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28章你也是我的私有财产

第128章你也是我的私有财产

“啊,你干嘛!”

男人的动作快的很,等到夏初初反应过来,北冥煜都在脱她的袜子了。

她羞红了整张脸。

想抽回自己的脚。

“别动,我看看!”

北冥煜一手摁住她的踢蹬的脚,一手快速的脱掉她的袜子。

几个脚趾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白皙滑嫩,特别可爱,脚拇趾却红了一块。

他拧了拧眉头,觉得那块红特别的碍眼。

大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揉下,就痛的夏初初直抽气。

北冥煜缩回手,看了她一眼,“先忍忍!”

叮嘱她一声,男人就这么拉着她的腿,也没有松开。

姿势无比的暧昧。

夏初初心慌意乱着,几次想抽回自己的脚,都没有成功。

“你放开我!”

这么抱着她的腿是哪样啊,特别的尴尬。

他都不嫌弃吗?

即使她没有脚臭的毛病,但是鞋子也穿了一会了,肯定是有脚气的。

见男人没理她,直接吩咐司机在药店门口停车,去买跌打损伤药水!

夏初初翻了个白眼,对他有时候的霸道,真是没辙。

她只能转头看着窗外,可脚上却传来一阵麻痒。

她猛然回头,就看到男人轻柔无比的摸着她的脚趾,惊怔的瞪大了眼睛。

“你,你干嘛呢?”

她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却没有男人的钳制力大,硬是被他控在腿上。

“你脚趾挺可爱的!”

北冥煜不觉有他,爱不释手的摸着她的脚趾头,小巧,软软的。

手里的滑腻让他眸色一深,看到她卷缩的脚趾,更是小腹一紧。

该死,看着她可爱的脚趾都有感觉。

北冥煜只觉车厢闷着,还有她身上淡淡的甜香味儿,撩的他更觉得体内燥热不已。

这时,保镖已经买回药水,迅速打开车门坐了进来,把药递给北冥煜。

“爷,给!”

“把空调打低点!”北冥煜凛声吩咐,同时接过药水。

他空出手打开药水,看到她不安分的又想把脚缩回去,他低喝了一声。

“别动!”

他拿棉花沾了药水,一手按住她的脚,一手往她脚上涂抹。

“忍着点!”

“唔……痛!”

脚趾头上传来的痛感,锥心一般。

痛的夏初初两眼都冒出泪泡来了,男人动作粗鲁,她想缩回来都动不了。

“你轻点轻点……我痛!”

“我自己来!”

“好疼!啊……”

北冥煜都给她擦完了,她还闭着眼睛,在叫喊着,那样子说不出的让人直觉的好笑。

他不动声色的放下她的脚,踩在他的脚掌上面,俯身过去,一手撑在椅背上,顿时把她困在胸膛跟座椅之间。

“哪里疼?我帮你揉揉!”

低声的嗓音带着撩人的暧昧,夏初初心头一颤,急忙睁开眼睛,就落入那双幽暗的瞳孔之中。

像一团漩涡,好似把她吸进去一般。

炽热无比。

她的脸,噌的一下就爆红了起来。

北冥煜眸色一闪,紧紧的锁着她脸上的娇羞。

这丫头真是可爱,动不动就脸红。

她对他脸红,让他心情无比的好。

“还疼吗?”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不,不疼了。”听出他暧昧的声线,夏初初尴尬不已。

刚刚她是不是叫的太大声了?

“真想再听听你的叫声。”

北冥煜故意趋近她几分,近的他说话的瞬间,翕动的嘴唇都碰触着她的。

嘴唇上麻麻痒痒的。

让她直觉的往后面缩。

可是已经是座椅,怎么缩也躲不掉。

“你刚刚的叫声,特别好听,知道像什么吗?”北冥煜继续逗着她,看她紧张脸红,竟然也是这么有趣的事情。

“像,像什么?”

躲不了,她只能微微的垂着头,没想男人的嘴唇刚好就一上一下的嵌合着她一边的唇瓣。

像是在含着她的嘴在亲着。

这下,夏初初都觉得耳根子都火烧火燎了起来。

“像叫……”

最后一个字,隐没在她嘴里。

男人的吻很温柔,细细的舔着她的嘴,旋即卷了进去,吸取她口中的蜜汁。

“唔……”

夏初初羞囧不已,猛力推开他,慌乱的擦拭着嘴巴,羞红着一张小脸,气鼓鼓的说道:“不准你亲我!”

动不动就亲她,尴尬死了。

前面还坐着两个人呢。

突然没能亲个过瘾,北冥煜的脸绷着,手指捏着她气鼓鼓的脸颊,用力的扯了一下。

“疼!”

“知道疼?”

男人语气狂狷。

这不是废话?

夏初初瞪着他。

“我比你更疼!”北冥煜眸色幽深的睨着她,夏初初有点懵。

可在男人拉着她的手摁下去的时候,她的脸都热的可以煎蛋了。

“流……氓……”

她声音抖颤的厉害,压的极低,就怕前面开车的保镖发现他们在做什么,浑身不自在着。

北冥煜挑了下眉头,摁住她的手,就是不松开。

夏初初的急出了一头大汗,用脚踹他,根本就忘记脚痛的事情了。

怕她再度伤到自己,北冥煜没敢再继续,松开她的手,令她坐好。

夏初初一脸怒气,瞪着他,明明就是他不安分好么?

搞的好像她要对他不轨似的。

眸光瞥到男人鼓胀的地方,她的脸发烫的冒烟,赶紧移开看向窗外,缓和不平静的心跳。

臭男人,没一刻是正经的。

看着看着,倏然,车窗里面映出男人如雕琢一般完美的轮廓,矜贵,冷傲。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长的很正人君子,可是对她做的却都难以启齿啊。

“看什么呢?”

倏地,男人的声音响起,夏初初吓了一大跳。

北冥煜拧了拧眉头,对她有时候的胆小,很是无语。

“没看什么!”

夏初初坐正了身子,双手平放在大腿上,目视前方。

北冥煜不禁觉的好笑。

伸手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头发,松松软软的。

貌似她的一切都是软软的,让他忍不住想保护好她。

夏初初躲避了下,没能躲开他的手,也就随他去玩。

反正这比起刚才的,这些都好多了。

“以后,别在身上弄出伤口来!”

蓦地,男人口气很珍重的命令了一句。

“啊?”

夏初初扭头看着他,有些不解。

“你也是我的私有财产,所以你最好都保管好了,知道吗?”

北冥煜捏着她的下巴,霸道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