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32章很疼吗

第132章很疼吗

“他们……”

北冥煜扫了一眼四周窃窃私语的人群,瞬间迎接到他目光的人,纷纷走开。

夏初初扭了扭头,看到男人绷着一张俊脸,不像是大家笑话的对象,人家看到他怕都来不及了,还敢笑?

“自己往后看!”

北冥煜伸手转了下她扭来扭去的小脑袋。

夏初初回头一看,看到后面跟着的保镖,噗嘶一声就笑开了。

“哈哈……你好可爱哦!”

保镖黑超后面的眼睛懊恼的看着夏初初,额头上的黑线,齐刷刷的往下掉。

形容他可爱,合适吗?

“哈哈,北煜你看……哈哈,是不是很可爱啊,他紧紧的抱着一堆娃娃……”

看到人高马大的保镖,抱着一堆各种各样不同表情的娃娃,那画面感特别的滑稽。

尤其是保镖一脸紧张,更是形成鲜明的对比。

夏初初拉着北冥煜的手,身子都弯了下去,快笑抽了。

“哎哟……笑死我了,哈哈……”

只要往保镖那边看去一眼,夏初初都收不住。

眼泪都被她笑的飙出来了。

她的笑声特别的富有感染力,其他路过的行人还没怎么敢笑,听到她魔力的笑声后,都纷纷忍不住笑开了。

保镖抱着一堆娃娃,默默地求着心理阴影面积。

北冥煜嘴角勾了勾,扫了一眼动作僵硬的保镖,拉了下都快坐到地上去的女孩儿。

“好了。”

“你让我,呵呵……我缓会!”

笑的太猛,肚子真的抽了。

夏初初抱着肚子,弯着身子,有种乐极生悲。

“北煜,我笑的肚子疼了。”

她皱着眉头,秀气的眉毛像蚕宝宝似的,攀爬在上面,搭着皱巴巴的小脸,可怜兮兮。

又带着一丝小孩子向大人撒娇的性子。

北冥煜:……

“还能走吗?”

他嘴角动了动,虽然觉的她活该,还是心软的伸手扶着她,一手伸了过去,帮她揉着肚子。

夏初初身子**的缩了下,注意到四周投来的目光,她赶紧直起身,推开他的手。

小脸浮上一层蜜粉。

“可以!”

她应了一声,拉着男人的手,快步往外面走。

保镖疾步上前,给两人打开车门。

等到北冥煜跟夏初初都坐好,才关上车门,准备把娃娃放到后备箱去。

“诶,保镖大哥,娃娃放这里,你拿去哪里啊?”

夏初初看到保镖没把娃娃一起放进来,赶紧喊住他。

保镖顿住脚跟,恭敬的应道:“少夫人,我把这些放后备箱去。放前面不方便。”

少夫人这么紧张,他又不是拿去丢了,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啊。

“不用,放这里就可以了,快放进来!”

夏初初跨过北冥煜,打开他这边的车门,让保镖把娃娃都送进来。

保镖下意识的看向北冥煜,见他颔首,才把娃娃递进去。

“嘻嘻,一个个来!”

夏初初喜笑颜开,一个个的接过,然后放在中间的座位上。

北冥煜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随着她忙活,女孩儿那东西的时候,小手还会放在他的大腿上,软软的。

深黑的墨眸幽暗了几分,睨了一眼放在他黑色裤子上,无比显眼的白皙小手。

只离几公分就到大腿根部。

女孩儿动来动去,身上一股nai香味越发浓郁,时不时拂过他鼻端,北冥煜喉结不动声色的滑动了几下。

“搞定!谢谢保镖大哥!”

“少夫人,不用客气!”

北冥煜淡淡的扫了一眼保镖,后者接触到他的目光,心头一怵,赶紧关上车门,动作轻巧,旋即转过去,等着里面几人出来。

“一个坐这里,一个坐这!”

夏初初怀里抱着几个娃娃,座椅上摆着一小堆,她小心的继续摆着。

像个小女孩在玩着娃娃似的。

白皙的小脸带着甜美的笑容,玩的不亦乐乎。

北冥煜眸光一怔,望着她的目光有些恍惚起来,跟记忆中的身影有点重叠。

她很喜欢摆弄娃娃……

夏初初弄好了,看着座椅上自己的杰作,舒心一笑。

她抬眸正想跟男人分享下,结果却见他看着自己出神,心头微微一愣。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怎么有种他透过她在看别人的感觉呢?

到底是什么人让他这么怀念,眸底的温柔都快腻出一湖水了。

“你打算一路上都这样?”

北冥煜倏然出声,打断她的猜想。

“嗯?”夏初初有点懵逼。

看她呆呆傻傻的,北冥煜手一伸,就把挡在两人中间的一堆娃娃给弄翻了,顷刻掉了一堆在车厢里面。

他最讨厌她竖立的楚河汉界。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摆了好久才摆好的,我的娃娃,都脏了!”

看到她宝贝不已的弯身捡起来,北冥煜嘴角抽了抽,敢说他的车脏!?

这车天天有专人打扫,一尘不染,哪里脏了?

要是真脏了,那负责清洁的人早都可以领盒饭了。

“哼!”

顾着捡娃娃的夏初初,没注意到男人面色的变化,哼唧了几声,继续把掉下去的娃娃都捡起来,丢回座位上。

“嘶!”

倏地,一声抽气声传来,不轻不重,却让她直觉不对。

只因车厢里面,气压骤降,倾轧了过来。

夏初初动作一顿,还伏地弯着身子,头一扭,就看到男人黑沉无比的俊脸,还有那搜刮着她的冰冽眼神。

她心头狠狠一震,目光一落,就看到他裤裆上压着一个娃娃。

那娃娃还是一个兔宝宝,咧嘴露出两颗大门牙的那种表情。

甚是滑稽。

要不是气氛不对,她绝壁会忍不住笑出声。

“呵呵,我没注意!”

她讪讪的笑了两声,立马拿走他身上的娃娃,就怕男人一个火大把东西丢出去。

刚刚他还喊了声,该不会把他给伤着了吧?

她刚刚丢东西的时候,力气很大吗?

夏初初心惊肉跳的瞄了一眼男人那个位置,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男人紧盯着她的眼神,是几个意思,那么瘆人。

让她心头直发毛。

“很……很疼吗?”

她局促的抱着娃娃,瑟瑟的瞄了北冥煜一眼,对上他愠怒的眸子,又惊慌的躲闪开。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