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7章用得着逃这么快吗

第37章用得着逃这么快吗

若是她知道这个‘好心人’是谁后,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北冥煜不禁有些好奇。

那双幽深的凤眸睨着手机, 眸色滑过一丝玩味,连属下汇报完毕都没有反应。

众人见到,北冥煜今天频频出神,都不禁好奇着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他这般闪神。

探不出什么,大家疑惑的目光都投向容易。

作为北冥煜的得力特助,遇到事情当然得亲力亲为,接收到大家疑惑不已的目光,这次他也无能为力,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不过最近北冥煜的变化,他多少是知道的。

但是,也没敢八卦自家冥爷的私事。

“冥爷,大家都汇报完了。”

容易倾身趋近,低声提醒男人。

北冥煜眸光一闪,恢复聪锐冷厉的神色,气场全开。

他拿过手机,起身,居高临下扫了众多高管一眼,“没其他事情,就散会!”

说罢,男人就出去了。

众人惊愕的嘴巴大张着,还以为今天这场会议会维持整个中午呢。

看了一眼大家松口气无不好奇的样子,容易赶紧收拾东西,跟了出去。

“准备车子去医院!”

北冥煜头也不会就直接吩咐道。

“是,冥爷!”

容易赶紧掏出手机安排保镖把车子备好,偷偷觑了一眼男人傲岸的背影。

冥爷这是对夏小姐上心了?

安排好了事情,容易狗腿的按下电梯,同时笑眯眯的打趣了一句男人,“冥爷,您这是去看望夏小姐吗?”

北冥煜直接一个白眼过去,顿时让容易讪讪的收住脸上的笑容,恭敬笔直的站在他身后侧,目不斜视。

这边,夏初初看到男人回复的短信,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

什么意思啊?

这道谢还能保留?

思绪了半天,都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意思,她干脆拨打出去。

偏偏人家还不接听。

她紧皱眉头,很郁闷的骂了句,“搞什么啊,电话也不接听,难道是个哑巴不成?”

男人屡次不接听电话,让夏初初更是坚定这是一个熟人。

可脑海里面把每个人都过了一遍,都找不到是谁会这么帮她。

电话响的时候,正是在电梯里,这次容易倒是看的清楚。

看到男人淡定的把手机挂断,嘴巴瞬间张大,合不拢。

“冥爷,不是夏小姐打来的吗,你怎么不接啊?”容易实在是好奇,冥爷明明就喜欢,可是为什么还装作淡定的样子呢?

他实在是猜不透男人的心思。

北冥煜把手机放回裤兜,面不改色的扫了一眼好奇的助理,淡淡的问了句,“吩咐你的事情做好了吗?”

容易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讪讪的笑着,跟着男人迈出去的步子有点犹豫。

“那冥爷,我就不跟着过去了?”

冥爷吩咐他的事情可多了,这时候容易都不知道是该跟过去呢还是留在公司好。

北冥煜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沉声问道:“她签了吗?”

呃!

容易顿觉,压力倾轧下来。

“呵呵,应该是没……”有吧!

对上男人越发冷厉的目光,容易头皮发紧,不敢说完后面的话。

只好亦步亦趋跟上去,去医院完成任务。

结果到了医院,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床位,整整齐齐的,早已没有了夏初初的身影,若不是垃圾桶里面还有点蜘丝马迹,他都以为夏初初没有住过这里。

病床边的垃圾桶里面正躺着一份协议,那是他后来给夏初初的。

看到这些,容易脸颊抽了抽,心情顿时像ri了狗似的。

他身后的男人,更是脸色黑沉如寒冬腊月。

一阵阵冷风刮着,病房瞬间冷下十几度。

“人呢?”

低沉冷冽的嗓音宛如来自地狱,令人寒毛竖起,浑身打颤。

容易心底哀苦不已,他也想知道人呢?

他赶紧去找医生,才得知夏初初是在他们走后没多久就离开的。

夏小姐用得着逃这么快吗?也不通知下他们……

“冥爷,夏小姐应该是回家了,要不我现在给管家打个电话?”

看着脸色阴沉的男人,容易小心翼翼的请示。

早知道他就让人看住夏小姐,也不至于让男人扑空了。

“不必!”

北冥煜丢下一句,转身就走了。

容易摸了摸鼻子,赶紧跟了上去,低声问道:“冥爷,您是回去吃饭,还是……”

夏初初坐在餐桌边,看着自己面前的那碗鸡汤,飘逸着一股浓郁药味,小脸不禁皱巴巴起来。

她都连续喝了好几天鸡汤了。。。

现在一闻到鸡汤的味道,她就要反胃。

“怎么还不喝?”

北冥老夫人看她抿着唇,排斥的样子,眉头当即皱了起来。

“我……”迫于老夫人的威严,夏初初没胆拂逆,只好端起来喝,小脸皱的跟喝药似的。

看到她吃东西都这样,老夫人额头弹跳了下,瞬间拉着老脸。

夏初初绷紧着头皮,赶紧把鸡汤给喝了。

“呃……”

喝完还打了个嗝。

众人纷纷看了过来,夏初初讪讪的笑了下。

老夫人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硬声训斥一句,“吃东西的时候注意下吃相。”

“是,老夫人!”

夏初初双手放在膝盖上,垂眸看着面前,乖巧应道。

老夫人稍微满意些,旋即喊道管家开饭。

夏初初扫了一眼众人吃相规矩的样子,吃的很痛苦。

还是一个人吃饭自在。

“多吃些肉,这样才会营养充足,不会动不动就昏倒,也不觉的丢脸。”

看她只夹着面前的青菜吃,老夫人气的斥责道。

夏初初汗颜,她昏倒又不是她的错。

虽然心底无比郁闷,但面上还是很恭敬的应道,“我知道了,老夫人!”

夏初初吃的这顿饭无比的痛苦,动不动就被老夫人说。

她好想放下筷子不吃,走人了。

可惜,这是在北冥家,不好发飙,除非她以后不在这里,否则她都得忍。

不过,让她纳闷的是,她昨晚一夜未归,老夫人怎么就没有追究呢?

不但没有追究,也没有骂她。

这很奇怪。

夏初初默默吃着饭,边偷觑着主位上的老夫人。

好在直到吃完饭,老夫人都没有提昨晚的事情,她不禁暗自庆幸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