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48章一早出来喝酒

第148章一早出来喝酒

北冥晨咬牙。

这人看着就跟北冥晨不对盘。

夏紫悄悄的打量着两人,突然觉得有点相似。

莫非……

她心头一颤,有点震惊。

“晨,我们还是上车吧!”

她藏住心底的小**,扯了下北冥晨的手,娇柔的劝道,她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北冥晨再不甘,再恼火,还是坐上了男人的车。

夏紫跟他坐在车后座,本以为会听到什么信息,但是一路到了机场。

北冥晨跟男人之间都没有任何交流,甚至气氛很压抑,男人似乎也只是奉命行事的司机似的。

谁都没有开口。

到了机场,北冥晨带着夏紫下车的瞬间,朝着前面的男人愤然说了一句。

“你别得意,我会回来的!”

砰!

悍马的车门被他用力一甩,旋即带着夏紫走进机场大厅。

“晨,那人是谁啊?”

直到排队过海关的时候,夏紫才低声问道。

“你别怕,他不敢伤你的!”

北冥晨以为她是被男人吓到了,安抚了一句,没再多说。

男人坐在车上,一直等在机场外面,直到确定两个人都上了飞机,这才驱车离开。

“雷伊,他们走了!”

而已经驱车回到北冥集团大门口的雷伊,勾唇应了一声,旋即停下车子,大步进入公司。

“雷助理好!”

雷伊跟门口的保安点点头,“辛苦了。”

两名保安面面相觑,这是有好事?

要不,雷助理怎么会变成容特助那样亲和?

雷伊直达顶楼,往总裁办公室走去,去给男人禀报。

男人正在收拾东西,拎着西装外套要出门的样子。

“爷,你要出去?”

“去九九号!”北冥煜扫了一眼雷伊,脚步不停,往外面走去。

雷伊怔了下,赶紧跟上,按下电梯。

等到男人进去了,他才进去,摁上楼层,旋即站到男人身后去。

“爷,事情已经办妥!”

雷伊双手折叠身前,身姿笔挺,比容易严肃多了,看起来不像是助理,倒像极是保镖。

尤其他魁梧的身材,更容易让人没法往助理联想。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男人才迟迟的应了一声。

雷伊虽然没有容易那么圆滑,但是再迟钝,也感觉出男人身上幽冷的气息。

他偷觑了一眼男人依旧挂着黑超不豫的脸庞,心底猜测着,难道是爷不满意他的效率?

雷伊也有些好奇男人去九九号做什么,但是却不敢打扰男人,没敢问出口,保持缄默跟在北冥煜身边。

北冥煜坐上车,都没说一句话。

雷伊赶紧开车,去九九号!

到了九九号,店里的服务员见到北冥煜一早就过来,立马上前恭迎。

“冥爷,您来了?”

这么早?

他们洛少也不在啊。

北冥煜虚应了一声,旋即熟门熟路的往他们的专属包间走去。

包间8888。

服务员极少见过雷伊,看到他是跟着北冥煜一起过来的,一样礼遇有加,领着他一起上去。

“把你们洛少珍藏的酒拿出来!”

北冥煜一走进包间,直接把手工西服外套丢在沙发上,然后走到最中间,坐了下来。

双腿一叠,双臂舒展开在椅背上,睥睨之姿,霸气狂狷。

强大的气势瞬间弥漫在宽大的包间里面,镇压住金碧辉煌的光芒。

“冥爷,您需要哪种酒,我现在就给您去取来!”

服务员有点为难,他们洛少珍藏的酒有些多呢,不会是要全部搬来吧?

“最贵的!”北冥煜沉声道,心口一口郁气,急需发泄。

“是,请冥爷您稍等片刻!”

服务员赶紧出去,先是给洛臣打了电话,请示了一番,得到指令后,才去取酒。

他倒不是担心冥爷没钱付,而是怕到时候没知会自家老板,就把酒喝了,会被老板骂死。

洛臣没想到北冥煜还真的一早就到他的会所去喝酒,接到服务员的电话后,他赶紧起身漱洗,然后赶去九九号。

同样惊到的还有雷伊。

冥爷,一大早来这里,单纯喝酒!?

“爷,要不要我出去给您买点吃的?”

冥爷早餐不吃,现在也才不过十点钟,他就来这里喝酒,很伤胃啊。

“不用!”

北冥煜墨镜都不摘,端坐在那里,俊脸紧绷着。

过了一会,看到雷伊还直挺挺的站着,他才出声,“这里不用你跟着,你有事就去忙吧!”

雷伊刚刚跟容易接手工作,很多都还不熟悉,确实有很多事情亟待处理。

雷伊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男人,但是没敢违抗命令,向男人躬身,才转身出去。

他吩咐守在门口的保镖,去给男人弄点吃的过来,才离开会所。

回公司的路上,雷伊还没想明白,为何男人一早就去喝酒。

冥爷并不是酗酒的那种人,除非是遇到特别棘手的事情,才会多喝几杯。

何况还是一大早,显然有点不正常啊。

雷伊脑子有点直,并没有多想到其他的事情上面去。

担心着冥爷,他赶紧给容易打电话,想跟他咨询几下,却听到彼端传来的关机语音,才想起来,容特助大人还在飞机上。

洛臣火急火燎的赶到会所,男人都已经把他收藏的顶级红酒给喝了两瓶。

卧槽!

这是咋了?来真的?

洛臣暗暗的咒骂了一句,还心疼了一把。

他走了过去,还打着哈欠。

“我说你是怎么了,一大早的,还是周末的,你跑来我这里喝酒?”

发疯也得有个度吧?

洛臣眸光滴溜溜的转着,打量着尊贵的男人,都喝了两瓶酒了,竟然一点醉态都没有。

看到北冥煜还戴着墨镜,他撇了撇嘴,瘫坐在一边,一副睡态。

装酷呢?

不过某人,不用装,都已经酷冷的他在楼下都能感应的到。

北冥煜没应他,拿起酒就倒了一杯,往嘴里送。

喉结滑动之间,一杯酒就下去。

比喝水还容易。

坐了一会,男人一句话都不说,就直接喝酒。

气氛异常的沉闷!

闷的洛臣都想回家睡大觉算了。

在开第三瓶酒的时候,洛臣终于忍不住了。

他睁开眼睛,侧头望着男人。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还戴着墨镜。”

他手还没有碰到墨镜,就被男人给搁开,痛的他呲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