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57章你在摸我

第157章你在摸我

好不容易,才等到男人吃好,夏初初才被放行。

她正准备跑上楼去,却又被男人叫住了。

“去哪?”

北冥煜对她逃离的样子,很是不喜欢。

“我上去啊,一会午睡!”先玩会游戏。

她的游戏还没有退出来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了。

不会死翘翘了吧?

“刚刚吃饱饭,缓一会再睡,去书房!”

看着转身去书房的男人,夏初初嘴角抽了抽,眼看男人快进去了,她才喊了一声,“我去书房做什么啊?”

也不知道男人是听见不理她还是没听见,夏初初郁闷了下。

她跺了跺脚,跑去书房门口,伸头问着里面的男人,“你让我来书房做什么啊?”

“进来!”

北冥煜站在书桌后,看着在门口缩头缩脑的小女人,沉声命令。

夏初初舔了下嘴角,顿了下,才踱步走进去。

“做什么?”

北冥煜拧了下眉宇,有些不悦了,这丫头怎么让她来书房就这么的难请呢?

还非得问清楚是什么事情!

就这么不喜欢跟他相处?

“过来!”

低沉的嗓音沉了几分,威力十足。

听出他的不悦,夏初初赶紧走了过去,站在他跟前,仰着脖子,眼巴巴的看着他。

“我过来了,你说吧!”

北冥煜眸底燃起一抹火焰,冷怒的睥睨着直到他下颚处的小姑娘,有种会被她气死的感觉。

他让她进来,也没有什么事情,让他说什么?

“乖乖坐在这,哪也不准去!”

见她不配合,某爷开始硬气了起来。

北冥煜直接拉过一把椅子,让她坐在他座椅旁边!

夏初初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男人黑沉的俊脸,再瞅了一眼那椅子,有点后之后觉的才知道男人是要她陪着他。

“可是,我要睡觉!”

她呐呐的说道。

北冥煜冷凉的瞪着她,透过墨镜,那锐利的目光势不可挡。

夏初初瑟缩了下,还是乖乖的坐下,双手趴在书桌上,像幼稚园的小朋友。

水眸好奇的看着书房的摆设,不知道自己坐在这里做什么。

几番见到她这坐姿,北冥煜心底的郁气瞬间就消散。

“你可以去拿书过来看!”

他指了指书架那边,旋即拉了下裤腿,坐了下来。

夏初初瞅了一眼书架,对看书的不感兴趣,关键是不感兴趣这些商业知识。

书架上面大多都是商业类的书籍,对她来说,简直不能太枯燥了。

她回头看着肃冷的男人,过了一会才小声问道:“我可以去拿手机下来吗?”

北冥煜刚刚准备看文件,听到她软糯糯祈求的声音,耳朵动了下,侧眸看她。

“想玩游戏?”

“嗯嗯!”夏初初眼睛亮了一些,她早上的时候,还在玩新模块呢。

北冥煜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拿出手机,递给她,“给!”

玩性这么重!

他是不是该上去看看?

北冥煜脑中一闪而过个想法,见她拿过手机开始玩了起来,旋即回眸核对文件。

“北煜,耳机呢!”

刚刚进入游戏界面,夏初初才想起来某人在办公,不能打扰。

她转头打断看文件的男人。

“在口袋里,自己拿!”

北冥煜头也不抬,继续沉眉对着文件。

“哦!”

夏初初也不介意,伸手进他裤兜里面,掏着。

软糯糯的小手,一摸进来,北冥煜浑身一震,小腹一紧。

隐藏在墨镜后的墨眸,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夏初初没注意到,继续在里面摸索。

男人裤兜比较深,她摸了摸没摸到,又往里面一点摸去,小手在里面扫荡,四处摸来摸去。

倏地,指尖碰到一个东西,还以为是耳机,她笑了笑,摸了过去。

不是?

秀眉懊恼的蹙了蹙,然后移开摸向别的地方。

刚刚那个是什么东西啊?

夏初初边摸索,边回想刚刚碰到的那东西,硬硬的,还有点温度……

倏地,一只肌肤麦色的大手攥住她的手腕,她纳闷的抬头一看。

北冥煜呼吸沉重,透着一丝压抑。

被镜片遮挡住的眼眸渐渐腥红起来。

灼热的呼吸喷在她小脸上,粉嫩的肌肤瞬间就晕上一层蜜粉的颜色,可人的紧。

夏初初被他炽热的呼吸给烫了下,心口猛然漏了一拍,旋即砰砰的加速跳了起来。

闻到男人身上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她有点眩晕。

“你……”

怎么感觉有些暧昧起来呢?

北冥煜睨着她微微张开小嘴,有点愣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呆萌样子,眸色一暗。

鼻尖吸进属于女孩儿身上的香味,让他小腹更是紧绷起来。

北冥煜一个使力,瞬间就把她给拉到腿上来,双手控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摁住她坐在他腿上。

妈呀!

她羞涩的频繁眨动着眼眸,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扇的男人心头那把火焰更加旺盛,那红扑扑的小脸,透着迷人的绯色,异常的动人。

北冥煜俯身下去,直逼那抹诱人的嫣红……

炽热的呼吸迎面扑来,拂动她脸上的绒毛,麻痒无比。

意识到男人要做什么后,夏初初赶紧抬手捂住嘴巴,眼睛滴溜溜的瞪着墨镜遮眼的男人。

“你,你不准乱来!”

捂住嘴巴,话说的不够清晰。

但是男人听到意思了,眉宇不悦的跳了下。

“你刚刚挑逗我!”

北冥煜面色成冷的瞪着她,嘴角紧抿,透着几分霸冽。

她的小手在他大腿上摸来摸去的,简直就是在撩火。

他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得住。

什么?

夏初初郁闷不已,立马反驳,“我哪有?”

“你在摸我!”

男人面不改色的指控着。

夏初初不敢置信的看着正儿八经的男人,小脸变幻了几个颜色,青了黑,黑了白。

“我是在找耳机!”

苍天啊,怎么说的她好像在揩他油呢、

明明就是他自己让她拿的。

“那也摸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压抑的喑哑,格外的撩人心弦。

夏初初心肝巨颤,面红耳赤。

她好无辜。

“我。我不是故意的!”

水汪汪的眼眸直瞅着男人,殊不知自己这模样特别的迷人。

北冥煜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