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5章绝不轻饶

第55章绝不轻饶

“很抱歉,今日是洛某的疏忽,大家千万别为了这点小插曲而损了大家的雅兴,洛某在此给各位表示歉意,保证没有下例。”

“非常抱歉!”

看到宴会主人亲自给大家道歉,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几个女人嘀嘀咕咕着。

在自家男人的眼神警告下,也都噤声下来,不敢再抗议什么。

洛家公子的面子,谁敢不给?

偏偏有人就敢。

“臣,今天的事情算是我们自己发现,没有什么损失,但若有下次,敢有人在宴会上面对我老婆动什么歪主意,我绝不轻饶!”

北冥煜面若冰霜,毫不客气的警告,同时也是给在场的每个人的一个警告。

不知情的人,都好奇着他的身份。

“这人是谁啊,竟然连洛少的面子都不给,还好大的口气!”

“是啊,我怎么都没有见过他呢?”

……

旁边纷纷攘攘,只有几个少数知情北冥煜身份的人,都站在一遍,三缄其口,不敢多嘴。

“是,是!”洛臣硬着头皮应答,同时眼神暗示的看着好友,能不能别再此给他添堵了?

不就是有人想给他的小妻子,对嫂子下黑手吗?

这也没有得逞,至于这么计较吗?

自此,洛臣终于认清了,北冥煜对夏初初的在乎。

一点都不敢担待。

“嫂子,是我今晚的失察,差点就让你给小人陷害了。对不起,对不起!”

看男人还不打算放过他的样子,洛臣赶紧向夏初初求救。

没想到洛臣会跟自己道歉,夏初初被吓了一跳。

“没事,没关系的!”

夏初初仓促的应道,这个又不是他的错,坏人想做坏事,那是防不胜防啊。

“谢谢嫂子体谅!”洛臣感激不已,上前就要握住夏初初的手,感激涕零。

却被北冥煜一瞪,讪讪的收回了手。

“呵呵……”

“接下来也没有我们的事情,我们先走了!”

丢下一句话,北冥煜搂着夏初初往外面走,留给洛臣一个直挺挺的背影。

看到相携离开的一对,洛臣抽了抽嘴角,这才来了多久啊。

前后都不到四十分钟好么?

宴会才刚刚开始呢。

唉!

不过看在某人很给他面子的份上,就这么着吧。

反正他也拦不住。

“洛少,警局那边有人过来了。”

“走!”

想到给他添堵的女人,洛臣阴寒着俊脸,带着大堂经理往外面走去。

警察对证物进行了检测,里面果然含有氟-硝FM2成分。

女性若不慎服用,会嗜睡、昏迷、无知觉、身体瘫软、自我控制能力差。

下这种药,其犯罪目的明显。

女人百口莫辩,直接被押进警局。

这边,夏初初跟着北冥煜出来,她看了看他,过了一会又瞄了下他。

原来他是这么帮她教训人啊!

刚才,他好霸气啊。

“怎么了?”

注意到她时不时的看着他,北冥煜挑了下眉头,侧眸看着她。

对上他幽深的瞳孔,初初眨了眨眼眸,随即移开,脸有点潮红。

“谢谢你!”

虽然对他来说,可能是小事一桩,但是看到他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的朋友,为她教训坏人,夏初初感动不已。

“你的谢意,是不是太表面了?”

北冥煜眸光熠熠的睨着她,眉梢之间透着一丝玩味。

“啊?”夏初初不明的回头看他。

对上她傻萌的小脸,北冥煜眸光一闪,直接拉近她,薄厚适中的唇瞬间覆盖了上去。

擒住她娇艳欲滴的小嘴。

火热的长舌娴熟的顶开她的贝齿……

辗转反侧,恣意缠绵。

夏初初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脸,脑子乱哄哄的,鼻息之间,满满的都是男人身上魅惑的气味,令人心悸不已。

“闭眼!”

北冥煜命令道,一只长臂紧紧的圈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吻的越发浓情蜜意起来。

他一向不喜欢亲女人的嘴,但是她却让他上瘾。

怎么都吻不够。

初初脑子懵懵的,没一会就感觉自己大脑缺氧,小腿发软,直接瘫软在男人健硕的怀里。

更是被他吻的意乱情迷,渐渐闭上了眼睛。

睨到她满脸通红,快窒息的模样,北冥煜才赶紧打住,意犹未尽的从她口中退了出来。

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捏了捏她水嫩嫩的小脸,好笑说道:“接吻的时候,你不会呼吸吗?”

听到他的揶揄,初初脖子根红的像番茄。

“谁说我不会?”

她大力喘息,嘴硬的顶了回去。

北冥煜嘴角笑了笑,没揭穿她的谎言,说了一句,“以后别晕了就行!”

这话是,以后还会吻她吗?

夏初初忍着心悸的感觉,拧着眉心瞪他,没好气的警告,“以后不准你吻我!”

她是想吻就可以吻的人吗?

“哦?”北冥煜邪肆的疑问出声,眸光深深的看着她甜腻诱人的小嘴,“那要是你要我吻你呢?”

夏初初一怔,面颊火热,“谁,谁要你吻啊!”

说完,她赶紧弯身上车,坐到另一边,气呼呼的看着车窗外。

嗯,这是落荒而逃?

看到她极力掩饰面红娇羞的样子,北冥煜心情极好,也跟着上车。

保镖赶紧关上车门,驱车离开宴会酒店。

“还饿吗?”

过了一会,等夏初初差不多气消的时候,北冥煜才出声问她。

宽厚的大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后脖颈上,若有似无的揉捏着。

这亲昵的动作,让夏初初很想躲开,偏偏车厢就那么大,她怎么都躲不开。

一闪开,男人的手就跟了上来。

她气恼的瞪着他,“拿开你的手!**什么。”

“咳!”

前面的保镖突然呛了下,倏然感觉到后面主子幽冷的目光,赶紧憋住,不敢咳出来,憋的满脸通红。

他真不是故意的啊。

谁叫他真是喉咙痒啊……

开车那位,无比同情的瞄了一眼同伙,自求多福吧。

“我帮你揉揉,缓解疲劳!”

北冥煜目光定定的看着夏初初,见她撅着嘴巴老高,嘴角微弯。

他的小妻子很可爱呢!

时不时就露出小女孩的性子。

不过……

他喜欢!

对上他幽深越发浓厚的瞳孔,夏初初心头一颤。

他这么看着她,是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