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92章嘴巴都吻肿了

第92章嘴巴都吻肿了

冰冷的斥责,震在她心头上。

“我要吐出来!” 夏初初应了一声,继续挖着喉咙要吐出来。

太恶心的药了。

“呕……”

难喝难闻,她感觉自己整个肠胃都不好着,不断的抽搐,特别难受。

“不知道良药苦口?”

北冥煜脸色阴沉,伸手钳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抠。

“把剩下的喝了!”

“嗯……不要!”她惊悚的摇着头,还伸手紧紧的捂住嘴巴,就怕他依法炮制刚刚的做法。

北冥煜定定的看着她,夏初初被他深沉的眼神看的有点发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乖乖的把这个喝了,等会凉了药效就不好了,还是你想让我继续喂你?”

北冥煜无奈的继续哄着她。

这些药汤是专门调理她身子的药,用的是最好副作用最小的药材,是藤院长好几位专家一起研究,开出来的药方,不得不喝。

听到他说的喂,夏初初就想到刚刚他的那种方式,不禁又红了脸。

她大声的回道:“才不要你喂!”

即使他没有喝到,但是对于没病的人来说,乱碰药也是很危险的,难道他就不怕吗?

“那就把这个喝了。”北冥煜示意她起身,自己喝药。

“我又没病,你干嘛逼我喝药啊?”

喝这种黑不溜秋的药汤,简直是要她的命。

北冥煜看她那么的抵触,眸光一闪,“你还想下次来例假的时候,再痛的晕过去?”

夏初初脸皮一烫,声音细如蚊蚋的反驳,“又不是每次都晕!”

也是这次比较痛的厉害,她忍不住才会……

想想就丢人。

“那你还想继续痛!?”

北冥煜眸光炽烈,嘴角勾着一抹深意。

“……”夏初初抿着嘴巴,每次来都痛经,她是真的受不了啊。

可又有什么办法?

“把这个喝了,慢慢调理身子,以后就不会再受这些痛苦了。”

北冥煜端着药汤,不换手,继续耐心的哄着她。

夏初初看他真是在关心自己,可看到那黑黝黝的东西,就头皮发怵。

“这药好恶心!”

以前也喝过中药汤的,可是却没有这个那么难喝。

都不知道里面放的什么东西。

“喝完了,再吃点甜点,就不会反胃了。”

北冥煜从来都不会去哄人喝药,但是对她,他却很有耐心。

骨节分明的手轻柔的摸着她的脸,“闭着眼睛,屏住呼吸,一口下去就没事了,乖!”

低醇的嗓音微微上扬,带着迷人的音调,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那明显的宠溺,更是让她心悸了下。

夏初初觉得自己要是继续不喝,都觉得自己矫情了。

身体是她的,他哄她喝药也是为了她好。

初初坐了起来,想端过碗自己喝,北冥煜却紧扣着,不让她接手。

“我端着!”

她快速扫了一眼北冥煜,对上他幽深的眸子,心头发烫着。

她低头就着碗口,那股难闻的气息吸进肺腑,还没喝就反胃了。

“屏住呼吸,一口喝完!”

那药汤已经不烫口,再继续都要凉掉了。

夏初初看他守在这里,不喝都不行,她可不想再被他用嘴巴喂。

犹豫了下,她试着他说的法子,闭气,闭眼,一口闷。

可苦涩的药汁滑过肠胃的瞬间,她还是忍不住做呕。

“吞下去,别吐出来!再喝几口就完了。”

男人动听的音色,温柔又宠溺,似乎带着安抚人的魔力。

夏初初就这样,硬逼着自己把那碗药给喝了下去。

刚刚喝完,她的胃就猛烈的抽搐翻滚,药汁混合着酸涩的胃液不断上涌。

她猛然张嘴就要吐出来。

北冥煜吻了上去,薄唇骤然紧紧的堵住她嘴巴,气息急促,渴望更多的氧气。

喉咙一噎。

涌上来的药汁再度沉淀回去。

绵滑的触感,带着药味,却直撩的北冥煜心头发痒,幽深的眼眸闪了闪,舌尖忍不住滑过她软若果冻的唇瓣,旋即挑开她的贝齿,探了进去。

炽热,缱绻,不断卷吸着她口中混合着苦涩味儿的鲜甜。

喉结上下滑动,性感,野-性。

初初被他吻的差点窒息,北冥煜才放开她。

靠在男人的怀里,她气喘吁吁,吸进来的空气夹杂着男性浓烈的荷尔蒙味道,令人心潮澎湃。

夏初初直觉脑子一团浆糊,绕来绕去,都理不清。

嘴唇红肿的发疼。

北冥煜睨着怀里小鸟依人的小妻子,那微微张开小嘴吸气的模样,说不出的娇美。

浓如泼墨的瞳孔,深了深。

“好好休息!”

他亲啄了下她的发顶,声音粗哑的厉害。

夏初初只顾着呼吸,根本就听不进他说了什么。

北冥煜弯身抱着她躺好,然后拉过被子给她盖好,睨到她茫茫然的还没有回神。

他笑了下,赶紧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听到洗手间里面传出来的水声,夏初初的神志逐渐回复。

想到刚刚又被他吻迷了心,她满脸羞囧。

手下意识的摸着唇瓣,抓狂不已。

今天,她已经被他吻了几次,嘴巴都肿了。

这男人是色狼附身吗?

动不动就吻她!

她得跟他约法三章才行,这样下去,她的嘴巴肯定要废了不可。

虽然心中决断着,夏初初却不知,自己眉眼间的笑是那么的娇媚心动。

明显的与她所想的背道而驰。

她等了等,都不见男人出来。

水却一直哗啦啦的响着。

他在里面干嘛?

夏初初直盯着洗手间的磨砂玻璃,纳闷着。

这时,崔浩带着人在外面敲了下房门。

她还以为是医生护士,允了一声。

看到门口站着不少人,她怔愣不已。

“你们……”

“少夫人,麻烦您先过去沙发那边,我们给您换一下床!很快就装好。”

崔浩恭敬的跟她禀报着。

夏初初满脸黑线,不用这么夸张吧!?

这会换床?

不用想都知道是给谁换的。

“哦!”

她愣愣的应了一声,旋即起身过去沙发那边,看着他们把病床挪出去,然后开始安装新的床铺。

北冥煜还没有出来,崔浩就已经把床给装好了。

前后不到两分钟就搞定。

“少夫人,您慢慢休息,我们不打扰您了!”

崔浩掠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才带着人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