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52章谁说我不喜欢啊

第152章谁说我不喜欢啊

“我……”

夏初初无措的站着,头垂的低低的。

她都跟他道歉了,他怎么都不理她呢?

她都没跟他计较了……

没听到她继续下去的话,北冥煜眉宇蹙了蹙,目光直直的看了过去,见她咬着嘴唇,有些难过,心头一软。

“嗯!”

他低低的应声,算是回应她刚刚的问题。

夏初初懵了下。

抬头看着男人,眼眶有点红,眸底透着一丝浓浓的失落,顿时北冥煜心头一震,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了。

他的姑娘都要哭了。

本来就是回家哄她的,这会要是把她弄哭了,还怎么哄!?

这丫头显然这会是没转过来,要是事后发现了,肯定没法哄的住了。

“我没事!”北冥煜低声应道,揉了揉她的头,身上沉冷的感觉消散不少。

夏初初茫茫然的看着他,他刚刚不是应着难受吗,这会又没事了?

是怕她担心吗?

顿时,她心头一暖。

“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他喝醉难受着,她应该关心下的。

说罢,夏初初转身就拉走回别墅,却被北冥煜拉住,“等等,有东西送你!”

“嗯?”

她回头看着男人,只见北冥煜转身拿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塞给她。

“送给你的!”

夏初初愣了下,再看看男人,见他抿着嘴角,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心底暖融融的。

“谢谢!”

看着手里的礼物,夏初初开心之余,不禁也疑惑了起来。

他都心情不好喝醉酒了,还会想着给她买礼物!?

一个正常人,谁还会想到这个啊?

“不看看是什么?”

见她凝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北冥煜催了一句,想知道她喜不喜欢!

“哦,我等会再看!你快下来,进去休息啊!”

夏初初看到他还坐在车里,也催了一下。

看到她担心着自己,北冥煜心头愉悦了起来,拿过一边还没有送出去的花,递给她。

“还有这个,喜欢吗?”

看到他递过来的玫瑰,夏初初心跳砰砰的加速了起来,这个男人怎么又是礼物又是鲜花的?

还喝醉了,

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她瞄了一眼男人,偏偏北冥煜戴着墨镜,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纳闷不已。

“你干嘛突然送我这些啊?”

她不喜欢猜测,更不想会错意思!

北冥煜一噎,他能说送她这些是想哄她开心的吗?

不过,小姑娘接到他的第一份礼物,确实是开心的。

即使没有意料中那么开心,至少是没有不理他了。

“想送你,就送你了!”

冥爷压下心头的意思,沉声说道,顺带着把手里的花也塞到她怀里。

“不喜欢也给我拿着!”

夏初初呆怔了下,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霸道啊。

不过这会,却也有点可爱。

看到北冥煜紧凛着嘴角,她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谁说我不喜欢啊?”

有人送花,还会不高兴的吗,况且还是她老公送的花。

当然是要收下了。

看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眉眼弯弯,水眸晶亮晶亮的,北冥煜迷了眼睛,看的有些失神。

“你快下来进去休息,外面好晒!”

看到他还不下来,夏初初一手抱着东西,一手扯了下他手臂上的衣服。

“嗯!”

瞥到她鼻尖上面都冒出小汗珠,北冥煜拧了下眉头,弯身下车,带着她进屋。

夏初初刚刚只顾着跟他说话,也没有注意到其他,这会却感觉地面烫着,她皱了皱小脸,蹑着脚。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北冥煜垂眸看向她的脚,瞬间俊脸一黑。

“怎么不穿鞋子?!”

沉郁的声音,突然震到她的心头去。

夏初初瞄了一眼他黑沉的脸色,却一点都不害怕,心头暖融融,感动不已。

“我,我刚刚忘记了!”她瑟瑟的应道。

北冥煜眉宇紧蹙,透着一丝戾气,瞪向一旁候着的佣人,厉声喝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少夫人没穿鞋,没看见?”

众人被吼的惊愣不已,个个垂着脑袋,不敢吱声。

她们刚刚没注意,主人之间的情绪不对,她们也真的不敢随意的乱瞄啊。

哪里知道,少夫人是没穿鞋子的!?

“不关她们的事!是我忘记了。”

夏初初扯了下他,一只脚站了一会,又换一只脚,两只脚频繁的换来换去。

北冥煜赶紧弯身抱起她,黑着俊脸疾步往里面走去,一身沉冷。

他气,更气自己刚刚没有注意到。

还故意跟她在外面耗了那么久。

感觉到他身上浓重的戾气,夏初初瑟了瑟,没敢吱声,窝在他怀里。

眼睛却忍不住看着男人露出来的下巴,刚硬沉铸。

北冥煜抱着她大步走到客厅,沉声命孔叔把医药箱取来,他一放下她,就拉过她的脚掌看着。

果然,底下,一片通红。

两边都烫红了。

“该死!”

听到他怒极咒骂着,夏初初瞪圆了眼睛,缩了缩脚,小脸越发红扑扑。

“没事的,就是烫了下,一会就好了!”

感觉男人真的很在乎她,夏初初心头乐着。

“什么没事!?”北冥煜喝了她一句。

夏初初瑟缩了下脑袋,抿嘴,乖乖的缩着脑袋,不敢吱声了。

男人却训着她,“以后,再不穿鞋就跑出去,看我不打你屁gu开花!”

呃!

夏初初觉得好气又好笑。

昨晚他还跟她道歉的,怎么现在又这样威胁她了呢。

郁闷!

却也开心!

孔叔拎着医药箱跑了过来,见男人发很大的火,夏初初乖乖受着,脚底一片红,不禁心底过不去。

他垂头解释着,“爷,刚刚是我催少夫人,还说了她,她才跑下去,忘记穿鞋子的!不是她的错!”

他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更是没想到北冥煜会因为这个发这么大的火。

北冥煜手上一顿,眸色冷凉,目光透过墨镜锐利无比的直射到管家身上。

“孔叔,我念你是老人,什么规矩都该很清楚,才把你调来这里,你现在就给我这么做事的?”

沉怒的言辞冷冰冰,不近人情。

更带着一股警告。

孔叔心头一颤,头压的更低,是他犯错了。

“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刚刚确实不该那么说少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