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字体:16+-

第8章谁是那个野男人

第8章谁是那个野男人

北冥煜眼神深深的盯着**昏睡的小女孩,见她眉头蹙了下。

冷寒的眸光一扫,顿时让扎针的医生寒芒在背。

医生动作亦发小心翼翼,加快速度给夏初初挂好点滴。

“冥爷,挂完药水,夏小姐差不多就该醒了。”

“你先下去!”北冥煜沉声道,与身俱来的矜贵漠冷,让人没敢多嘴。

“是!”

医生收拾好东西,拎起医药箱赶紧退了出去。

北冥煜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目光深深的直视着**没有醒转的女孩儿。

巴掌大的小脸,长的很精致,脸色却苍白无血色,虚弱的像瓷娃娃。

一捏就碎!

目光掠到她脖颈上的吻痕,瞬间幽深了几分。

呵!

这女孩敢胆大的偷腥,却在祠堂胆小如鼠,被吓晕了。

真想吓唬她几下的,没想这么不经吓。

有趣!

薄冷的唇瓣几不可察的挑了起来。

“煜儿!”

门口传来了老夫人的声音,北冥煜眸光一闪,回头看了过去。

“奶奶!”

老夫人在佣人的簇拥下,拄着拐杖走了进来,眉宇高高的拢着,带着不悦。

看到夏初初躺的是金孙的大床,心里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气火。

若是夏初初没有发生昨晚的事情,还是个乖巧的女孩,她倒是会乐见其成,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煜儿,你怎么能让她睡在这里!?”

老夫人一脸的嫌弃,鄙夷,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

如今在老夫人的眼里,夏初初就是一个不守妇道,不知廉耻的女孩,都跟别的男人睡了,却还睡在自己宝贝孙儿的**,就觉得异常膈应,受不了。

恨不得立马把她丢出去,免得弄脏北冥煜的床。

她的宝贝孙儿,只能是得到最好的,这种破鞋,留下都觉得脏了眼睛。

看到北冥煜抱她回来,还屈尊降贵的让夏初初入了他的卧室,睡在他的**,北冥老夫人顿觉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允了夏初初的要求,立即把她丢出去。

区区一个亿,他们北冥家还是输的起的。

再说了,事后也是有办法从夏氏拿回来,根本不用担心那笔钱。

叮嘱了一声佣人照看夏初初后,北冥煜伸手扶着老夫人走出了卧室,声音淡淡,“奶奶,你不是希望她住这里吗?”

“唉!奶奶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那个夏初初已经不干净了,我们北冥家不要这样的女孩,我更是不会再让她给你生孩子。”

原来她叫夏初初!

名字倒是还不错。

北冥煜在口中滚了一遍,扶着老夫人去了书房。

跟着伺候老夫人的蓉姐与几位佣人,识相的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奶奶!您别生气,或许是有误会!那些记者都喜欢捕风捉影,你还相信这些,岂不是中了别人的计?”

北冥煜说的云淡风轻,眸底滑过一丝冷戾。

老夫人一顿,察觉他话里有话,精明的眼眸看向金孙。

锐利的眸光在那张英俊非凡的俊脸上打量了下,见金孙淡漠冷冽的眉眼之间透着一股成熟男人的精明,不再是那个粘着父母的小孩子,瞬间了然了几分。

“煜儿,你是说,这些都是有心人安排的?”

北冥煜扶着她坐下,也跟着在对面坐了下来,俯身动手煮茶,冷峻的面容探不出一丝波动。

“奶奶!请喝茶!”

男人修长白瓷的手指捏着茶杯,另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托着杯底,在老夫人的面前放下茶汤,透着对长辈的尊敬。

老夫人扫了他一眼,端着茶汤轻轻啜了一口,才再度开口。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跟奶奶说说,别把我急死了。”

她也不是个老糊涂,能够当北冥家的当家老夫人,没有几把能耐,她是支撑不住的。

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儿媳,在一个大家族里,还是主家的女人,她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否则早被鲸吞蚕食了。

“这么快,您老人家就收到最新的报纸杂志,奶奶真不觉得奇怪?”北冥煜冷冽的眸色,淡淡的看着老夫人。

经北冥煜这么一提醒,老夫人越觉奇怪。

是啊!一大早她就收到送来的报纸杂志,看到报道的人还是她前天才买回来的女孩,当场震怒。

于是让蓉姐给夏初初打电话,偏偏还关机了,气的她差点没吐血。

见到夏初初的时候,更是只顾着撒气发火,教训她,哪还想到那其中的弯弯绕绕。

她也是气糊涂了。

如今被孙儿一提醒,老夫人也觉得极有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

那人想做什么,无非也就两个可能,要么是针对女孩,想让她处罚女孩或是把她赶走,要么是故意破坏北冥家的名声。

但,即使是她误会了什么,也排除不了,夏初初出去鬼混跟人喝酒的事实。

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出去喝酒,在思想保守的老夫人眼里,并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涵养。

而且,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她衣衫褴褛的从酒店房间里出来,那一身狼狈,还穿着男人的衬衣昭告天下,是误会?

北冥老夫人越想越来气,威严无比,怒沉的重重哼了一声。

“哼!就算她是被人陷害的,那也是她蠢!才来北冥家两天,她一个女孩子家就胆敢做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不知分寸,跑出去鬼混,成何体统!既然还不要脸的跟野男人睡了,这种女孩,我是不会让她继续再呆在北冥家,破坏我们北冥家的名声……”

北冥煜俊脸一黑。

任谁被人当着面骂是野男人,都很不爽,尤其是冷傲霸冽,权势滔天的北冥家主。

那滋味没法形容。

男人冷冽的墨眸滑过一丝愠怒,随即隐匿不见。

他弯身,端起一杯茶汤,长长的睫毛一敛,抿唇喝了一口。

“奶奶,是想把她赶走?”

淡漠冰冷的声音,带着男人特有的威严,让喋喋不休数骂着的老夫人不禁一颤。

“当然!”老夫人怒目一瞪,怪只能怪那女孩倒霉。

墨时御眉头一挑,倏然放下茶汤,茶杯与玻璃茶几接触发出duang一声,不轻不重。

“你就不怕,你曾孙流落外面?”

刚刚说了一堆,老夫人觉得口渴,正端起茶汤喝了一口,就听到宝贝金孙这么一说,瞬间一口茶汤喷了出来。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