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65章警察上门

第65章警察上门

“你是说我家夏紫偷了你的东西?”

夏仁起身,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瞪着肖艳。

别说他不信。

他家紫儿一向很乖巧,而且要什么都是喜欢买最新的?

什么时候,会窥觑别人的东西,去偷过了?

区区一副耳环,难道他家还买不起吗?

“对,就是夏紫!她把我未婚妻掉的耳环捡走了,不归还,这幅行为就是偷窃。”徐志森跟着帮腔,就算分手,这也是一大笔呢。

所以,一定要回来。

夏仁脸色挂不住,面对他们的指责,很气火,但是还没有发作,那两名警员就开口了。

“夏先生,竟然夏小姐在家,那就麻烦叫她出来一下吧。”

“她不……”夏仁直接想说夏紫不在,突然想起刚刚陈妈都说过在了,这会再否则,岂不是在逃避责任?

他恼怒的瞪了一眼陈妈,陈妈拘束的垂下脑袋。

“去把小姐叫下来。”

他还是相信他女儿不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情的。

“是,老爷!”

陈妈急忙应道,旋即跑上楼,去喊人。

没一会,夏紫下来,“爸,您找我有……”

她回来刚刚换好衣服,但是脸上还遮着一块面纱,不让人看见她的脸。

抬眸,突然看到家里来了两位警察,还有另外两个有点熟悉的陌生人,不禁心头突了一下。

脚跟顿在楼梯上,下去不是,上去也不是。

该不会来找她要东西的吧!?

夏紫心底直觉冒出这么一句。

她恼怒的瞪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陈妈,也不早跟她说。

要是知道警察都来,她才不会下来。

“别怕!你先下来,他们找你有事!”夏仁招手让她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保护着女儿的。

夏紫挤出一丝淡定的笑容,却发现自己脸上还遮着面纱,看不到表情,尽量在眼睛上露出无辜的表情。

肖艳可不会被她的假象迷惑,眸光狠厉的打量着她,看到她脸上的面纱还跟视频上面的一样,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竟然掩饰也不掩饰的干净点。

待到她来到大家面前,肖艳直指着夏紫,尖声怒道:“警察叔叔,就是她偷走的东西!”

夏紫心底缓过慌乱,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她拧了下眉头,怒声反驳道:“我什么时候偷你的东西了,你别含血喷人,我都几天不出门了。”

“是啊,我女儿受伤都几天不出门了,你突然来我家说她偷东西,是不是误会了?”

夏仁站在夏紫身边,寒着脸,瞪着肖艳跟徐志森。

“误会?我们是有证据的,怎么可能是误会,她脸上的面纱都是一模一样的,别以为换了衣服,我们就认不出来。”

肖艳嘲讽一声,好想撕烂夏紫那副嘴脸。

夏紫面色一白,眼神慌乱的闪了下,心底开始忐忑不已。

他们有证据?

两名警员在一旁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态,见她眸底的慌乱,就知道这件事情跟她脱不了关系。

“你赶紧把我耳环还给我。”肖艳怒沉着脸色,眸光恨怒的瞪着夏紫。

“我没有偷你的东西!”夏紫紧紧攥着拳头,死不认账。

“你敢说你没有拿走。”肖艳气的失去理智,冲上去一巴掌狠狠的扇到夏紫的脸上。

还故意的勾走她脸上的面纱,露出她肿胀丑陋的面容。

听到众人的抽气声,夏紫慌乱的想找东西遮住,也顾不上跟肖艳撕逼。

“别,别看……”

“你太放肆了,竟然敢打我女儿!”

夏仁怒目瞪着嚣张无比的肖艳,赶紧拉过慌乱无助的女儿,把她的脸往怀里摁。

他家紫儿最爱美了,这么当众出丑,肯定伤心了,“紫儿,别怕,有爸爸在,他们不敢再欺负你!”

“呵!我就打她了怎么样,原来是变丑了,不敢见人,变丑就算了,还手脚这么不干净,敢窥觑我的东西。”

肖艳不怕夏仁,在帝都,夏家的财势还比不上他们肖家。

而且夏仁刚刚还说跟夏初初脱离关系了,她就更不会怕了。

她手直直的指着夏紫,大骂:“她敢偷我东西,就要想到会被挨打的份。”

夏紫往夏仁怀里瑟缩了下,头埋着,看不到表情,她摇着头,哽咽道:“爸爸,我没有偷东西,是她污蔑我的。”

“贱人!”

听到她还嘴硬的否认,肖艳气想上来再教训她,被徐志森拉了一把。

“警察同志!”

徐志森喊了下那两名警员,警察队长即可上前亮出了证据。

夏仁看的清清楚楚,虽然里面的人鬼鬼祟祟的,但是不管是身形还是声音,都是跟夏紫那么的像。

夏紫听到你细微的声音,她浑身一震,脸色苍白不已,显得那张脸更加的恐怖瘆人。

到底是谁录下来的?

“爸爸……”

她心慌失措的抓着夏仁的衣服,这下知道害怕了。

“夏先生,证据确凿,我们只好请夏小姐移步,配合我们调查了!”

“带走!”

队长发话,另一名警员肃冷着脸,上前拉夏紫。

“啊,别碰我,东西不是我偷的,我根本就没有出去!”

她挥舞着手,躲避警察,矢口否认。

两名警察眉头紧拧,沉声喝道:“夏小姐,请你配合!”

“不,我不走,我没有偷东西!”

“你到底有没有偷东西,我们警察自会判断。”

“东西肯定是在她房间里,警察同志你们赶紧上去搜,我那耳环真的很重要!那是我未婚夫送我的订婚礼物,对我很重要的。”

看到夏紫死不承认,肖艳着急不已,只想尽快要回自己的东西。

“不准搜我的房间!”

夏紫急了,心慌的脱口而出。

大家纷纷看着她,都看出她做贼心虚。

“紫儿……”夏仁眉头一拧,从刚才的笃定到现在,心底也浮现一丝狐疑。

但是为了保住女儿,他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夏先生,监控视屏已经监控到是夏小姐,确定是她所为,我们有权搜查她的房间。”

队长又提供了刚刚收到信息中心发送过来的录像,正是夏家附近的监控视频。

刚好被拍到进入夏家的画面,衣服装饰打扮,与宴会上拍到的人完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