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23章除非你报警

第23章除非你报警

夏初初一直睡到了大中午才醒来,不过说也奇怪,居然到了饭点的时候,也没有人来喊她下楼吃饭。

还有佣人端饭送上来。

她也乐的轻松,直接在房间里吃饭,休息。

睡了一整天,精神好多了,就连身体上的酸痛都没有那么的明显。

下午的时候,她跟小妹通了电话,把被卖来北冥家的事情跟她讲述了一遍,包括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田小妹听的一愣一愣的,这剧情实在是太狗血了,被亲爸给卖了,还被人设计陷害,继而跟陌生男人睡了??

“初初,那他们北冥家有没有对付你啊,你额头上的伤口不会就是北冥家那些混蛋做的?还有你的脸……”

听到田小妹担心的语气,夏初初暖心不少,“小妹,额头上的伤是被夏仁砸的,脸上是被北冥老夫人打的。”

田小妹倒抽一口气,对她只能表以同情,“都这么狠,夏老爹居然也下这么狠的手砸你。”

“无所谓了,反正以后我是不会再回去那里了。”夏初初苦涩的笑了下,对夏家已经绝望透透了。

从此他们是他们,她是她。

“初初!那你今后怎么打算啊?难道你真的给他们北冥家生孩子啊?”

都说北冥家那个冥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还是个老头。

初初居然跟北冥家牵扯上,还是跟最恐怖的那个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然不会,我想……”夏初初突然想到这是在别人的地盘,立马噤声。

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偷听呢。

在大家族里,言行什么都得注意,最烦人,否则自己什么时候被人弄死都不知道。

她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旋即低声说道:“小妹,明天我们见面后,再说吧,现在不方便说这些。”

“嗯,好,你自己注意些啊,不管发生什么,一定注意安全,北冥家可不好惹的。”

田小妹暂时爱莫能助,只能叮嘱她注意点,“哦,对了,你那天有发现是谁做的吗?”

“除了李婉婉,另一个人我想应该是夏紫了,她一直看我不顺眼!”

“嗯,我也觉的有可能是她,你姐姐跟李婉婉可走的很近,估计就是她们在算计你。哦!我想起来了,初初,那天我们去打饭的时候,李婉婉好像就经过我们的位置,你还记得吗?该不会是她调换了我的饮料吧?”

要不,她下午怎么会突然拉肚子?

然后,因为肚子不舒服,她那天晚上就没有去聚会。

本来初初也不想去的,可是她看到初初最近几天都有心事似的,就劝她出去热闹下。

结果,初初中计了。

田小妹越想越觉得像,惊诧李婉婉的阴谋诡计,居然早就盯上她们。

要是她也去了,初初肯定不会轻易出事。

所以……她们为了对付初初,把她先支开,然后赌一把。

“想起来了,那天李婉婉拿的饮料就跟你的一模一样。”夏初初磨牙气怒不已,想对付她,这心思可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啊。

当时看见的时候,她们还说笑了一句,怎么李婉婉也跟她们喝的一样果汁,就连杯子都一样。

那会,小妹还郁闷了下呢。

“看来,她们早就有所准备,要是能拿到监控视频就好了……”田小妹叹了一声。

这些她们只是猜测,也没有亲眼所见,尤其是酒店的事情,没有真凭实据,也不能拿她们怎么着。

只是夏紫为何要这么做?

就因为看初初不顺眼?但是初初得罪了北冥家,对他们夏家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就不怕遭殃吗?

“小妹,你说的对,监控视频!”夏初初用力的拍了下大腿,可转眼一想就没戏,“可是人家酒店会轻易的给我监控视频吗?”

“好像是不会给的,除非你报警!这样警方介入,肯定是可以调查出来,还可以给她们一个教训。”

这么明显的事情,她们都猜的到,要是报警了,肯定能水落石出。

只是,她们居然不怕被发现,是笃定初初不敢报警吗?

“报警?”夏初初惊诧了下,她还真没这么想过,之前还以为是酒店的服务呢。

后来发现是自己中药了,很是气愤,而且好像是她自己强的别人,而不是那个男人……

别说报警了,她要是敢报警,不仅得罪北冥家,肯定还把那个男人给得罪到了。

到时候她还有活路吗?

一张淡漠的俊脸突然一闪而过。

夏初初打了个寒颤,没敢乱打主意。

“还是算了,是我自己进错房间,而那个男人也不是她们找的……”

按那个男人的说法,那天晚上她进的房间是他的房间,要是她报警了,岂不是自己成了犯人!?

行不通!

“你进错房间?”田小妹惊了一跳。

这么说,是初初把人家给那啥?

诶,不对啊,那个男人明着就是欺负初初。

“初初,你傻啊!就算你进错房间,也可以报警,肯定是那男人见你好欺负,占了你便宜!”

“小妹,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是我,是我……把那个人给那啥了、”

夏初初面红耳赤,解释了下,免得田小妹乱猜。

田小妹:“你没搞错吧?……那你只能吃闷亏了?”

“不会,她们既然想这么对我,我也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我支持你,你算我一份。”

“嗯!”夏初初笑了笑。

两人聊了几个小时,她才挂了电话。

夏初初也没有出去,直接在房间里窝着,想着怎么逃,怎么对付李婉婉夏紫两人的事情。

田小妹也不闲着,她就初初这么一个好姐妹,现在好姐妹遇到麻烦了,总得帮她想想法子。

按初初说的,好像北冥家是不追究她了,这个还算是可喜的。

只是,初初只要住在北冥家一天,怎么都觉得不安全啊,她要不要找那个人帮好姐妹一把呢?

瞬间,她肩膀耷拉着,满脸苦恼纠结。

算了,为了好姐妹,豁出去了。

田小妹赶紧拿过手机,拨打了出去,在等待接通的瞬间,嘴唇紧紧咬着。

没一会,彼端就传来了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戏谑。

“怎么?终于过不下去了,想回来,给我打电话?”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