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5章是你进了我的房间

第15章是你进了我的房间

“你确定?”

男人靠的很近,说话的瞬间,唇瓣翕动,触碰着夏初初**的耳垂,一股酥麻瞬间酥到了心底。

夏初初颤栗了下,忍不住脸红耳热。

“呃?”

刚刚他说什么了?

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空白一片。

直到男人的手指轻抚着她的小脸,夏初初一颤回神过来,顿时缩在灯柱上,紧紧的盯着他。

“你……你要做什么?”

对上男人深邃炽热的瞳孔,意味不明,夏初初的心就突突的跳了起来。

这个男人太会勾人了,有木有?

他不会是想吻她吧?

啊!姐姐的魅力既然这么大!

夏初初眉头忍不住的上挑了下。

北冥煜低敛着长长的睫毛,眸光落在她明亮煽动的眸子上,嘴角微乎其微的勾了下。

下一刻,他直起身子,薄峭的唇瓣微微翕动。

“我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

夏初初一噎。

没想到他会拿自己刚才说的话来堵她,脸色带着一丝赧然。

感觉自己被他给耍了。

水眸圆滚滚的瞪着无耻的男人。

“你有病啊!?”她闷声骂道。

北冥煜俊脸瞬间黑沉如炭,眸色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

对上他强势嗜血的眼眸,夏初初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暗骂了自己一声,让你嘴快。

她瑟瑟的看了一眼北冥煜,小脸赶紧挤出笑容,对着他,赔不是。

“呵呵,你别生气啊,我刚刚不是骂你的,那只是我的口头禅,我一急吧就会脱口而出,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

黑葡萄般的水眸,滴溜溜的转了下,快速瞅了一眼脸色依旧黑沉的男人。

那单手插在裤兜里,长身玉立的模样,气质非凡,却浑身散发一股强大的冰冷气息。

夏初初噎了下口水,为了自己好过,继续美言,反正说话不费钱。

“像你长的如此英俊潇洒,矜贵儒雅,偏偏贵公子,怎么可能有病呢?嘿嘿……”

北冥煜幽冷如深潭的眸子,静然凝视着面前那张灿烂如花的小脸,随即叽叽喳喳的声音,生动的变换着神色。

瞥到她那张嫣红小嘴不停的动着,眸色深了几分,呼吸也跟着热了几度。

见他只是看着自己,不吱声,夏初初都快撑不住了,有种被他盯上的感觉。

那肆无忌惮的目光就像是一只猎豹,盯上自己的猎物,随时要猛扑上来。

“嘿嘿!大叔,刚刚有哪里得罪你的,我再此跟你道歉,对不起啊!”

忽略心底的恐怖,她身子微微弓着,扬着笑脸跟他道歉。

随即挎了下包包,急冲冲的样子说道,“大叔,我真的有急事,就走了哈,拜拜!”

直觉这个男人很危险。

夏初初只想赶紧溜人,不能再跟他纠缠。

可才转身,她就突然停顿了下来,这次并不是男人抓着她,而是她自己有事。

想到昨晚的事情,她的小脸薄红了起来。

她忍着脸红,回身抬头尴尬的瞅着北冥煜,见他讳莫如深,不知在想什么,她大着胆子挨近他几分,带了几分不好意思,“昨晚,你,那个……有用吗?”

北冥煜面容沉寂,眸光深深睨着她绯红的小脸,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华丽的喑哑,性感无比。

“什么?”

夏初初瞅着他淡然的样子,清了清喉咙,佯装大爷的样子,“你别装不明白!”

做牛郎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她都问的这么白了。

北冥煜勾起冷冶薄唇,露出几分邪气,“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夏初初瞪他,故意的吧!

偏偏男人就是一副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的样子,让她直咬牙。

她红着脸,再度开口:“就是,就是……你有没有带啊?”

说到后面,她干脆豁出去,一副理直气壮的架势,低吼出声。

看她水眸圆瞪,气鼓着小脸,粉嘟嘟的,模样多了几分可爱,北冥煜眸色侵染了一丝笑意。

这小东西,爪子真藏不住!

他不动声色,俯下身子,目光深深。

那双深邃的眸子直盯着她水亮的眸子,呼出的热乎气息暧昧的喷在她娇嫩的脸颊上。

睨到她羞红了脸,北冥煜嘴角的弧度大了起来,透着一丝邪气,嗓音低沉似漫不经心开口,“我有没有带,你感觉不到吗?”

这话简直是太露骨了,让人忍不住的去回想……

夏初初脸色瞬间爆红起来,一阵火热。

“你……你流氓!”她没忍住,骂了一句。

北冥煜凤眸直勾着她,薄唇翕动,嗓音越发低沉,“流氓?”

夏初初心头一颤,听出他语气里的警告,被他冰沉的气势威慑的不要不要的,似乎她要是敢说出一句承认的话,他就流氓给她看。

她嘴角一撇,小声喝道:“你最好是带着,否则弄出了人命,让你好看!”

北冥煜好笑的看着她伪装镇定的样子,挑了下眉头,真是个单纯的女孩儿。

越发觉得有趣!

“怎么让我好看法?”轻佻的语气,暧昧无比。

跟陌生女孩做亲密的事情,他还不会那么的不谨慎。

不过下回,那玩意儿倒是用不上了。

想到那紧致,幽深的墨眸滑过一丝暗流。

“你……到底有没有带啊?”她有点抓狂。

“我不喜欢带,以后也不会……”

夏初初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外焦内嫩着,脑子转动的很艰难,半天,才消化了男人话里的意思。

怒极瞪着他,愤愤然,“哼,无耻,没有职业道德!”

还什么以后,谁跟他有以后啊。

她真狠不得把这个臭屁男人踹的老远,但是想到昨晚是自己扑倒他的,就有些理亏只好忍住。

北冥煜幽深的眸底像淬了墨,漆黑一片,俊脸一寸一寸的阴沉了下去。

这女孩真是会有把他气死的本事。

不跟她说清楚,保证下次还会听到,屡次听到这种话,都让他分分钟火气上涌。

他俯身,捏住她白皙的下巴,沉声道:“小东西,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你想睡就能睡的男人,再让我听到你脑袋瓜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我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

什么意思?

对上他警告的眼神,夏初初眨了眨眼睛,一脸雾水。

“哼!”

看她懵逼着,北冥煜冷哼一声,直白道:“昨天,是你进了我的房间,而不是我进了你房间,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