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93章练习笑

第193章练习笑

北冥煜一点都不在乎后面叫嚣的好友,大步流星的走出九九号门口。

“恭送冥爷!”

“恭送冥爷!”

门口的小哥见到男人出来,训练有序的躬身恭送,直到男人上了车,才直起身躯。

刚刚那样称呼男人,也仅止于没人的时候。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坚守着门口,目不斜视,更不会多嘴。

哪怕是很好奇北冥煜怎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只能烂在肚子里。

北冥煜上了车就给雷伊打了电话,直接吩咐他办一张电话卡,尽速送去一号别墅,然后又吩咐了一声,“还有,按照我的手机款式型号,再定制一支女式手机。”

雷伊应了一声,想到男人的手机颜色似乎不太适合女孩子使用,细心询问了句,“北少,颜色是跟您手机同色系吗?”

“金粉色!”

男人低沉的声音非常笃定,看来早就想好了,应的干净利落。

“是!”雷伊记下,然后赶紧去办理男人刚刚吩咐的事情。

丢开手机,北冥煜俯身拿过烟盒,打开盒盖,拿了一根,剪下一截,似乎做了上千次,动作娴熟的准备着。

咔嗒!

伴随着一声脆响,一股金黄色的火焰窜起,紧接着一股浓郁清香的烟味弥漫开来。

烧了一会,北冥煜才丢开打火机,颀长的身躯靠在椅背上,修长洁白的手指夹着巨大的烟嘴,往嘴里送。

他深吸了一口,旋即吞云吐雾了起来。

烟雾缭绕,男人力挺俊逸的脸变得迷离起来,忽明忽暗间,邪魅至极,透着一股致命的吸引。

北冥煜深思飘远,指尖偶尔敲打了下长烟,瞬间那灰烬准确无误的掉落在烟灰缸里。

怎么样,才能让她看见他的心?

倏地,俊宇的眉峰紧蹙了起来,北冥煜心头更是多了一丝烦躁,他不是表现的很明显了吗?

要让她有安全感?

他给她全方位保护,那些欺负她的人都被他给处理了,她还能没有安全感?

“崔浩,少夫人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她?”

倏然听到男人询问的话,崔浩身躯一凛,赶紧转身过来,看了看男人阴邪不明的脸色,才低声回应。

“没有人明着欺负她!”

崔浩有些不确定,那些说夏初初不是的人也就说说,敢明着骂少夫人的人都被她给反击回去了。

那就是暗着来?

瞬间,幽暗的墨眸透射出一丝阴鸷与狠厉,穿过烟雾,看向崔浩,声音冷寒的没有一丝温度,“你怎么没有禀报?”

“爷!”崔浩惶恐的压低了下脑袋,赶紧往下说:“学校里面的人看到少夫人被豪车接送,还有我们的保护,都在传言少夫人被人bao养了。”

狭长的眼眸骤然眯紧,射出的光芒冷厉无比,跟着包厢里面的空气压抑又沉闷,崔浩大气不敢出。

此刻才意识到,舆论也是种欺负。

他应该早点禀报的。

北冥煜冷怒的瞪着崔浩,竟然有人敢侮-辱她,舆论诽谤的伤害得是多大啊,她竟然都不曾跟他说起过。

想到他的小姑娘在学校里面被人指指点点,北冥煜就感到一股郁气在心口翻腾着。

她该多难受啊?

难怪她不想让他接送,原来是因为这个,他还误会是她推拒他,生她气。

指尖的烟袅袅升起,男人身上的戾气浓重四溢,空气稀薄。

这些学生不认真学习,喜欢八卦,还不惜语言中伤她,都活腻了?

看来给贵校的奖学金也没有继续建立下去的必要了。

敢侮-辱他老婆!

男人俊脸黑沉,烟雾迤逦之间,阴寒的目光越发嗜血,令人胆颤心惊。

崔浩心狠狠颤抖了下,绷直了后背的神经,然后把板报那里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给男人听。

“少夫人说了,洛少他们喊她嫂子,可是没人相信!”

北冥煜冷郁的扫了他一眼,过了一会,才掀动唇瓣,低沉的嗓音冷的掉渣,直刮着人心,寒颤无比。

“以后再不及时禀报……没有下次的机会!”

“是!”崔浩挺了挺身躯,急忙应道,确实是他疏忽了。

这件事,让崔浩之后的禀报事无巨细,就连夏初初一天上了几次厕所都一一禀报到男人这里。

总之,就是他看到的,知道的,都毫无保留的告知北冥煜。

这时,车子驶进一号别墅,没一会,就稳稳当当的停在门口。

“冥爷,回到家了。”

崔浩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恭恭敬敬的提醒一声。

“嗯,你们先下去!”

北冥煜弹了下烟灰,双腿翘着,靠在椅背上,继续抽着。

立挺的五官还透着一丝戾气。

崔浩领命,跟驾驶座上的同伴,赶紧下车,守在一边。

鹰黑的墨眸透过暗沉的车窗,看了一眼门口,心思却绕在某个小女人的身上。

这会,她应该是在吃饭了吧?

想到夏初初因为他,而遭受众人的议论,心底多了一丝愧疚的东西,让赶着回家想哄哄妻子的男人,有些紧张,却步了起来。

虽然心底烦躁,再怎么波涛汹涌,冷冽的俊脸却平静的很。

突然,看到车窗映照出自己的冷冽的面容,北冥煜怔了下。

脑海里面毫无意外的想起了洛臣的那句话。

“女孩子都是需要哄的,你也别一直绷着你那张老脸,也就我们几个才受的了。”

俊挺的眉头紧蹙了下,旋即松开,然后车窗上面渐渐出现了一张笑脸。

虽然表情很僵硬,但至少是笑的。

北冥煜一敛,看着上面的影子,然后又重新扬起嘴角,对着车窗反复的练习几次。

幸好车窗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否则一班保镖都会意外冥爷是不是生病了。

男人虽然觉得自己这样笑着不大好看,还有些傻乎乎的样子,但是想到要亲近她,让她看着舒服,他也就不计较了。

练习了几下,觉得脸部肌肉没有那么僵硬之后,北冥煜才稍微感到满意,没再继续有点傻子的行为。

伸手在烟灰缸里掐灭没有抽完的烟,这才开门下车。

动作优雅的拍了拍身上浓重的烟味儿,站了一会,才迈步往屋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