

“你结婚了?”贺小江觉得自己咬牙才能问出这几个字,心底钝痛着。

难道他还是回来晚了吗?

再也没有机会了吗?

对上贺小江如同被女朋友背叛的受伤眼神,夏初初心口一窒,脑子还在打结。

他干嘛这么看着她啊,好像她结婚了是多么十恶不赦似的。

夏初初直接把他这表情当作是弟弟一时无法接受姐姐嫁出去的心态,轻声的应道:“嗯,我结婚了!”

贺小江双手紧握成拳,手里的刀叉被折的变形。

夏初初一怔,不懂他这么生气做什么。

她眨了眨眼睛,放下刀叉,双手端正的放在大腿上,就跟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低头被审讯。

察觉到她胆惧,贺小江顿觉自己有些激动了,深呼吸了几口,缓和心底的窒痛,才继续问道:“跟谁?”

“就,就那个大叔!”

呵!

大叔……

他刚刚还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有所图,原来是这个。

贺小江妒恨交加,恨自己没能守在她身边,妒忌那个拥有她的男人。

“他多大?”

贺小江很是不甘,目光直直的盯着夏初初。

多大?

呃……

夏初初想了下,秀眉拧了拧,“三十左右吧!”

听出她的不确定,贺小江很想发火,但是想到今天是他们久别重逢的日子,按耐了下来。

“你不是跟他结婚了吗?你不知道他多少岁?”

她确实不知道啊。

夏初初抬眸看着气怒不消的贺小江,犹豫着,该怎么解释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