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22章八爷家被拔掉

第222章八爷家被拔掉

彼端的男人一听,顿时心凛了起来。

这丫头要结婚证做什么?

北冥煜捏了捏眉心,这两天没有睡好,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

何况从昨晚到现在,他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眸底早就布满血丝。

这会好不容易老夫人的情况缓和下来,想听听她的声音,谁知她是想问这个,顿时精神又紧绷了起来。

“你找结婚证做什么?”

若是仔细听的话,不难听出男人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紧张。

可惜,夏初初刚刚被男人逗的紧张,这会都没有缓和下心情来,哪里会发现男人的异常。

“想看看啊!”夏初初拧了下眉头,她还要给夏仁拍照过去呢。

“结婚证哪有什么好看的,就两个红本子,里面是我们的名字跟照片!”

北冥煜云淡风轻的应道,实则心底紧张的很。

这丫头怎么就突然想看这个了?

一旦被她看到,岂不是秘密曝光了?

上面的名字,可是他的真名字!

所以,不能给她看。

“我就想看看,你放哪呀,我还要拍照给我……给夏老头看呢,他一副不相信我已经跟你结婚的样子!”

夏初初没察觉出男人的心思,以她单细胞直线条脑筋,确实也不会多想其他的。

现在话都开头了,她只想知道结婚证放在哪里。

彼端的男人,终于知道她要结婚证做什么后,忍不住埋汰了一声夏仁。

“结婚证我没放在家里,到时候,我出差回来,再给你拍个照!现在也没带在身上。”

北冥煜沉声道,带着一股威慑力,不容置喙。

这话听着,夏初初直觉别扭,结婚证竟然不在家里,害她找了老半天。

“你怎么不早说啊,害我找的累死人了,你竟然不放在家里,那你放在哪里了啊?”

结婚证不放在家里,还放在哪里啊?

夏初初纳闷又好奇。

北冥煜暗自庆幸自己把结婚证给收好了,要是真被她找到还得了。

“我放在公司里了!”某人隔着电话,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公司?”夏初初震惊不已,直觉北冥煜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又不是什么公司机密,还放在公司去?

不过这话她不敢说出口。

但是语气里面十足的疑惑。

“嗯,我怕你偷走了!”

北冥煜嘴角勾了勾,说了一句,让夏初初气郁不已的话。

我去!

至于防她防贼一样吗?

结婚证都这样防着她。

她貌似也有份的吧?

“哼!谁稀罕偷啊!”

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彼端的男人,嘴角弧度越发深邃,声音低沉了几分,“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想看,我回去后给你看!”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怪怪的?

“等你回来再说吧!”都被他逗的没了心情,看什么看。

“嗯,晚安,老婆!记得想我!”

低醇的嗓音,带着迷人的音色,流进耳朵,那蕴含的宠溺让她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晚安!”

她回应了一声。

男人却挑剔,“没了?”

她有点懵逼,“还有什么?”

“加一句老公!”男人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的样子。

夏初初的脸红了红,暗骂一句男人无耻。

“就这样了,你好像挺累的,先休息会,别太累着了。拜拜!”

听到她就要挂电话的样子,北冥煜咬牙警告,“你敢在我之前挂电话试试!”

昨晚的事情都没跟她算呢,这丫头又来。

即使隔着话筒,夏初初还是被男人的气势给震慑到了,顿时挂断电话的动作硬生生的顿住。

“那你想怎么样啊?”

她声音弱了弱,带着一丝无辜。

那软绵绵的声音,让男人一时也气不起来。

“你可以继续装傻,晚上就别想睡觉了。”

想听一声她喊他,都这么难?

北冥煜紧紧的蹙着眉头,俊脸黑沉黑沉的。

虽然被他警告很不爽,但是从他的声音中听出那丝疲倦,夏初初也有些不舍着。

唉!

她矫情什么,又不是没喊过。

“老公,我困了,想睡觉了!”

软绵绵的声音,裹夹着一丝委屈,说完还伴随着一个打哈的声音,顿时让男人也舍不得打扰她休息了。

“嗯,去睡吧!”

听到她的喊叫,北冥煜也满足了,叮嘱了一声,才先挂了电话。

听到彼端传来嘟嘟嘟的响声,夏初初才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起身去上了个洗手间,才重新爬上床睡觉。

没一会,就陷入了睡眠,嘴角弯弯。

可接下来的几天,某人一直没有联系她。

夏初初以为他是很忙,所以也没敢打扰。

当然,她也会时常想起某人。

不过,她空闲的时间都用来准备设计稿,所以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而她殊不知,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何秋萍是多么的焦虑,焦虑着那笔钱打了水漂,她还生活的好好的,没被人毁掉,恨的咬碎了牙根。

另外一个不好过的人则是八爷家。

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八爷家手底下的公司,一夜之间全部易主,算是被人拔根而起。

想翻身都难了。

公司没有了,事业也毁掉了,北冥烽颓丧不已,坐在沙发上,似乎老了几十岁。

外面围着的记者,争相要取到第一手资料,闹腾的很,要不是大门牢固,估计门都被撞翻了。

他已经几天没出门了。

而他脚边,则是李娟,以往的贵妇人形象尽毁,头发凌乱,跌坐在他身边,哭着求饶。

“老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听到她像哭丧的声音,北冥烽就来气,一脚狠狠的往她身上踹去,“滚,现在我们家破产了,你满意了,给我滚!”

他怒红着双目,瞪着地上狼狈不已的女人,如同看仇人,没有了往日的情意,此刻他恨不得杀了她。

若不是这个女人坏事,他们八爷一家至于这么落魄吗?

竟然……竟然敢把脑子动老夫人身上去,简直是活腻了。

“老爷,我真的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人陷害的啊!”

李娟想到要是被他赶走了,她以后怎么办,儿子怎么办?

一开始,北冥烽听着她说的话,直觉是在辩解,但是听了几天,这女人还口口声声的这样说,他不禁深思了起来。

“你说是被人陷害的,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