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45章误会了她跟容易在一起

第45章误会了她跟容易在一起

看着亦步亦趋跟着的保镖,夏初初郁闷到了极点。

“你们能不能别跟着我啊?”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跟的这么紧啊。

“我们负责保护少夫人!”崔浩躬身应道,一点都不妥协。

其他人也如他一般,恭恭敬敬的跟着她。

夏初初抽了抽嘴角,“你们是怕我跑了?”

“不敢!”保镖众人齐声应道,垂眸站在她面前,一副听候她差遣的模样,则是听的是别人的话。

“有你们爷的电话吗?”

夏初初实在是受不了被人这么跟着,盯着,即使她确实也有想逃跑的念头。

“有!”崔浩点头。

“给你们爷打电话。”夏初初不想继续被人当作犯人跟着,命令道。

“这……”崔浩嗫嚅,犹豫不决,见夏初初直瞪着他,最后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不过不是给北冥煜打的,是直接打到容易那里去。

跟他严明了夏初初的意思后,容易赶紧去请示某人,得到准许后,才回复崔浩。

“听少夫人的,但是要暗中跟着,别让她发现。”

“是!”

崔浩点头应道,旋即跟夏初初汇报,“少夫人,爷同意您的请求了,我们不会再跟着您,少夫人请放心!”

夏初初一怔,没想到那人这么快就答应,很是意外。

不知道她要求别的,会不会答应?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们爷啊?”

她随口问了一句,也想当面跟那个男人说清楚。

“爷现在没空!”崔浩的回答没变。

“那你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我亲自联系他,可以吧?”夏初初对着一丝不苟的保镖,很是无语。

“爷……”

“别说了,我知道了。”

看保镖一副官腔的样子,夏初初不耐烦的挥挥手,也知道他不肯了。

找不到田小妹,她直接回了学校。

几天没回过寝室,夏初初顿生一种陌生感,她一踏进去,就听到刘秋菊跟其他寝室的几人在那里嘀嘀咕咕的。

“……人家都已经攀上有钱人了,怎么还会回来我们这个小寝室?”

“就是啊,今天早上上课的时候,看到她挺神气的,跟之前就是不一样了。”

“你说,她到底是攀上什么人了?竟然连卢荏怡现在都忌惮她。”

“听我表姐说,好像是谁的特助!挺厉害的。”

“特助?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值得这么神气吗,不就是一个给别人打工的下人?”

刘秋菊很是不屑的说道,一向不待见夏初初,跟卢荏怡走的倒是很近,臭味相投。

从进入大学,就看夏初初不顺眼,估计就是因为抢过床位的缘故。

“哈哈……”其他人跟着嘲笑起来。

“听说,那个特助挺厉害的,人也很帅气,做事特别有手腕,大有来头呢。”短头发的女生说道,是隔壁班级的女孩。

“再好都是下人,还能怎么神气?”

刘秋菊跟其他人都不相信,一脸鄙夷,直接把容易归类到普通助手去。

“就算人家是下人,也比你们神气啊!”

倏地,一道冷嘲插了进来。

顿时几个女生一脸怒意,往一旁看去,就想斥骂说话的人。

却见夏初初不知何时进来,面色变了几变。

背后说人坏话,面子很是挂不住,偏偏还被堵的没话说。

其他寝室的女生,纷纷道了声要休息,就赶紧走人。

刘秋菊面色极其难看,被夏初初堵的没话说,她家的情况确实不如别人富裕,最多也就是一个温饱的普普通通家庭。

但是夏初初不一样,即使她在夏家再不受宠,也是夏家的小姐。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刘秋菊才会羡慕妒忌,心底不甘,时不时的挖苦她。

“夏初初,你脸皮真是厚,不就是一个打工仔嘛,至于让你这么神气,说不定哪时候就被人给甩了。”

刘秋菊嘲笑道,鼻孔呼嚇一声。

“我可以当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夏初初呛了一句。

没想到她们误会了她跟容易在一起。

她嘴角勾了勾,并没有解释。

“你……谁羡慕你?”刘秋菊脸红脖子粗,怒瞪着夏初初。

夏初初冷嘲的扫了一眼刻薄相的刘秋菊,随即从包包里面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糕点送给坐在**上网的洛碧。

“洛碧,我给你带了个甜点!希望你喜欢!”

看到包装纸,刘秋菊瞬间瞪圆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

夏初初眼角余光,看到她变了几变,羡慕嫉妒的神色,心底冷哼一声。

让你酸!

“这给我的?怎么好意思?”洛碧掀喜不已,也看出来这甜点不简单。

外面粉红色的包装,精美的让人以为是艺术品,一看就不便宜。

她心动,却没好意思直接接过来,她最喜欢吃甜点了。

“没事,本来就是给你带的!”

夏初初直接往她的电脑桌上递过去,笑了笑。

这甜点,其实是保镖们看到她盯着橱窗看,屁颠的跑去买的。

她吃了一个,剩下的一个,想留给小妹的,可是小妹却不在,刚好可以给洛碧。

“谢谢!初初你真好!”洛碧感激不已,喜滋滋的捧着甜点,都舍不得吃,“很贵吧?”

“不贵,别人请的!”

夏初初无所谓笑道,洛碧也没问是谁请的,不过夏初初能送给她,也够让她受宠若惊了。

这个寝室,她是最安静的一个。

秉持着谁都不得罪,不参与任何一方。

刘秋菊看到她们旁若无人聊的欢,心中恼火的很,面色扭曲沉郁。

“你快吃吧,免得放久了,里面的冰淇淋化掉!”夏初初热切的提醒一声,旋即收拾自己的床位。

“还是冰淇淋的?噢,我的最爱!”洛碧喜滋滋的拆开包装纸,闻到浓郁的香味,口水就直流,忍不住深深的嗅闻了几下。

正想开吃,她突然想起寝室还有一个人。

“秋菊,你要不要吃?我分你一半吧!这甜点挺香的。”她友好的问道。

“不稀罕!”刘秋菊怒愤一声,旋即走去洗手间,用力的关上门,砸的震响。

洛碧愕然。

夏初初嘴角则偷偷的弯起来,不吃最好。

她的东西也只给值得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