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12章躲避的人就在她身边

第112章躲避的人就在她身边

“可以,没问题,只要你把地址留下来,我晚上让人把晚餐送过去!”

没想到煌香园的经理这么爽快,夏初初回头问着男人地址。

毕南眼神好奇的看着他们。

“崔浩!”

不做声的男人,喊了一声,对方即可会意,把地址留给了毕南。

“谢谢,谢谢!”

夏初初笑眯眯的向毕南连连道谢了几声,才拉着男人往外面走。

嘻嘻,不用遇到那个冥爷,还可以吃到免费的晚餐,简直太值了。

北冥煜看她得意着,无奈的叹了一声。

声音浅淡的问出心底的疑惑,“为什么突然不想在这里吃饭了?”

“啊?”

夏初初回神,看到自己的手还抱在他手臂上,赶紧放下。

北冥煜眉头一拧。

眸光深深的盯着她看。

夏初初倒不知他是什么心思,她像做贼似的回头看了一眼煌香园,觉得毕南听不到他们说话后,才跟男人嘀咕着。

“你没听到吗,刚刚那个经理说冥爷等会要来这里吃饭,我觉得我们还是避开的比较好!”

看到女孩儿自作聪明的样子,北冥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她就这么怕见到他?

他努力压下嘴角上扬的弧度,淡声说道:“就算我们在这里吃饭,也未必遇上。”

人都在她身边了,肯定是遇不上的。

“还是不要了。又不是只有这里才可以吃饭!”夏初初一脸害怕的摇着头,不敢想象见到那个手段狠辣的冥爷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可以避开,还是避开吧!

北冥煜看她抵触的很,也不勉强她,带着她上车。

本想带她来这里吃好吃的,谁知道在这里差点就露馅了。

“你等会,我去打个电话!”

北冥煜吩咐了一声,就转身走到一边去,给特助打了个电话,声音冷的掉渣,“你是不是想去非洲呆了,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换个地方?”

冷冰冰的传了一句话,都不等容易反应过来,就挂断。

彼端在机场接人的容特助,一眼惊呆,苦逼的吞噎了下口水。

冥爷这又是怎么了,不是带少夫人去吃饭吗?

难不成是少夫人给他气受了?

他赶紧给崔浩打电话,想打探下军-情,对方却以不方便说话打发他了。

他只好打去煌香园毕南那里去,谁知对方手机在通话之中,一时找不到人问他们冥爷是怎么了,容易急的要命。

他真的不想去非洲……

“嘿!怎么一回来就见到你一脸苦相啊?”

一道夹杂着外音不熟练的汉语口音,伴随着肩膀重重的手掌传来。

“咳咳,你想拍死我啊?”容易回头瞪了一眼粗狂酷冷的男人,忍不住抱怨道。

带着墨镜的男人,挑了下眉头,不在意,拉着行李往前走。

随口关心了下,“你刚刚怎么了?”

“冥爷刚刚发火了!”容易有种生无可恋,耷拉着肩膀跟了上去。

男人淡淡的勾了下嘴角,忍不住调侃,“肯定是你做错事了。”

容易嘴角抽了抽,他也知道错了,但是关键是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才是要命的。

“我现在就去跟冥爷复命吗?”

“不用,先回去放东西,等他命令!”

容易急忙叮嘱一声,他可不想再去撞在枪口上。

打扰冥爷跟少夫人吃饭,后果很严重的。

话说,刚刚冥爷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菜色不好?

想着,容易赶紧再度给毕南打去电话。

结果还是占线之中,一脸苦逼。

殊不知毕南在跟自家主子汇报刚刚的情况。

他家主人让他又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一遍,不忍打断主人浓厚的兴趣,他只好继续。

这边,夏初初看到很快就打完电话上车的男人,愣了下。

“这么快?”

她还以为要等一会呢,至少也得是几分钟吧?

要不,他干嘛走到一边去打电话啊。

“嗯!”

北冥煜应了一声,拉顺身上的衣服,旋即问她,“想去哪里吃饭?”

夏初初看了看他,见他要在外面吃饭的样子,想了下。

“嗯,不如去吃酸菜鱼吧!?”

去哪里她也没主意,但是突然想吃酸辣的,夏初初眸光一亮,爆出一个菜名。

北冥煜眉宇紧紧的拧着,不客气的驳回,“换个!”

这丫头一向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身体没好就想吃酸辣的?

夏初初撅了下嘴巴,闷声道:“我就想吃这个啊!”

虽然会痛经,但是为了刺激胃口,来那个的时候,她就很想吃刺激点的菜。

也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有自虐的倾向。

“下次!再想一个!”北冥煜倏然伸手揉着她的头顶,低醇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温柔。

夏初初小脸一红,受不住男人的诱哄,扑闪了下水眸。

“那吃清蒸鱼?”

北冥煜嘴角勾了勾,“好!”

小姑娘想吃鱼,他还是可以满足的。

“去北皇酒店!”

听到他吩咐司机的话,夏初初惊的瞪大眼睛,急忙出声,“不去那里,换个地方!”

帝都那么多地方,这男人还偏喜欢挑会遇上‘冥爷’的地方吃饭?

要命!

“嗯?”北冥煜挑了挑眉头,眸光深深的睨着她,要她给个答案。

对上他询问的目光,夏初初不好意思的缩了下脑袋,“去那里会遇到那个人的,我们换个地方吧!”

“不会!”北冥煜笃定的应道,吩咐前面充当司机的保镖,就去北皇酒店。

夏初初耷拉着脑袋坐在座椅上,一脸生无可恋。

那些会遇到冥爷的地方,她都不想去。

可是……

“放心,他去煌香园吃饭,怎么会去北皇酒店?”

北冥煜揉了揉她的头,眸底滑过一丝笑意。

待夏初初抬头看他的时候,那抹异光早就隐匿无踪。

“是哦,我怎么忘记了?”

对上她晶亮扑闪,信任的黑葡萄,北冥煜突然觉得有种罪恶感,似乎是在拐骗小女孩。

他仓促的移开视线,直视前方,低声说道:“北皇酒店的清蒸鱼不错,你会喜欢的。”

关键是在那里吃饭,不会出错。

别的地方,还是等打好招呼,他再带她去吃饭吧。

否则,他真的不敢想象女孩儿知道后的脾气。

一点风险都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