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96章冥爷不要他了

第96章冥爷不要他了

夏初初无语,也不是第一次跟别人共享耳机,她时常跟小妹就这样一人一边的。

可这会耳机被分了,那些噪音就隔绝不了,瞬间就钻了进来。

尤其男人紧挨着她坐,手臂蹭着她的,大腿也蹭着她……

源源不绝的传递来不同她体温的温热。

弄的她心浮气躁,还怎么玩游戏?

可看北冥煜低头认真,拒绝人打扰的样子,她只好抿了抿嘴,目光移回手机上,继续玩。

注意力集中,注意力集中……

自我催眠之下,夏初初也渐渐的投入进去。

北冥煜眸光一闪,瞥到她还是在跟那个人在组队玩游戏,俊脸瞬间一沉。

看她玩的嗨,脸部线条绷的更紧。

病房里面瞬间弥漫着一股压迫沉寒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去招惹。

连站在洗手间门口的容易都能感觉到男人不豫的心情,恨不得里面的工人赶紧完事。

好闪人。

可惜,夏初初玩的投入,却没发现男人情绪的转变。

“噢,yes。”

胜利打完一局,夏初初还激动万分的手握拳,重重一压,做了个加油欢呼的动作。

初初随意的看了下四周,突然撞上了北冥煜睨着她的眼神,不禁怔了怔。

她噎了下口水,对着男人尴尬的笑了笑,“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人家还看文件,要工作,她却在玩游戏,还大喊大叫。

瞄了一眼男人黑沉的脸色,夏初初才有点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吵到他了。

北冥煜扫了一眼她脸上的傻笑,刚刚脸上的冰寒消融了不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你很喜欢玩这款游戏?”

嗯?

“也不是啊,就是这游戏大家都在玩,挺火爆的,所以我打发时间的时候就会来玩几把!”

夏初初老实的应着,她是觉得蛮好玩的,时不时就会玩一下,但是却不会很上瘾。

对她的答案,男人稍微满意了些。

“我没玩过,你教我一下!”

说着,北冥煜突然放下文件,倾身过来,差不多整个人都挨在她身边。

男人身材颀长,瞬间有种把她笼罩在怀里的错觉。

那从男人身上散发过来的丝丝缕缕气息,炽热,撩人。

夏初初感觉心口突然崩的一声,随即心跳加速了起来。

“哦!”

她快速的扫了一眼差不多靠在她肩胛上的男人,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可以坐远点吗?”

他这样,她还怎么教他玩啊?

可男人理由很充分。

“可以啊,但是我坐远了,看不清!”

北冥煜神色淡定,眸光直直的看着她,那意思就是她多想了。

初初小脸一燥,也没再纠结这问题,随即玩了起来,一边跟他解说着。

什么装备什么作用,什么情况下该使用什么技能打怪。

那张小嘴吐气如兰,一张一合,隐约能看见里面可爱的粉色……

北冥煜眸光一暗,目光紧紧的凝注着她眉飞色舞的小脸,颀长的身躯,不断的往她身上靠,长臂直接落在她另一边撑着。

成了男人拥抱着女孩儿的画面,无比亲昵。

容易看到两人相拥,女孩儿靠在男人怀里,还是都坐在**的画面,就觉得无比的暧昧,尴尬。

他直觉选择了非礼勿视,面向窗外,拿出自己的手机随意的翻着。

冥爷这把狗粮他一点都不想吃啊。

“我这样说,你听的明白吗?”

解释了一通,夏初初扭头询问了下男人,却不知男人靠的太近,直接擦过他的唇瓣。

不像男人的体温,唇瓣是软软的,凉凉的。

她愣了下,旋即往一边闪了下,小脸红扑扑。

“嗯,你玩给我看看!”北冥煜下颚轻抬,忍住心底的麻痒,若无其事的说道。

面冠平静的让人看不出波澜,让初初羞愧不已。

不就是不小心碰了下他的嘴巴吗,她乱害羞做什么?

人家都没在意。

她梗着嗓音,掩饰刚才的尴尬,说道:“玩的时候有些快,你可能看的不明白,但是玩过几次,你就知道了,不难的。”

殊不知她低头玩游戏的时候,男人嘴角微微扬了扬。

容易瞥到男人嘴角的笑容,差点一个呿咧没有站稳。

靠!

这千年铁树一开花,就不得了啊。

笑的那么暧昧。

他浑身抖索了下,感觉到男人幽冷的目光扫了过来,他赶紧调头,继续当背景板。

一局游戏下来,热水器也安装好了。

容易让工人调试好水温,自己也测试了下,确定确实弄好了,才 出去跟男人禀报。

北冥煜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他直接抽走手机,吩咐怀里的女孩儿,“热水器装好了,去洗澡吧!这里没家里舒适,将就下!”

还不好啊?

这里都快被他改造成豪华套房了。

夏初初暗暗的腹诽下,应了一声,摘下耳机,去洗澡了。

北冥煜看她进去,才扬声把容易叫进来,了解工作进度。

遇到有待他决策的事情,男人雷厉风行,主见毫不含糊,果断下达命令。

容易看他恢复高冷沉铸的总裁范,浑身散发着成功人士的男性魅力,似乎没有什么能难得到他,不禁暗叹上帝的青睐。

北冥煜精锐的目光扫了自己特助几眼,眸底滑过一丝深意。

这小子是长的有点帅了。

俊脸一凛,待工作聊完了,他突然吩咐了一句。

“你把工作交接下,把雷伊叫回来。”

容易一怔,有些懵逼的看着北冥煜。

天呐,冥爷怎么突然把雷伊叫回来啊?

雷伊在那边做的好好的啊。

“爷,你把雷伊叫回来做什么?”

容易有些战战兢兢。

“当然是回来接你的职!”

北冥煜薄唇翕动,继续翻阅着文件,通过的直接在末尾处签署下大名。

似乎对容易的震惊,还不在意。

“为什么,那我呢,我不是做的好好的吗?”这下,容易急了。

“爷,我是哪里做的不好吗,我马上改!保证让您满意。”

他一直都是跟在爷的身边的,怎么冥爷突然就不要他了?

容易感觉天塌了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

北冥煜终于抬眸,看着特助哭颤的脸,嘴角抽了下。

弄的好像是他抛弃了他一般!

这小子的表情还真够丰富的,看着也挺有趣的。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