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8章从此,你就是我的妻子

第48章从此,你就是我的妻子

北冥煜眸底滑过一丝锐光。

薄唇勾了勾,“到现在,北冥家的人都没来找你就是证明!”

夏初初一震。

是啊!

从昨天到现在,北冥家那边还真的没有任何动静。

她直直的看着北冥煜一脸笃定的模样,难道真是因为他?

还是那个冥爷还没有发现她不见了?

不对啊,她都一夜未归了,理应早该知道她不见了才对。

“我跟‘冥爷’打过招呼了,你放心,北冥家族没人会来带你回去的。”

北冥煜身躯往后一靠,长腿交叠一起,长臂直直的置放在椅背上,浑身流露出一股无形的威慑力。

夏初初下意识的挪了挪屁股,惊怔的看着男人,“你跟冥爷说过了?”

这个男人竟然认识北冥家主‘冥爷’!?

他到底是什么人?

“嗯……”北冥煜嘴角扬了扬,眸光深深的睨着她,“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只要是他的妻子,谁都不敢动她!

初初扑闪了下睫毛,问出心底的疑惑,“你到底是谁?”

北冥家主竟然卖他面子?

“北煜!”

“嗯?”

夏初初怔了怔,顿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名字。

她在脑海里面过了一遍,却没想起来,哪大家族是这个姓氏的。

除了北冥这个大家族是有个北字的,还真是没听过。

“你可以喊我煜,或者老公!”北冥煜挑了下眉头,直接命令。

初初抽了抽嘴角,瞪着厚脸皮的男人,郁闷不已,有问过她的意见吗?

“我是不会承认的!”她再度坚持说道。

北冥煜冷冷一笑,霸气测漏,“不管你承不承认,白纸黑字,我们已经领证了?难道你想离婚?”

锐利的凤眸一斜,直直的睨着她。

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逼仄过来,让夏初初气郁的很。

离婚!?

“我是被你逼的!”她撅着嘴巴,吼回去。

北冥煜耸了下肩膀,云淡风轻说道:“你可以去上诉!”

初初嘟了嘟嘴巴,她告的过他吗?

“还是你想回去北冥家,被人家老夫人罚跪祠堂?”

看到她小脸骤然一白,北冥煜继续加一把火。

“听说,北冥老宅……闹鬼……”

“我,我才不要回去!”夏初初哆嗦着,大声喝道,声音都发抖了。

北冥煜看她脸都苍白了,心底不禁觉得好笑。

“竟然不想回去,那就乖乖的呆在我身边!哪也别去,就算你逃出这里,北冥家也有办法找到你!”

夏初初咬着嘴唇,心底对北冥老宅是相当的惧怕。

若是再被带回去,她真的不敢想象自己会怎么样?

“你真的可以保护我,不让我被别人欺负?”

除了北冥家,夏家,还有帝都其他那些豪门贵胄,哪个是瞧得起她的?

“做我老婆,没人敢欺负你!”北冥煜语气狂傲,坚定不已,大手抚摸了下她后脑勺。

“就算你想欺负别人,我也会给你撑腰,只要不闹出人命,你尽管欺负去,哪怕你闹出人命,你老公都给你兜着!”

霸气凛凛的承诺,让夏初初心悸不已。

他真是狂妄。

瞅了一眼俊逸非凡的男人,确实有这个本事。

她想了想,也觉的很划算,与其被人欺负,还不如找这个有能力的男人,庇护。

“我答应,但是我有个要求!”

北冥煜挑了下剑眉,低声道,“说!”

“我们结……领证的事情,能不能不公布出去啊?”

被逼婚,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

她也不想让那些人知道她结婚的事情。

北冥煜俊脸一沉,骤然倾身过去,目光幽幽的瞪着她,“我让你觉得很丢脸?”

一股迷人的烟草味儿,飘逸过来,裹夹着男人特有的荷尔蒙,丝丝缕缕的钻进心肺。

夏初初脸蛋一红,羞囧的瑟缩了下,没底气的呐呐说道:“不是!”

“那是为什么?”北冥煜步步紧逼!

幽深的眼眸直直望进她灿亮凌乱的眸底。

“我……我还在上学啊!要是让别人知道我结婚了,会让人笑话的!”

初初囧红着小脸,很不好意思。

北冥煜睨着她不自觉露出来的娇羞,眸色不禁柔和了下来。

“别人羡慕你都来不及!”

他摸了摸她红彤彤的耳朵,倏然说道。

“嗯?”耳朵酥麻酥麻,让她的心乱了几拍。

北冥煜直接勾起她的下巴,对上她茫茫然的眼眸,揶揄道:“我说我想吻你!”

说罢,温热吻瞬间就印了下去,缠绵悱恻。

大手一揽,直接把她抱了过来坐在大腿上,强势又深切,发出暧昧的啧啧声响。

“唔……”

听到后面暧昧嘤咛的声音,保镖和司机忍住心底的震撼,红着耳朵,偷偷把中间的隔板升起。

免得偷听到冥爷跟少夫人的私密事情,就别想好过了。

直到车子停下,北冥煜还意犹未尽的吮吸着她娇嫩的唇瓣,那甜腻的味道让他无法自拔。

竟然上瘾了。

感觉到屁屁下面压着鼓胀感,夏初初的小脸猛然爆红不已。

这个男人该不会想在车上……

她羞涩不已,没敢往下面想,伸手推着他。

“放开我!有人……”

娇娇柔柔的嗓音带着轻喘,像羽毛一般拂过他心尖,带来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北冥煜眸色一黑,炽热无比,紧紧的睨着怀里娇美的小妻子,搂紧了她几分。

“没人敢看!”

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小脸上,热烫不已。

对上他饱含欲色热切的瞳孔,让夏初初脸红到脖子根。

她撅了撅嘴巴,没好气的打破暧昧的气氛,“你干嘛又吻我?”

“盖个章!”

北冥煜眸光含笑,邪肆的音调低低沉沉,透着说不出的性感,直接拨动她心底的弦。

“什么意思?”她脑子混混沌沌的。

夏初初睁着茫然的水眸,直瞅着他。

北冥煜眉眼一挑,骨节分明的长指点在她有些红肿的嘴上,认真叮嘱。

“从此,你就是我北煜的妻子,记住了吗?”

“哦……”她呐呐的应道。

不是都领证了么?还盖什么章?

北冥煜睨了她一眼还茫茫然的可爱模样,突然捏了下她的脸。

“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