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八十章 盐沼困境

字体:16+-

第三百八十章盐沼困境

斜坡是由一整块古老的戈壁千层岩构成的,长不到二十米,顶部据深沟约有五米多高,像是一道屹立在荒漠中的生命之墙,抵挡了之前狂猛的沙暴,沧桑的岩层承受了大量的黄沙冲击,已然被掩埋了大半,只向外露出一截小小的头部。

此时,那老土匪就鼻青脸肿的坐在那部分千层岩之上!

数日来,他那张被高温和寒风洗礼的多处皲裂的老脸,滑稽的多出一块块紫黑色的瘀斑,鼻孔还挂着两条干了的血痕。

他一边嘶嘶作痛的揉着颧骨颊部上的一处高肿,一边那眼睛往我身上瞄了瞄,长吁短叹的道:“唉,人心不古,世道艰难啊!你这坏了心肝的小崽子,如何忍心对阿叔我一个可怜的老人家,下此等重手!”

“哎哟,看把我打的,脸咋越揉越疼了?孟八婆,你别只管那小崽子啊,快过来,给阿叔我脸上也涂点那什么药膏,可疼死我了!”

这老土匪不吭声还好,此刻一说我立刻火冒三丈,用力把孟甘棠往身后一带,指着他的鼻子怒不可遏的道:“我坏了心肝?你这老王八蛋,给我滚下来,老子今天非得跟你把话理论清楚!妈了个巴子,这都多少次了.......”

甭看这老土匪装模作样,把自己说的好像受了多大委屈!

可这人面兽心的老孙子,下手比我要黑的多,我也记不清楚俩人到底过了多少招,只记得自己的拳头大部分都是照着他的脑袋招呼过去的,可这阴险的老孙子,居然净挑我身上的软肋,腋窝等吃痛处落拳!

一番厮打下来,我表面上虽说看不见几块淤青,可那种钻心入骨的疼痛,却是令我都忍不住倒抽凉气的!

骂着话的同时,我心有余悸的又想起这老孙子最后那一记撩阴腿,若不是我躲避的及时,恐怕我们老颜家到了我这一代,非得绝后了不可!

此刻,我越想越气不过,当场撸胳膊挽袖子准备跃上岩层,再与他打在一处,誓要这老孙子记住教训,看他以后再敢轻犯?

然而,还没容我冲过去,孙勇便坐不住把我拦住,打起了圆场:“老弟,老弟且息怒!黄老哥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此事算来,我也有不可推诿的责任!是我大意了,不知老弟如此担心黄老哥的安危!”

“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都各退一步!尽快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如何?”

我一时血气攻心,本不想理会他这话,继续过去和那老土匪见个真章!

谁料,那老孙子也不知是开了窍还是迷了心?

居然从岩层上一跃而下,颇为诚恳的对我道:“小子,这回算阿叔不对,我在这里先给你道歉了!你别跟我介意,我就是个浑不吝的糟老头,这眼瞅着也没几个年头可活了,就想着有一天算一天,多看看没见过的风光也是好的!”

“既然你不同意,那阿叔我以后就不乱来了,你说东绝不往西,你要不解气的话,阿叔我让你再打几拳!”

这话一出,我当下哪还能在与他计较?只好偃旗息鼓,揭过此事不谈,飞快的眺望起四周的情况来!

深坑之后便是片一望无际,如灰白色鱼鳞磷栉拼接的盐湖地!

齐嫣告诉我们,这种地形是荒漠中独有的一种地貌,以前的湖泊干涸后,水中的盐碱沉积,凝固成坚硬的盐壳!

不过,盐壳地在那陵格勒这边并不多见,多出现在罗布泊那片神秘的沙漠带中,这片盐壳地也算是独一无二了。

我们眼下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大部分物资,剩下的这些幸存者身上,只有两个人从沙暴中,抢救出来一些食物和饮水,要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供给这么多人身体需要的能量,可能最多只能坚持三十个小时!

而这片盐壳地初步估计,最少覆盖了前方数十里的范围,根据孙勇他们探查出来的情况分析,里边更星罗棋布的夹杂着不少没有完全干涸的湖地!

眼下,这些湖地已经不再是沙漠中救人的生命之泉,而是变成了随时可能会要人性命的盐湖沼泽,其中的淤泥蕴含着大量的盐碱成分,在高温的发酵下,人和畜生一旦落入其中,后果基本与掉进一洼硫酸差不多!

可怕的盐分,会将陷入沼泽淤泥的人,身体一寸寸的腐蚀掉,那种非人的折磨,简直超过世界上任何一种恐怖的刑罚!

依靠这些食物和饮水,我们这些人不可能顺利穿过这片魔鬼的温床,如果强行横渡的话,后果可能会全军覆没,所有人葬身在无处不在的沼泽和要命的饥荒下!

齐嫣说完后,深坑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

队伍中那个地质专家和向导小吴,此时等齐嫣说完,又补充道:“齐小姐说的并不全面,这片魔鬼的温床,除了她所说的这两个威胁外,更大的危险,来源于地面上随处可见的那些盐壳........”

小吴说,白天沙漠的地表温度,能达到五十度以上,如果没有越野车的保护,盐壳下尚未完全挥发的水汽,会在烈日的作用下,在地表上方形成一片可怕的蒸汽层!

如果没有相应的防御装备,人行走其中,身上难免会落入一些盐沙!

而这些盐沙,在水汽和人体汗腺排出来的汗水共同溶解下,会渗入毛孔中,再被酷烈的烈日一晒,超过五个小时,人体就会由于盐沙中盐分和一些重金属元素,出现肾脏衰竭,血管硬化等现象!

假如这个时间再长一点,可能队伍走不到这片魔鬼的温床中心范围,就会全部死在各种突发的疾病下!

简单来说,这片魔鬼的温床就相当于一个巨大的盐沼地,没有人可以徒步从其中穿行,古往今来,死在其中的人不计其数,这也正是它名字的由来!

所以,目前贸然前行的办法绝不可取,最好是重新与上边取得联系,请求派出支援小组,紧急送来一些必要的物资,诸如越野车,水,防沙服等等!

小吴说完后,每个人心情愈发的沉重起来!

孙勇攀上千层岩的顶部,手持望远镜勘查了一周,便愁眉苦脸的跳下来,摇头道:“来不及了!戈壁经过那场大风暴后,所有的标识物,已经全部被掩埋在厚厚的流沙下,及时我们现在与上边取到联系,在没有具体的方位指引下,他们要找到我们,最起码也在一周以后!这么长的时间,我们早就死在了这里!”

“颜老弟,你和黄老哥在这边逗留的时间长,现在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化解咱们眼前的这场危机?”

我一愣,马上就有点蒙,摇头道:“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我们来的时间虽然不短,可大部分时间都在水上或者雪山里!跟沙漠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情况,起码雪山的危险,会直接呈现在你的面前,你只要做好御寒和防雪的工作就成!根本没有这种看不见,却又致命的威胁!”

孙勇失望的‘哦’了下,抬头看了看头顶,沙漠的烈阳露出了它的利爪,前方盐湖沼泽上已然腾起了阵阵可怕的水蒸气.......(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