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13章想他暖暖的怀抱

第213章想他暖暖的怀抱

本想着,老夫人没事了,北冥煜决定陪她老人家吃完晚餐,就回去一号别墅那边。

谁知,老夫人吃完饭,却拉起肚子来,还发烧了。

一时间走不开,北冥煜只好留了下来。

顿时,某人心心念念的事情就这么给错过了。

夏初初洗完澡出来,就听到有敲门声,她走了过去,开门,见是孔叔在外面。

“孔叔!有什么事吗?”

“少夫人,刚刚少爷给你打电话,没人接,让我上来跟您说一声,今晚他不回来了!”

“哦!”夏初初应了一声,心底有点失落。

孔叔看了看她,见她情绪没怎么高,安慰了一句,“少爷是回家里去了,您别多想!”

夏初初一怔,问了一句,“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他饭都没有吃完,接了电话就走了。

现在又说不回来。

“嗯,家里的老人生病了,少夫人,您早点休息,我先去忙了。”

孔叔没敢多说,叮嘱了一声,就转身下楼了。

老人生病了啊?

夏初初心底那股失落感顿时消失,关上门,她把头发吹干,想想还是给北冥煜去个电话问问情况。

可手指还没有拨打出去,她就犹豫了。

他都没有跟她提过家里人,现在突然打电话过去,问他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夏初初拿着手机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打好还是不打好?

最后,她干脆编辑了一条短信,找了下电话簿里面有没有某人的号码,结果看到几个大字,瞬间面红耳赤。

“真是不要脸!”

夏初初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娇柔了几分,透着女人的娇羞,与甜蜜。

信息发送出去,等了一会,却没等到男人的回复。

她半躺在床头上,不放心的,又重新看了下之前发过去的短信:北煜,听说你家里人生病了,还好吗?

这话,没有问题吧?

就是多了一份关心而已。

以她现在是他妻子的身份,这样问,没有什么啊。

等不到男人的回复,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她心底有点慌,还有点烦。

又等了几分钟,不见男人有回音,干脆丢开手机,身子一滑,躺在**,双手在软软的**烦躁的拍打了几下,才拉住被子把头给蒙住睡觉。

可是,枕头,被子上,都还遗留着男人的气息,浓烈的很。

是那种让人沉迷的味道。

她心神波动,忍不住嗅闻了几下,心口砰砰的狂跳着。

没一会,她一把掀开了被子,嫣红的小嘴高高的撅着,水灵灵的眼眸一点睡意都没有,直盯着天花板看。

她睡不着!

夏初初翻转了身子几次,在床的一边就滚到另一边,怎么睡都觉得不自在。

最后,双手和双脚呈大字,打开在**,精神蔫蔫的。

她好想他!

想他暖暖的怀抱!

倏地,她急忙甩头,直接否认。

她一点都不想他……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响了起来,她欣喜不已,立马转身过去拿手机。

看到上面显示着几个大字:亲爱的老公!

夏初初一怔,反应过来是某人后,忍住心头的小鹿乱撞,才接通。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电话一通,彼端的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质问,穿透话筒传进耳膜。

“啊,哦,刚刚在睡觉!”

夏初初应的有点舌头打结,听到他迷人的声音后,更是心慌意乱一阵。

想到刚刚还忍不住想他,就觉得羞囧不已。

“嗯!”彼端的男人应了一声,旋即也没说话了。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在静谧的夜里,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暧昧不已。

夏初初更是有种错觉,他的呼吸就吹拂在她耳朵边,滚烫滚烫的。

越听越暧昧,越撩人,越让她心跳加速。

她心慌的想着,男人打这个电话就没有什么说的吗?

刚刚发的短信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没事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传来,带着一丝磁性,格外的迷人。

她的心一跳,随即咚咚咚的狂跳不止。

“什么?”她愣愣的问了声,有点懵圈,不知道男人这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

北冥煜穿着睡袍,长指夹着一根烟,倚在阳台的白玉栏杆上,一手握着手机,贴耳听着。

幽暗的墨眸在夜色中,明亮的像蛰伏的豹子,耳边传来她软糯糯的声音,薄唇不自觉的轻扬。

似乎能看见她呆萌的样子,心头痒痒的。

眸光一闪,低沉的嗓音缓缓动听,在夜色中异常的勾人。

“你不是发短信给我,问我家人还好吗?”

经他一提醒,夏初初才想起这个,“哦,没事就好!”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庆幸男人没在,看不见。

“嗯!”

男人若无其事的应一声,听在她耳朵里,却像是吴侬软语似的,勾动着心弦。

夏初初赶紧打住自己乱想的心思,叉开话题,“你怎么还不睡啊?”

现在都快十一点了都。

“你不是也没睡?”

男人低低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就像自己的心思被他看见了,夏初初脸一红,郁闷不已,“我是被你吵醒的!”

“是么?”男人故意把尾音拉的老长,格外撩人。

夏初初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发烫了,也不知道是手机发热导致的,还是被他性感的声音给撩的。

火烫火烫的。

“当然!”她嘴硬的应着,殊不知自己清亮的声音早就出卖了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丫头,我睡不着,怎么办?”

北冥煜在烟灰缸里面掐断了烟,转身走回卧室,脑海里面想的都是某个小女人。

粉嫩嫩,娇滴滴的某个小女人!

他的小妻子!

他想她,想的发疯。

可是,奶奶身体不舒服,他一时走不开……

真是难受!

“为什么?是你家人的身体还没好吗?”夏初初没听出他的意思,还以为是他担心家人。

于是,安慰了他一句,“你别担心,你家人身体会康复的,只要配合医生,好好治疗,一定会好的!”

听到彼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急切,都不知道他家人生什么病,就安慰他,北冥煜觉得有点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