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33章臭男人,追着她负责

第33章臭男人,追着她负责

“是总裁派我过来的!您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容易双手折叠在身前,目光耿直的看着夏初初,恭敬问道。

夏初初摇摇头,看着容易还是有些懵逼,她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更别说他口中的总裁了。

“你们总裁是谁?”

容易一怔,敢情这个女孩还不知道他们冥爷的尊姓大名?

他还是先别拆穿自家老板的身份吧!

否则会很难看的!

遮挡在镜片后的眼睛,机灵的转了下,容易笑笑提示一声,“我们总裁就是夏小姐您口中的大叔!”

大叔!?

夏初初凝眉想了下,再看看容易一身精英打扮,瞬间想起他指的人是谁。

“你,你就是那个大叔的秘书?”她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那个男人既然让他的秘书过来找她?

到底想做什么?

看到夏初初防备的瞪着他,容易摸了摸鼻子,尽量以不吓到她的声音回应。

“是的,夏小姐,我就是您口中大叔的特助!”容易看到夏初初震惊的看着他,样子无比滑稽,不禁觉的好笑。

敢情那天,这个女孩是没有看见他啊。

“哦……”夏初初愣愣的应了一声,不过目光还是防备的盯着容易。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更让她震惊的是,这个人既然知道她在医院,还追到这里了。

她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初初脑子浑浑噩噩的,直觉自己漏了什么似的。

该不会,那个男人也知道了吧?

“夏小姐,您别紧张,我们总裁没有恶意的,他派我过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容易低声解释,顺便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夏初初。

“夏小姐,您可以过目下!”

夏初初瞅了一眼恭敬有加的容易,见他笑眯眯亲和的对着她,抿了抿嘴,接过文件。

“混蛋!回去告诉你们总裁,别欺人太甚!”

看完文件后,夏初初气的发抖,直接把那份文件给撕碎了。

可恶!

那个男人既然卑鄙的,让她负责到底,否则就告她。

容易震惊了一把,看夏初初气的脸色通红,眼眶红红,带着一丝委屈,咳了下,才继续说道。

“夏小姐,您可以认真考虑的,只要您签了这份合约,绝对对你百无一害,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所有想对付你的人,我们总裁都会帮你扫清!”

夏初初气的胸口起伏,“我不需要!你去告诉他,我是不会签的!凭什么让我负责啊?”

就算是她有错在先,但是他也不吃亏啊,她还是第一次呢。

臭男人,追着她负责,确定没毛病?

而且她现在还跟北冥家族牵涉不清,这个男人就不怕受到牵连吗?

夏初初心思百转千回,不管是基于什么理由,她都不能再跟这个男人有关系。

“这个……”容易表示自己也不明白自家冥爷的心思,明明就在一起,近在咫尺,非得弄这么一出。

虽然接触夏初初不多,但是他还是看的出来,这个女孩的性子不同别的女人。

要是被她知道了真相,岂不是更加气火,到时候冥爷怎么收拾!?

唉!

容易在心底替北冥煜默叹了一声,正想再劝夏初初再好好考虑下,门口就涌进来几人。

人还没到,声音就传过来了,无比的刺耳难听。

“夏初初,你可真够贱的,勾引男人既然都敢勾引到人家家里去了,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既然还弄出什么假死,你怎么就不直接一死百了呢,害的我们跟着丢脸,连带我们夏家都损失了不知多少。”

“我告诉你,你再敢窥觑你姐姐的男人,休怪我无情!”

何秋萍一进来就直接骂道,根本就不顾及里面还有别人在,扶着还没有完好的屁股,阴狠着那张艳丽的脸蛋,声音拔尖。

“真是有爹生,没娘养!看到你就来气,贱人!”

容易皱起眉头,目光不善的看着夏家进来的几个人。

随着母亲进来的夏紫,注意到容易在病房里,面容冷沉,心头一颤,赶紧扯住何秋萍的手,低声阻止。

“妈,别说了,真的不是妹妹的错!”

何秋萍回头瞪了她一眼,怒道:“她都想抢走你的男人,你到现在还护着她?放心,妈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不是的,妈,你不知道别乱说!”见何秋萍还接收不到她的意思,夏紫急的大声起来。

“什么我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就是犯贱,前几天才跟野男人睡过,现在又来抢你的……”

“夏夫人,请你留点口德!”

容易实在是听不下去,开口沉声警告了一声。

“你是谁?轮的到你来说话吗?”何秋萍不认识容易,见他斯斯文文的,既然敢警告她,口气嚣张的呛回去。

“妈!”夏紫怒声叱喝,顺带用力的扯了一把没脑的何秋萍,这才让何秋萍闭口。

夏紫转向容易,赔礼笑道:“容先生,您别介意我妈说的话,她是乡下来的,没读什么书!”

“真会装!”夏初初冷嘲的勾了勾嘴角。

这话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啊!

人家乡下来的,老实人多的是。

没读过书,还骂的这么溜,不带喘的也就何秋萍一个了。

夏紫暗咬牙,脸色转换自如,娇弱的道歉。

“妹妹,你别计较妈说的话,她也是心直口快会这样,她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一向没有恶意的。”

呵!谁知道呢?

夏初初躺在**,没理会装好人的夏紫,直直的看向容易。

不用她开口,容易也看出来她在赶人了,他扶了下镜框。

“夏小姐,我先走了,您务必好好考虑下!”他留下一句,旋即走了出去。

还没有走多远,就听到何秋萍质问的声音传出来。

“夏初初,那个不会也是你男人吧?”

差点,容易一个呿咧就绊到了脚跟。

这嘴贱的妇人,什么话都说的出口,若是让冥爷听见,还得了。

到了楼下,容易直接上了车,跟车里的男人,禀报。

“冥爷,夏小姐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