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67章我们的卧室

第67章我们的卧室

好瘆人的猪头脸!

母女两搂在一起,脸都肿的神同步。

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何秋萍的脸比起夏紫的还恐怖的多,上面布满结痂的血痕,纵横百布。

像是长了什么皮肤病,化脓结痂的样子,乍然看去,极其的恶心。

估计好了都留疤,复原度不高。

肖艳手掌在鼻子前,扇了下,嫌弃无比。

语气嘲笑,“看你们的样子,肯定是恶事做多了,被人报复了吧!?打的真是够狠的。”

看到她们母女两个几乎毁容的模样,肖艳心底痛快着。

“你!”何秋萍气怒,脸上的脓肉一抖一抖的,痛的她赶紧收敛了一些。

她们确实是被人报复了,关键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什么人报复的她们。

“哈哈!还想告我们私闯民宅,也不看看你女儿做了什么好事。”

肖艳继续挖苦,仇愤的瞪着她们。

两名警察被何秋萍这么一说,脸色都不好看。

从头到尾肃着脸,上前直接扣过夏紫。

“夏小姐,你恣意偷盗,请配合我们回警局一趟!”

“不要,妈!”

“你们放开我女儿!不准碰她!”何秋萍拍打脚踹着警察,护犊子的横在夏紫的面前,怒目横眼。

“再撒泼袭警,就一起带走!”

队长耐性告罄,怒沉着脸,出声警告。

被何秋萍连踹了几脚,也没什么好脸色。

何秋萍当即被吓的一怔,但想到女儿进去了,也不好看,继续阻止。

“你们凭什么抓我女儿啊,我女儿偷你们什么东西了,你们哪只眼睛看见了?”

看到何秋萍叫嚣的跟疯婆子似的,有理说不清。

最后,警察队长直接把她扣住。

“放开我,你们干嘛抓我,我有什么罪?”何秋萍又气又急,又惊慌,扭头喊着夏仁救命。

一时间,夏家闹腾的很。

“警察同志,你们行行好,把我老婆放了吧,她也就嘴贱,一时图个痛快!我跟你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夏仁头疼不已,已经搭进去一个了,再搭一个,不是添乱吗?

“你老婆敢当众妨碍我们执行公务,还是跟我们去警局说明白吧!”

队长硬气狠道。

两名警员一人扣一个,往外带,遇到夏紫母女不合作,死扣住门板,恶狠狠的警告了一声,连带警棍都敲打在门上,顿时吓的她们不敢再胡闹。

“爸爸,救我们!”

“警官,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们吧,我再也不敢了。”

何秋萍看到警察强硬的态度,也知道心慌受惊了,眼泪唰唰的掉下来。

“求求你们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到警局去说!”

最后,母女两个都被带上警车。

警笛狂叫,周围的邻居出来围观,议论纷纷。

看着远去的警车,肖艳得意的笑了下,跟徐志森也开车走了。

“怎么会这样!?”

夏仁气郁不已,狠狠的顿了下脚跟,旋即跑回去,赶紧打电话,找关系。

夏家,一夜都没法宁静。

这边,夏初初倒是恣意,她直泡的都昏昏欲睡了,才起身擦干身上的水珠,裹上浴巾。

看到梳妆台上摆着瓶瓶罐罐,都是国际大品牌,还是贵的要命的化妆品。

“哇!都是新的!”

她拿过一看,都是还没有拆封用过的,不仅咂舌不已。

这些都是给她准备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

好看的眉心轻拧了下,旋即拿过一瓶乳液,“不用白不用!”

这些化妆品,她平时都舍不得买呢。

夏初初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旋即在两边的脸颊,额头,鼻子,下巴都抹了一点乳液。

用手轻轻的晕开,又轻轻的拍打了几下,再深深的嗅闻了下空气中的清香。

“嘻嘻……”

对着镜子眨了眨眼睛,她才走出浴室。

一抬眸,就看见北冥煜半躺在床头上,看着文件,似乎来了好一会了。

她惊骇了一跳。

夏初初吓的后退一步,扶住浴室门框,直瞪着**的男人。

“你怎么进来的?”

她记得明明都锁门了啊。

夏初初噎了下口水,在北冥煜跟房门之间瞅来瞅去。

听到她震惊的声音,北冥煜放下文件,凤眸懒洋洋的看了过来,邪魅幽深。

一身黑色丝绸镶金边的浴袍,松松垮垮的挂在他身上,露出胸前大片肌肤,肌理分明,魅力十足,隐隐还能看见虬实的胸肌。

那慵懒闲适的姿势,让他整个人充满了一股邪魅的危险信息。

不过一贯冷冽的俊脸却透着禁欲的气息,又让人生畏,不敢轻易靠近。

偏偏两种气息融合的天衣无缝。

性感,神秘,魅惑,都足以令人怦然心动。

夏初初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感觉房间里满满的都是男人的气息,心口再次砰砰的狂跳了起来。

这男人长的太妖孽了。

也太勾人了。

动不动就让她心跳加速……

北冥煜眸光深深的看着她,见她望着自己有些沉迷,天然健康桃红的薄唇轻扬,露出一丝愉悦的弧度,顿时让整个人变得柔和了许多。

“这里是我们的卧室,我怎么不能进来?”

莫非她还以为,他只是娶回来一个妻子,当摆设的?

他是一个健康的男人,没有跟妻子分房睡的习惯。

对上他揶揄的目光,夏初初莫名的想到了暧昧的画面,不禁小脸红的胜血。

明明人家说的话,没有别的意思!

呸呸……

“我们的卧室?!”

她惊愕不已。

北冥煜半挑了下眉头,微微点了下头。

低沉的嗓音笃定,“我们的卧室!”

夏初初愣着小嘴,脸上的表情夸张又滑稽。

噢!天呐!

她还以为这是她自己的卧室呢。

北冥煜有趣的看着她滑稽的模样,嘴角上扬的弧度不禁又加深了几分。

这女孩儿的表情真是丰富。

“过来!”

他轻轻的拍了下床边空置的位置,低沉的嗓音带着迷人的醇厚,慵懒,迷人。

好听的让人忍不住服从。

夏初初动作比大脑还转的快,脚跟一抬,就要走过去,突然顿住。

她防备不已的瞪着他。

声音哆嗦了几下,“你,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