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夜营,阿大

字体:16+-

第三百六十三章夜营,阿大

我认出阿大的那一刹那,本该有无数种反应,疑惑,惊讶,愤怒,怀疑,伤心,悲哀,等等,但是他那句泯然众人的扎西德勒出来后,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我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脸上,很快就被人阻止了,朝圣之路的苦行者,在藏地绝对是种不容亵渎的存在。

我被无数只粗糙的手摁在地上,耳边尽是些愤怒的藏语,老土匪他们见状不妙,赶忙跃下驴车纷纷赶了过来。

我麻木的趴在地上,听着央错和拉普的道歉声,终于渐渐冷静下来,跪在地上虔诚的朝日光下熠熠生辉的冈仁波齐,恭敬的磕了六个头!

这是当地约定俗成的一种行为,冲撞了佛祖的使徒,对着天神居住的圣洁山峰磕六个头,便能得到佛祖的宽恕!

等我磕完头后,愤怒的苦行者怀着悲悯的心态饶恕了我的行为,继续匍匐在地,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恕罪之旅!

拉普借着布施请罪的名字,暂时让阿大留在了原地!

我跪在地上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忽然他朝我走了过来,对我伸出一只手,说道:“扎西德勒,施主,我原谅你的罪孽了,请起来吧!”

我内心说不出什么滋味的笑了笑,声音听起来让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悲凉,拍掉他的手,踉踉跄跄的向驴车走去,只想尽快远离这张面孔!

然而,不知为何,阿大居然没有离开!

他主动跟了上来,就直愣愣的站在驴车旁边看着我,眼神很清澈,对我问道:“施主,我们前世是不是认识?看着你,感觉很好,内心很平静!”

我苦涩的咧了咧嘴,招呼其它人继续赶路,心若死灰的对他道:“或许吧,你继续绕山恕罪吧,我们要走了!”

老土匪听见我的话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想说些什么,最后复杂的看了眼阿大,长叹一口,挥动长鞭让驴车重新开动!

但让我惊奇的是,阿大却没有重新回到朝圣者的队列中,而是默默无语的跟着驴车,眼睛始终放在我的身上!

隔了一会儿,我忍不住让老土匪把车停下,掉头冷淡到:“你跟着我们做什么?继续跪在地上去恕罪啊!”

阿大平静的摇了摇头,答道:“罪在心中,跟着你,我的心很静,比绕山效果好!”

我一下子被这话气乐了,冷哼道:“对不起,你的罪跟我没关系!让你跟着,我很不爽,很难受,请你马上离开!”

阿大不为所动,就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我!

“小子,算了吧!”老土匪于心不忍,这时对我劝道:“我看小哥这回不像是装的,他真的可能不记得我们了,就让他跟着吧!”

“不行!”

我断然否决了,冷笑道:“老土匪,现在不是你大发善心的时候,你忘了他上次也用过这招,把咱们当傻子一样的愚弄!这次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他不说实话,立刻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他!”

“施主,我能感受到,你现在的心很乱!我们是不是认识?”阿大这时一脸安然的向我说道。

我懒得再搭理他,示意老土匪继续赶车,可他又像块牛皮糖一般,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气得我抓起电鱼枪,径直对准了他的脑门:“我在说一遍,不许跟来!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阿大轻轻地摇着头,对我道:“施主,你不会对我开枪的!我心中刚才有个声音告诉我,只要我跟着你,就能找到洗清罪孽的东西......所以,我不会走的!”

我手指放在扳机上,愤怒的动了好几下,却始终没能按下去,最终泄气般的垂下双手,疲惫的瘫倒在驴车的木板上,直勾勾的看着头顶刺眼的阳光!

无数的问题潮水般的涌上了心头,我瞬间就无法思考了,甚至有种后悔,昨天晚上怎么没有执意上山?

即使面对那些可怕的雪山子,我也不愿面对这张令我恼火的脸!

随着苦行者的队伍越来越远,戈壁滩又渐渐恢复了荒凉,老土匪和庾明杰不断提出各种问题,试探阿大的反应!

可他却始终是一问三不知,除了摇头便是沉默,眼睛犹如固定在了我身上,看得我更觉悲凉。

很快,夜幕重新笼罩在了大地上!

央错招呼我们放下了携带的帐篷,升起了一堆篝火热起了镇子上购买的袋装酥油茶粉,阿大还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坐在我对面!

老土匪在我身边细细的观察了他一会儿,便对我道:“小子,这小哥好像不是装的啊!阿叔我以前走南闯北,什么人没见过?即使一个人伪装的再高明,也不会有如此完美!我觉得,这小哥身上,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只不过,咱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我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老土匪拔开酒囊的塞子灌了口烈性十足的烧酒,压低声音的对我道:“小子,我知道你不相信!上次这小哥把咱们骗的不轻,可我今天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咱们初次发现他的时候,他的确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直到,拉普兄弟把船开出那冰窟,他才猛然恢复了记忆!你还记得,那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听他说的头头是道,心中不禁正视起来,稍加回想便说道:“当时,好像是到了阿里那片冰原附近,咱们在讨论那些无魂之尸的老巢时,他突然跳到了船头,指着冈底斯山第一次露出了马脚!”

老土匪闻言点点头,却又摆手道:“不,那应该不是露出马脚!我觉得,他在那之前不是装的,而是看见了冈底斯山才一下子恢复正常的!”

“我以前在南疆,听一个苗族的蛊医说过,这世上有种比较诡异的病,叫做离魂症!患了这种怪病的人,情况差不多就跟小哥一样,记忆时好时坏,只有看见某些特定的东西后,才会暂时恢复清明!”

“你说,小哥会不会就是得了这种离魂症呢?”

离魂症?

我仔细的咀嚼了几遍,狐疑道:“老土匪,你他妈是从哪儿道听途说的?别是随便编出来忽悠我的吧?照我看,这家伙就是给咱们装疯卖傻,吃准了咱们心肠软对他下不了手!咱们可不能任由他,继续这么耍下去了!”

“我决定了,等会让他填饱肚子后,直接打晕走人!眼不见心不烦,省的再出什么幺蛾子!”

“饼子,你他妈现在越来越没谱了!这地方各种野兽出没,打晕走人倒是简单,可他万一被那些畜生啃了,这笔账该算在谁头上?”

庾明杰听罢,立刻就反驳起来!

我恼火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由他这么阴魂不散的跟着吗?”

庾明杰被我一喝,当场来了脾气,与我大声争吵起来!

那央错和拉普坐在边上,把我们的对话听了个大概,这时往这边挪了挪,提议道:“几位老板,你们听说过狐狸和狼群的故事吗?”

我们直接呆住了,根本没想到这个央错会插嘴,齐刷刷的摇着头!

央错告诉我们,这个狐狸和狼群是流传在他们这边的一个小故事,说的是有只狐狸在捕猎时受了伤,落到了狼群的包围圈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