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23章难怀孕

第223章难怀孕

长青医院。

男人握着手机,单手插兜站在窗户前,听着彼端助理的汇报。

“冥爷,我们查到,有人跟李娟联系过,幕后应该还有人。”

北冥煜眯了眯眼眸,眸底露出一抹阴鸷,空气中飘荡着嗜血的因子,令人心生寒颤。

“严密监视她的行踪!”

阴寒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毫无一丝温度。

究竟是什么人,想要老夫人的命?

敢对他奶奶动手,还得过他这一关。。

笃笃!

隔离病房门,倏然敲响,北冥煜跟彼端的雷伊说了一声,旋即挂断电话。

回身过来,见到是藤院长。

他点点头,藤院长才打开门,走了进来。

一身消毒服。

“冥爷,前阵子你让我检测的血液结果出来了。”

那是夏初初的身体报告。

北冥煜接了过来,凝眉翻看起来。

藤院长站在一边,没敢出声。

北冥煜越看到后面,脸色凝重了起来,“没出错?”

“没出错!少夫人的血液特殊,我们反复检测,还送了一份到国外机构,跟我们检测出来的结果是一样的,她可能会很难怀孕,而且……”

藤院长看了一眼北冥煜,才接着把后面最坏的结果道出:“分娩,极有可能会难产!”

“加上她这种血液稀少,一旦血崩,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北冥煜俊脸凝重无比,眸光冷冽的扫了一眼藤院长,老院长惊寒的打了个寒颤。

压低头,不敢再说话。

北冥煜一脸隐晦,不知道在想什么。

病房的气氛凝重无比,藤院长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活了大半辈子,但是北冥煜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还是让他心生敬畏。

就在他抬手像擦拭下额头上的虚汗,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赶紧又挺身站好。

“从现在开始调理,效果有几成?”北冥煜嘴角紧抿。

“这个……很难说!”藤院长也是看过报告,更是给夏初初检查过身体的人,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度。

“少夫人这个体质,应该是遗传下来的,这种情况很难突破!”

北冥煜眸光一闪,不知在深思什么,顿了一会问道。

“我记得,慕家人有在我们医院存有这样的血库!”

呃……

“是!”藤院长瞅了一眼北冥煜,眸底有着震惊。

北冥煜俊脸冷冽,深沉的看不出他心底所想,他淡淡的掠过院长,没理会他眸底的震惊,转过身去,面向窗外。

似乎过了半刻钟,男人才下定决心,沉声道:“你去取点出来,检验是否合适她使用!”

藤院长震惊不已,这,这血是给那位贮备的吧,冥爷怎么?

如今,他为了夏初初,竟然做到如此,看来这位少夫人的位置挺稳当的。

“嗯?”

北冥煜没听到他的应声,微微侧了下身躯,气场强大。

“是!我现在就去安排!”

藤院长赶紧应声,没敢耽搁。

“你亲自去!”

北冥煜一手拿着夏初初的检验报告,一手插兜,眸光深深的凝视窗外。

“是!”腾院长点头允下,转身就要出去办理此事。

男人的声音在这时又传了过来,带着一丝不耐。

“还有多久,我可以出去!?”

“至少一周!”藤院长不敢隐瞒,但是也不能让他胡来。

这流感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个不慎,性命就玩完了。

“嗯!”北冥煜紧紧的蹙着眉头,心底烦躁,脑海里面不禁闪过一张俏皮气恼的小脸,心头的浮躁才安稳了一些。

不知道那丫头在做什么?

“这件事,不要透露出去,否则你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是,冥爷!”

身后,传来关门声,他拿起那份报告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眉宇紧蹙。

老夫人想要一个孩子,可如今,她的身体……

真是个不省事的丫头!

现在就先这样吧!

夏初初在一号别墅,日子过的挺悠哉,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记恨,也不知道自己被人牵挂。

她放学回来,几乎都是在忙着她的设计稿。

不知不觉,又一周过去。

这天,她突然接到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就是田小妹,闺蜜两人久久没有联系,这会联系上都高兴疯了。

“小妹,我可想死你了。”

“我也想死你了,你快点出来吧,我好不容易回来了!”

“什么?你回来了?”

夏初初震惊不已,还以为田小妹只是偷偷拿到手机给她电话呢,谁知道这妞都跑回来了。

“是啊,你赶紧出来吧,姐可想死你了,快点!”

“哦,不是,你是怎么回来的?”夏初初还没从震惊中回神,急着想知道。

“哎呀,我们见面再说,快点!我在荣光国际购物广场等你哈!快点哟,给你一个小时!”

夏初初赶紧挂了电话,火急火燎的换衣服,拿上包包就出门。

好在今天是周末,否则田小妹这么喊她出去,还真是措手不及呢。

“孔叔,我出去了,中午不在家吃饭了。”

她背着背包,往外面跑去。

一件热裤,一件白T,俏皮,清纯。

“午饭都快做好了,要不等吃了再出门?”

孔叔朝着她喊道,只来得及看见她跑出去的背影。

“不用了,你们吃,我跟朋友约好了,拜拜!”

夏初初赶紧让司机开车去了荣光国际。

从一号别墅出来,不到三十分钟就到了,车子还没有停下,夏初初就急忙的张望着,却不见田小妹的身影。

“大哥,你先回去,我逛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呢!”

车子一停下,夏初初就吩咐一声保镖,然后开门下车。

“好的,少夫人!”

保镖并没有把车开回去,而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下,在暗中保护 她的安全。

夏初初还以为司机真走了,在门口等了等,又往里面瞅了几眼,没见到田小妹的身影,她按着之前拨打过来的号码打了过去。

“你在哪呢,我到了,没看见你哦!”

她心情还激动着。

自从田小妹不在这里,她几乎都找不到人出来逛街,也找不到人说心底话,挺憋闷的。

“啊?你到了?我在买饮料,你等会哈,姐马上就过去!”

听到那边有车流声音,田小妹的大嗓门中气十足,夏初初不禁弯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