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11章她就是故意的

第11章她就是故意的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初初见她打量着自己,随口问道,她才来这里两天的时间,而呆在这里的时间也不长,对这里的佣人什么都还很陌生呢。

除了对那个老夫人跟蓉姐比较印象深刻,其他人她都没有印象。

“我叫小佳!”

小佳看起来年纪不大,一眼看着是柔顺好相处的女孩子,夏初初一眼就喜欢她。

“我叫夏初初,你也可以喊我初初!”

一直喊她夏小姐都听着别扭啊。

“啊,这个不行,被管家听到会处罚的。我还是喊你夏小姐吧!”小佳有点胆怯。

“随你吧!”看她脸色都白了,夏初初也没有强求她。

她喝完汤,觉得元气回复了,才开始吃饭,一边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开机。

才刚刚开机,上面几十个未接来电就跳了出来。

除了北冥家打来,早上没接听的,还有夏家打来的。

不用想,她都知道这些人找她做什么了。

丢开手机,专心吃饭。

几分钟后,手机骤然震响了起来。

她快速咀嚼着嘴里的饭食,拿过手机一看,夏老头,她撇了下嘴角。

等了一会,才慢悠悠的接通,手机都还没有放在耳边,彼端就传来一声巨吼,怒火涛涛。

那声音大的连小佳都听到了,有点瑟瑟的看着夏初初。

“赶紧给我滚回家!”

家?

她有家吗?

都被卖了。。。

夏初初嗤笑一声,才慢悠悠的应道:“催什么啊,我正忙着呢。”

“十分钟后,我见不到你的影子,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彼端的男音,怒吼威言一番,夏初初哆嗦了下,蔫了气,回到,“知道了。”

哼,十分钟?

她可不懂怎么滚会滚的那么快,她只会知道慢慢的走!

夏初初花了五分钟把饭全吃完,问了小佳她房间的位置,回房,换了一身衣服,才拿起随身包包下楼。

楼下很安静,没见到老夫人,估计是还在午睡。

直到出了门口,都没有人拦住她。

夏初初拍了拍胸口,还以为真被软禁,不能出门了呢。

还好,还好!

那老夫人那么恐怖,她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回去了。

“夏小姐,您是要出去吗?”

门口的守卫看到她背着包包,伸头张望,出声问道。

“啊,是,我要出去!”夏初初惊愕了下,回了守卫一句,脚步一边往外面快速移,准备不对头,她就赶紧跑。

“夏小姐,我们这里没有出租车经过的,要不我给你安排一辆车?”

听到守卫的话,夏初初一顿,难怪她看了半天都没车。

纠结了下,才应道:“你给我安排吧,我要出去。”

坐上车,夏初初稍微出了口气,然后开始谋算着,怎么逃走才能躲开北冥家的追杀。

等到夏初初回到夏家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别问她去哪了,总之就是不想早点回来这里。

“二小姐,您回来了!”陈妈看到她,很高兴,拿下拖鞋给她换上。

“陈妈,我爸是不是很生气很生气?”夏初初探着口风,在电话里面,听的出来那男人,气的不轻啊。

陈妈压低声音,小声叮嘱,“是啊,老爷发很大火,小姐你小心点!”

“嗯!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她笑了笑,语气轻松的安抚下陈妈。

夏老头的脾气,她还是知道的。

他对她的事情似乎都没有不生气的时候。

想到这个,夏初初的眸底闪过了一丝暗淡,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换好了鞋子,蹦达的走了进去,朝着里面大喊一声。

“我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脸沉怒的瞪了过来。

夏初初笑呵呵的当作没有看见,直接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盘腿,抖着脚丫子。

眼角余光并没有错过,何秋萍脸上的惊诧,郁闷,疑惑。

“都晚饭时间了,怎么还不开饭啊!快饿死了。”她若无其事的叫嚷着。

眼尖看到夏初初脸上的巴掌印,何秋萍突然心底偷乐起来,刚刚差点就被她骗到了。

“呵!你既然还有脸吃啊?”她阴阳怪调的暗讽了一声。

这夏初初肯定是在北冥家那里被罚了,装出嬉皮笑脸的样子,就以为她不知道?

夏初初撇了下嘴角,并没有回应她,完全忽视她。

她其实就是掐点回来的,故意的。

她甩了北冥家的司机,然后转了半天,还顺便在外面多吃了一些小吃,填饱肚子才回来的。

她可不想回来,见到这些人,倒了胃口。

“你这是什么态度?”

夏仁沉怒喝道,看着痞子般的女儿,坐没坐相,说话还没大没小。

回到家,也不懂的喊人,还完全都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更气的不轻。

既然足足让他等了一整天!

从早上找人找到现在,才见着,一回来就目中无人,夏仁气的胸口剧烈起伏。

“老公,您别生气,我没事的,初初还小不懂事!”何秋萍伸手拍抚着夏仁的胸口,掐着娇滴滴的嗓音哄男人。

“她还小?”夏仁依然气哼哼,脸上的肉都一抖一抖的。

看到这恶心的场面,夏初初移开了目光,多一秒都看不下去。

“找我回来什么事啊?我很忙的!”

夏仁看到她不屑的样子,气郁不已,沉着脸,扫开了何秋萍的手,起身居高临下,怒恨瞪着夏初初,“跟我进书房!”

“初初,你快去吧,别让你爸爸生气了。好好说话啊。”何秋萍笑笑的叮嘱着,嘴角挂着一丝幸灾乐祸。

看到夏仁已经起身上楼,夏初初撇了下嘴角,跟了上去,完全忽视一边惺惺作态的女人。

夏家书房,异常的压抑,连呼吸都能听见。

看着脚翘的半天高的夏初初,夏仁气的老脸通红,一把拿起书桌上的报纸杂志往夏初初身上砸去。

夏初初脚一惦着书桌的边缘,屁股连带椅子往后仰着,堪堪躲过了攻击。

夏仁看着她坐没坐相,一副街头女流氓的混账样子,气的脑门充血,分分钟要炸裂。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都看到了?”

夏初初冷讽了一声,坐正身子,脚还一抖一抖的,看都不看那些照片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