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40章小题大做

第140章小题大做

夏初初没好气的瞅了他一眼,一动都不动!

她痛啊!

“过来!”

见她不肯过来,男人加重了声音,大有她不听话,他就要动手了。

谁理你啊,夏初初平躺着,抱着娃娃的手都紧了起来,小脸绷的紧紧的。

她就这么突然安静下来,北冥煜很是不习惯。

恼火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瞥到她紧绷的小脸,北冥煜眸光一闪,声线紧绷了几分,“怎么了?”

夏初初瘪着嘴巴,不说话,额头都有些出汗了。

该死!

北冥煜倾身过去,摸着她出汗的小脸,声音紧张了起来,“丫头,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见他是真的担心她,夏初初嘴巴更瘪了,委屈巴巴的说道:“我脚痛!”

那脆弱的声音像爪子似的,一下子就蜇疼了他的心口。

北冥煜赶紧起身,拉过她受伤的那只脚,脚趾头红肿的冒着血丝。

“怎么弄的?”

竟然比之前还肿了!

北冥煜紧蹙眉宇,透着一丝戾气。

夏初初眨了眨眼睛,小心的瞅了他一下,才小声应道:“刚刚跟你抢被子的时候,撞到的!”

北冥煜俊脸变幻了下,从她嘴里听到抢被子,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幼稚。

他竟然跟一个小丫头抢被子,这说出去,面子都挂不住。

刚刚他也是被气到了。

看了看她红肿的有些严重的脚趾,北冥煜只好让孔叔把医生叫来。

突然想到什么,又叮嘱了一声,“把老藤叫来!”

孔叔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一刻都不敢耽误,十万火急的把藤院长给叫来了一号别墅。

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把夏初初都吓到了。

当哈欠连连的藤院长看到北冥煜叫他过来只是给夏初初看脚,还只是一个踢伤,老脸狠狠的抽了抽。

冥爷真是会吓人,把他从被窝里面挖出来,就为了看点小伤。

虽然心底再多怨言,藤院长也没胆说出口。

还是老老实实的给夏初初处理伤口。

“少夫人的脚,只是个小伤,不碍事,平时多注意,不要再度撞到,擦药个几天就好了。”

看他多好,还得面不改色,小心叮嘱病人。

“哦!”

夏初初很尴尬,没想到北冥煜把医院的院长给叫来了。

不过,院长大人的手法真不是盖的,给她擦药,她一点都感觉不到痛。

擦了药当即舒服了不少,痛感减少。

“给她包扎上!”

北冥煜看着她充血的脚趾头,眉头没有一刻是松开的,直接让藤院长当重伤处理。

“是!”

虽然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但是院长大人还是按照北冥煜的要求来给夏初初包伤口。

包好了,就算夏初初不小心撞到也不会很痛,也就不用他再大老远的赶来了。

当即,院长大人拿出纱布,给夏初初仔仔细细的包起了脚趾头,包的特别厚实,即使拿小锤子敲下,都感觉不到。

北冥煜很满足!

夏初初看着自己包成粽子的脚趾,连同她的半只脚掌都给包了起来,满脸黑线。

“不用包这么厚吧!?”

“要的,要的,这样才不会撞痛!”院长大人急忙应道,就怕夏初初要他重新拆了再包。

夏初初试着动了下自己的脚趾,觉得有些费劲。

“孔叔,送院长回去!”

“是,少爷!”

孔叔上前,帮着院长大人收拾下东西,带着他出去,“藤院长,我送您出去!”

院长大人点点头,走之前又叮嘱了夏初初一声,“少夫人注意休息,别碰到水,不出几天脚就好了!”

“谢谢!”夏初初只觉的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孔叔带着院长出去,顺道帮他们关上房门。

夏初初瞅了一眼男人,又看了看自己的脚,差点都错觉自己是不是重伤了。

“听到院长的话了吗?”

北冥煜倏然问道,夏初初愣了下,“听到了!”

“那就记得照院长说的做,这样才好的快!”

“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她嘟哝了一声。

北冥煜冷淡的扫了她一眼,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揶揄,“刚刚是谁喊痛的!”

夏初初囧的满脸红透。

北冥煜低低的笑了下,俯身扶着她躺好。

“乖乖睡着!”

他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想起她头上也撞伤了,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拿过院长留下来的药水,给她擦拭着头。

这次的动作比之前的轻了许多。

夏初初瞅着他专注的样子,低低的说道:“谢谢!”

北冥煜扫了一眼她乖巧的样子,继续给她擦了几下,才拧好瓶盖。

这丫头也就受伤难受的时候,才安静着。

把棉花丢进垃圾桶,他才起身去浴室洗手,出来就看到她往他这边蹦跳着过来,瞬间就黑脸。

“你做什么?”

安静不到几分钟。

夏初初被他吼的吓住了,呐呐的指着浴室,说道:“我想上洗手间!”

她直愣愣的看着脸色黑沉的男人,心口扑通扑通的跳着,惊慌失措,有种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北冥煜额侧突突的跳了下,压了压火气,才缓声说道:“想做什么,不会喊我?”

夏初初惊诧的张着嘴巴,愣然的看着他。

她哪敢指使他啊!

北冥煜瞪了她一下,几步走过来,俯身抱起她,转身往浴室走去。

直到被他放在马桶盖上,夏初初才回神,这下可不得了。

“那个,谢谢你啊,你可以先出去下吗?”

一进来,她怎么都觉得气氛不对劲了。

她坐在马桶上,而他就站在她面前,眼睛不管往哪里瞄都是很尴尬啊。

北冥煜瞥着她到处乱转的眼眸,嘴角一撇,哼了一声,“害羞什么?”

夏初初闭嘴,嘟着。

北冥煜没再逗她,捏住她的脸拉了下,“好了喊我,嗯!?”

男人轻扬的尾音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知道了!”

夏初初撇了撇嘴角,好想催他快点出去,又怕男人逗她,忍着,憋着。

北冥煜扫了一眼她扭动的小脸,刚刚的火气荡然无存,转身走出去,还顺手帮她关上门。

看到他就站在门口,夏初初郁闷。

“你走远点,我还要一会才好!”

她总不能就这样换东西吧?

有声音的,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