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63章幸好她有证据

第63章幸好她有证据

当肖艳看到夏初初手机上的视频后,面色各种变幻起来。

竟然真的不是她偷的?

惊愕的嘴巴大张,眼睛瞪圆,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这人是谁?”

“必定不是少夫人,是我们误会了。抱歉!”

两位警员鉴别,也知道画面中的女人不是夏初初,纷纷道歉,准备离开。

没人敢继续叨扰。

夏初初拿回手机,看到肖艳也偷偷跟在后头,想走人,撇了撇嘴。

发现自己错了,连句道歉都没有。

之前还那么的理直气壮栽赃她,可现在却躲避着不肯道歉。

什么人呐?

幸好她有证据!

“肖小姐,你还没有跟我老婆道歉呢?”

低沉的嗓音响起,透着余怒。

北冥煜眸色阴沉的看着几个像来时冲冲就要走人的人。

徐志森扯了下肖艳,示意她赶紧道歉。

“我……”肖艳嗫嚅了下想拒绝,但是也知道能跟洛臣成为朋友的人,必定身价不低。

这次她是撞在火枪上了?

虽说没见过他们在宴会上出现过,但是那两位警察同志似乎有些忌惮他们。

该不会是什么隐秘的大人物吧??

肖艳权衡了下,最终还是腼着脸皮,转身对着夏初初,躬身道歉。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夏初初看她有点诚意,还算满意,“看在你道歉的份上,我就给你提供个线索吧!?”

“什么线索?”肖艳抬头直视着夏初初,这会竟然觉得夏初初也没有那么可恶了。

只要找回来耳环,其他的都不重要。

那可是她宝贝的东西,弄丢了心底可难受了。

“夏家千金!”夏初初淡淡的说道。

肖艳一怔,直直的看着她。

“我跟夏家已经脱离关系了。”

夏初初淡声补了一句。

肖艳愣了一会,才想起来夏家另一个人。

那个人比夏初初的活跃度可高了。

回想了下刚刚看到的身影,再跟脑海中的人比较,肖艳气的冒烟。

“警察叔叔,麻烦你们再跟我去夏家一趟!”

于是,一行人再度杀去了夏家。

这次洛臣倒是不参合了。

他稳稳的坐在沙发上,正要喝着佣人送上来的茶汤。

某人一个厉眼扫了过去,顿时让他僵住动作。

“你瞪我没用啊,那个肖艳一口就咬住是嫂子,为了让众人信服,我不得不报警,到底谁是那个贼,警察一定不会让她逃逸的。”

洛臣讪讪的笑着解释。

监控中的那个女人包的严严实实的,他查,一时半会也查不出是谁,报警是最快的。

没想到,来了这里有惊人的发现。

显然的,这个男人早就知道是谁,偏偏不指明。

洛臣暗暗的磨牙。

“你还不走?”

北冥煜绷着俊脸,嫌弃的赶人。

“不是……”洛臣抽了抽嘴角,他都还没有坐热屁股好么。

他看向夏初初,可夏初初正纠结着手中的那杯牛奶,没看他。

“等我喝完这杯茶就走!”洛臣咬牙说道。

北冥煜眸光冷瑞的直射着他,那意思不言而喻。

被他瞪的发毛,洛臣只好茶都没喝,跟夏初初打了声招呼,赶紧起身走人。

孔叔也推了下去。

顿时,客厅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人。

气氛顿时暧昧起来。

感觉到男人缠在腰间上的手臂,火烫不已,夏初初不自在的噌了下。

“可以放开我了!”

刚刚有外人在,故意亲密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会没人了,也该松手了吧。

这么紧挨着,会让人心跳加速的。

会让她忍不住心乱……

“怎么不喝牛奶?”

北冥煜置放在她腰上的手臂一动不动,垂眸看了一眼她手里都快凉掉的牛奶,眉宇拧了下。

初初撇了下嘴角,透着一丝嫌弃,“腥!”

北冥煜眸色一闪。

她这副嫌弃的模样,莫名的击中他心底那根弦。

曾经,也有个女孩儿,也跟她这般嫌弃牛奶。

怎么哄都不肯喝。

北冥煜看着她赌气的嘴角,眉宇紧蹙,就连表情都一模一样……

“你身体不好,要多喝些牛奶!”

他声音柔和下来,睨着她的眼眸越发深邃。

深不可测!

“谁说我身体不好了?”

夏初初扭头,突然撞进他幽深的眸底,心头一颤,旋即怎么都移不开视线。

那股黑深深的漩涡,有股魔力吸附着她靠近。

北冥煜拿过她手里的牛奶,就口喝下。

夏初初直盯着他,觉的那滑动的喉结莫名的性感无比,**的她顿觉口干舌燥,跟着噎口水。

北冥煜瞥到她的小动作,嘴角一勾。

直到杯子见底,他才放在茶几上。

“凉了,是有点腥!”

对上他揶揄的眼神,夏初初脸上一臊,慌忙移开目光。

北冥煜看着她害羞的样子,低低的笑了下。

“孔叔,再送来一杯热牛奶!”

“是!”

听到他叫管家再送来牛奶,夏初初刚刚暗喜的心顿时郁闷起来。

她睁着水眸,故意问道:“你还要喝啊?”

她拉开他禁锢在她腰间的长臂,坐到一边去。

这次北冥煜也不再阻止。

眼神幽幽的看着她,薄唇翕动,声音好听的令人心动。

“是你要喝!”

夏初初撅了下嘴巴,小脸皱巴巴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瞅着他,可怜兮兮。

“可以不喝吗?”

北冥煜望着她这副撒娇的小表情,再度浑身一震。

像!

“不可以!”他断然拒绝,眸光深深的看着她,突然问道:“你小时候是不是也不喜欢喝牛奶?”

看到他硬要她喝,夏初初心底很不爽。

她眨了眨黑葡萄的大眼睛,笑道:“没有啊。我小时候可喜欢喝牛奶了。”

哼!

她干嘛要跟他说实话啊?

北冥煜眸色一暗,滑过一丝失落。

夏初初一怔,觉得他有点怪怪的。

突然开玩笑说道:“你该不会是小时候不喜欢喝牛奶吧!?”

北冥煜睨着她脸上灿烂得意的笑容,叹了一声。

他怎么会把她联想到那小气鬼呢。

见他沉默着,夏初初就觉得自己是猜对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大叔,你也会挑食啊,小时候肯定没少挨骂吧,是不是被大人逼着喝牛奶,很痛苦啊?”

即使知道不可能,北冥煜还是直觉的反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