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03章带冥爷吃快餐

第203章带冥爷吃快餐

北冥煜看着显示板上面显示的快餐饮食,眉宇紧紧的蹙着。

他真想扭头就出去,可是,看到身边小女人兴奋期待的模样,最后冥爷还是悻悻然的顿住脚跟。

看到前面还有几个人才轮到他们,夏初初回头看着男人,笑眯眯的问道:“你想吃什么?”

北冥煜黑深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脸上的笑容,嘴角紧抿。

看他脸色黑沉,一句话都不说,气场全开,直直瞪着自己,夏初初瑟缩了下。

拉着他的小手轻轻的摇了下,低声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这里?”

睨着她有点像是跟他撒娇的小模样,小嘴微微撅着,水眸的眼眸一眨不眨,透着迷人的水润,带着一点可怜兮兮,让人不忍心否定。

“没吃过!”北冥煜沉声应道。

这类食品,冥爷从小到大都没有尝试过,他的饮食起居,一向都是家里厨子把控。

即使出门在外,容易也遵照容叔的意思,严格把控,从来就不会让他碰到这些没有营养价值的快餐食品。

夏初初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她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那你今天跟我来这里就对了,保证你喜欢,下次还想来!”

对上她晶亮的眸子,北冥煜暗暗的腹语了一句,他可不觉得自己下次还会来这种地方。

餐厅里面用餐的人无不对他议论纷纷,那激动的眼神就跟看猴子似的。

北冥煜眸光锐利的扫视了一圈,冰冷寒冽,众人接触到他冰冷如刀的眼神,这才纷纷收敛了不少。

虽然他一向是注目焦点,早该习惯了,但是以往接触到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群,那些人注目他的眼神可不敢这么放肆。

感觉到身边男人,气息变的不一样起来,还有四周那些大声的议论,夏初初暗搓搓的瞅了脸色黑沉无比的男人,拉了下他的手。

“你要不先去那边坐着等会,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点!”

她伸手指了下刚刚腾出来的空座位,北冥煜习惯紧蹙了下眉头,“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他没吃过这些东西,谈不上有什么特别的喜好。

“嗯,你先过去等着,占下位置,免得被人占了。”

听到她的话,北冥煜俊脸一凛,让他去占位置?

看到他不乐意,夏初初眨了眨眼,“你站在这也没有什么用啊!还是我过去?要不等会都没有位置了。”

北冥煜眉头紧皱,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不悦,“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用餐,不用排队,也不用抢座位!”

让他堂堂冥爷去跟人家抢座位?要是被洛臣他们知道了,岂不笑掉大牙啊。

“不用抢啊,就是你先过去坐着,别人也不好意思去坐了。”

“快点去吧!我一会点好了就过去。反正都来这里了,就尝试下?”

夏初初柔声哄了下男人,北冥煜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对上祈求的眸子,就不忍心拒绝。

最后冥爷还是答应了。

夏初初笑眯眯,眉开眼笑,声音也轻扬了不少,“快去,我很快的。”

冥爷绷着俊脸,还是伸手掏出钱包塞在她手里,“喜欢吃什么点什么!”

叮嘱了一声,冥爷才转身过去,寻了个位置坐下。

夏初初看着手里皮质柔软的钱包,手感极好,肯定价值不菲。

原来他刚刚有注意到是先付钱再吃东西啊!

摸着手里的钱包,看到男人坐下了,她才回头继续排队,心头暖着。

轮到她的时候,看着清单,她点了两人份的餐食,很多,也不过一百来块钱。

本想自己付钱的,可她摸了一会,也没找到自己的钱包,见到后面的人 有些不耐的挤上来,她只好打开男人的钱包,里面除了几张卡,就是一小札现金。

她掏出两张大面额的递了过去。

正要合上钱包的时候,夏初初倏然瞥到钱包里面内层放着一张小小的照片,是个小女孩的样子,觉的有些奇怪,正想看一眼,收银员就催着她拿零钱。

她只好合上钱包,数了下找零。

紧接着她点的餐陆陆续续的摆放上来桌台,也就顾不上看钱包里面的照片了。

北冥煜坐在桌位上,身躯颀长的他,倒显得这小餐桌拥挤。

他拧了下眉头,伸了伸长腿,背部直直的贴在椅背上,目光直直的盯着排队领餐的地方。

紧紧的黏在她身上,一刻都没移开。

矜贵冷雅的气息,加上俊逸非凡的面容,惹来不少人的目光,尤其是女孩子。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倏地,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只是男人置若罔闻,目不斜视,在他眼里就只有排队的女孩。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那女孩有些尴尬,身子直接往他面前一站,再度娇滴滴的询问了一声。

这时,北冥煜似乎才听到一般,收回专注的目光,冷冰冰的落在搭讪的女孩身上。

一身校服裙,勾勒的身子前凸-后翘。

无比青春靓丽的脸蛋。

正笑眯眯的瞅着他。

北冥煜厌恶的紧拧眉宇,声如寒冰,“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感受到男人毫不掩饰的厌恶,女孩无地自容,随即羞红着脸颊,端着吃食跑到一边去。

四周一阵嘲笑。

北冥煜目光一抬,习惯往那个方向看去,却不见他的女孩的身影,眉宇紧紧的皱着。

眸光下意识的寻找着。

“嘻嘻,是不是等的久了?”

软糯糯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没一会,他期盼的身影就走到他面前。

夏初初直接在他对面坐下,顺手把手里的托盘也放在餐桌上。

“你怎么从那边走过来?”北冥煜紧盯着她,有点好奇。

“哦,我刚刚看到那边有个不错的座位,就想过去占下,结果还是被别人抢先了。”

夏初初笑眯眯的说道,把一杯可乐放在他面前,刚刚她是看到他坐在小餐桌这边有些拘束,想抢个有沙发的,结果动作没有别人快速。

白跑了一趟。

看到她鼻尖上布着一层细汗,北冥煜拿过纸巾,稍微俯身过去,轻柔的给她擦拭。

“急什么,坐这里也一样!”

对冥爷来说,不管坐哪个位置,这里都让他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