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54章老公这就给你教训坏人去

第54章老公这就给你教训坏人去

越听,夏初初紧紧的拧起眉心。

这应该说的就是她,没错!

“不是那个助理,是另外的一个男人,我们都没有见过的,看起来身价不凡,跟洛少貌似挺熟的……”

听到这些,北冥煜紧紧的眯起了眼眸,直盯着不远处的两个女人。

这两个人是在说他跟初初,不过那个助理……

她们说的又是哪个男人?

北冥煜半挑了下眉头,睨了一眼认真听墙根的小女人,透着隐隐的不悦。

夏初初还没有注意到男人情绪的转变,还在继续听着不远处的两人交谈。

后面听的不太真切,不过确定说的就是她。

那两人低头交耳一阵,过了一会,夏紫面露算计的狠色,拿出了一小包东西,递给了那个女人。

“等会,就麻烦你了。”

“你放心吧,紫儿,我一定会帮你办妥的。”

女人十足把握的应道,笑的一脸奸计,叮嘱一声夏紫快点离开之后,旋即拿着东西,迈步走进会场。

就说夏紫在这里没什么好事。

整天算计她,不累啊?

看着夏紫就要往这边走来,夏初初心头一颤,赶紧回身一缩,直接撞到北冥煜的身上。

北冥煜长臂一揽,紧紧扣住她的腰,才没有让她跌倒。

夏初初赶紧捂住嘴巴,屏气凝神,心底暗暗祈祷着夏紫千万别往这边走。

也不知道是她的祈祷有用,还是怎么的,夏紫最终还是往另一边走了。

瞄到走远的身影,初初才松开手,舒了口气。

“太可恶了,又想算计我!”她凝眉愤道。

“放心,她们不会得逞!”

北冥煜深意的看了一眼会场,嘴角勾着一抹冷意。

夏初初感觉到耳朵边湿湿热热的,这才发现她们靠的很近,贴在一起。

她面红耳赤的想从北冥煜怀里出来,偏偏被他紧扣着,怎么都出不来。

“你放开我啦!”

她回头瞪了一眼北冥煜。

这么紧贴着,她很不习惯。

他却俯身下来,紧贴着她的耳朵,薄唇翕动,缓缓刷过她的耳朵。

温热的气息裹夹着低沉磁性的嗓音传入, 一股电流瞬间流窜到她心头。

夏初初轻颤了下。

“她们说的小助理是谁?”

声音缓缓,像羽毛无意间撩拨人心,但是她还是听出了男人的不郁。

她眨了眨水眸,耳朵红的要命,继续挣脱了下,“你先松开我。”

“嗯?”北冥煜低沉的嗓音扬了扬,用鼻腔轻哼出声,透着一股 不容人拒绝的警告。

夏初初羞囧的瑟缩了下脖颈,低声说道:“她们说的小助理就是你身边的那个助理啊,叫什么易……容易。”

北冥煜深邃的眼眸眯了眯,那些人竟然误会她跟容易在一起?

什么眼光!

“可以放开我了吧!”

感觉到他身上沉郁的低气压,夏初初小心翼翼的掰着他的手臂。

北冥煜垂眸盯着怀里挣扎的小妻子,嘴角抿了抿,并没有松开她,反而揽着她直接走向宴会场。

打算跟洛臣打声招呼,就回去。

“诶,你干嘛啊,还有东西!”

夏初初回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吃完的点心,着急的喊道。

“会有人来收拾!”

北冥煜搂着她继续往里面走,一进去就看到刚才那个女人在四处找着人。

他薄唇冷冷的勾了勾。

夏初初也看到了那个女人,撅嘴骂了一声,“坏女人!”

北冥煜听到她低斥的嗓音,嘴角多了一抹暖意,他侧了侧身子,柔声说道:“老公这就给你教训坏人去!”

夏初初瞬间面色红霞满面,一路红到了脖子根。

那低沉带着性感的磁性嗓音,裹夹着一抹纵容,突然撞击到心尖上,让她心头小鹿乱撞起来。

北冥煜眸光一暗,睨着她娇羞的小女人模样,心头越发麻痒。

他都想立马离开这里了。

“煜,嫂子,你们都去哪了,刚才都没找到你们人。”

洛臣看到他们,快步走了过来,眼眸含笑的看着两人。

这两人不会是出去亲密去了吧?

北冥煜冷凉的瞪了一眼洛臣痞痞的模样,沉声冷嗤,“臣,你这里似乎管理不善啊,什么人都可以进来。”

看到北冥煜面露不悦,洛臣一怔,直觉肯定是有事惹到这个男人不高兴了。

他正声问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北冥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突然指向一边,薄唇一扬,声如寒冰,“她!”

本来就关注着他们的许多人,纷纷顺着北冥煜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看到一个女人往酒杯里面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

“诶,你们看,她在里面放了什么?”

突然,有女人大声喊了起来。

之前跟夏紫接头的那个女人,见到自己被人发现了,顿时心虚的打翻了酒液。

酒杯狠狠砸在地毯了,溅湿了一地。

“你该不会是在酒里下毒吧?”

看到女人惊慌失措做了亏心事的样子,纷纷有人指责了起来。

“没,我没有……”

那女人小脸苍白,无力的反驳。

“她肯定是下药了,这女人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啊,是谁把她带进来的啊,心肠这么歹毒,我们的安全一点保障都没有。”

“我们的酒里面该不会也都被放了东西了吧,她胆子竟然这么肥,敢在里面放料!”

众人纷纷讨伐了起来,带着女人进来的那个男人,本来就图着新鲜,找的小三,结果现在女人在宴会上失丑,觉得没脸,早都躲起来了。

“刚刚好像是李家公子带来的人吧!?”

“赶紧报警,这种人太可怕了,谁知道她放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有人说要报警,女人更慌了,在人群里面找着她的男人,却没见到人影。

惊慌不已的求饶着,“不要报警,我没有下药,我真的没有下药……”

“对,我没有下药,我只是喜欢往红酒里面加点糖,那不是药来的,请你们相信我!”

“切,不是药,那你紧张个什么劲,是不是加了药,警察来了便知。”

“别呀,我真的没有加药!”

女人慌不择己,想解释说服大众,却被她自己不到位的演技给出卖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洛臣很气愤,当即把大堂经理喊来,直接把女人带了出去,等候警察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