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六十二章 熟悉的苦行者

字体:16+-

第三百六十二章熟悉的苦行者

拉普看人的眼光的确很高明!

行程的第一天,这个央错硬扛着我们的疑虑,咬死了就是不直接上山,而是带我们沿着冈仁波齐的朝圣路线绕山而行,说这种时令,雪山的气候就和它的脾气一样喜怒无常,最容易突发各种自然灾难,直接上山跟自寻死路没什么差别!

果然,当天夜里我们在一处戈壁滩安营扎寨时,突然迎来了一道沉闷的雷声,紧跟着,一场暴雨便倾盆而下。

这场突然而至的暴雨,维持的时间非常短,前后大概不到一个小时,但却从雪山上冲下来不少恐怖的雪山子,让队伍吃了不少苦头!

第二天,头顶又万里碧空,好像昨天晚上只是我们做的一场噩梦,那央错虔诚的跪在地上,告诉我们雪山是有灵性的,这种雨在冈仁波齐很难见到,象征着雪山的怒火,可能有什么东西触怒了居住在雪山的神灵!

这个时间不适宜上山,否则会遭到神灵的谴责!最好继续沿着朝圣路线走,等雪山的怒火平息后再上山不迟!

老土匪昨天小腿被一只雪山子钻了进去,幸亏眼疾手快把那块肉剜了下来,一夜之间像是苍老了许多。

这时,点着头唏嘘到:“唉,看来不服老都不行喽!小子,阿叔我现在行动不便,咱们就按着央错老弟的意思走吧!反正那孙勇不在,也就是做个样子,说不定那张原始地图上的位置,就在这条洗刷罪孽的朝圣之路附近呢!”

队伍在原地修整了半天,再次沿路前行。

两头毛驴昨天在雪山子的袭击下死了一只,迫于无奈只能暂时放弃一些不重要的物资,众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闷起来。

我看在眼里就向那央错问到,冈仁波齐除了圣峰和野人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其它值得一提的东西,最好是那种比较可信的传闻!

央错想了想后,便对我们说道,要说起冈仁波齐的传说,那真是在牦牛身上数牛毛,多的简直一辈子都说不完!

不过,这些传说中大部分都是供奉此山的四大宗教流传出来的,应该不具备多少真实性!若说我问的这种传闻,他倒只听说过两则!

其中一则,就是我们早前听到的,前些年外国来的那些科考队神秘死亡的事件,此事曾经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但雪山上死人本就没有多少奇异之处,只是因为那些人的身份**,此事才被炒了起来!

不过,另外还有个传闻要追溯到数十年前那场世纪大战时,据说当时发起这场战争的头号国家的元首,曾认定他们的民族正是从这座神圣雪山中发源的,秘密派人来这里做过考察,最终发现了上百座气度恢弘的金字塔!

此事,在当时被列为了绝密!

直到战败后,这些资料才被纰露出来,大量的照片通过各种途径被展示出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只不过,后来无数个考察队趋之若鹜的赶来后,却再也没有人发现过那些金字塔,因此,此事就慢慢的淡出了世人的视线中.......

央错说完后,队伍的前方出现了一群虔诚的朝圣者,他们衣衫褴褛,身上挂着只油腻腻的糌粑袋子,神态坚定地注视着前方,一步一跪的叩行着.....

央错恳求我,能不能把多余的食物和饮水布施给这些虔诚的使徒?

他们是佛祖在世上的化身,按照藏地的习俗,遇见他们是种非常大的福缘,给他们布施,可以消减身上的罪孽!

我第一次被央错身上露出的那种真诚和坚定打动,一边打量着抱着根羊腿大快朵颐的拉普,埋汰到:“嗨,我说你这红脸贼汉,跟央错兄弟同是雪域高原的子女,怎么就没人家这种境界?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这才一天功夫不到,你他娘已经啃了几条腿了?”

另一边,我则把驴车上装酥油饼的袋子取下来,递给央错示意他去给这些苦行的僧人布施!

拉普和我们呆的时间久了,身上的匪气越来越重。

见状后示威性的又抓起一块羊肉,放在嘴边撕咬了两口,不屑道:“小老板,您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龙生九子,各有千秋!咱这信仰的确没央错大哥虔诚,可我现在是越来越不相信佛祖菩萨了!哪回遇着事,这些享受香火朝拜的神仙救咱们了?”

拉普的声音很大,顷刻间引来了不少仇视的目光!

我吓得身体一哆嗦,赶忙连连向四周行了十几个合掌礼,低喝道:“靠,你这贼罗汉小声点能死吗?不想活了去撞山,别连累我们几个!妈的,现在越来越没个正形了,我在跟你说话,你往哪看呢?”

我才说了几口,就见拉普直愣愣的看向朝拜人群中的一个位置,霎时不满的叫道!

谁料,拉普此时却放下手中的肉块,用力抹了抹嘴,不可置信的伸手对我指向一个位置,结巴道:“小,小老板,你,你快看,那人,那人怎么跟你们那位小哥有点像呢?妈的,我是不是羊肉吃多了,眼睛上火了啊?”

小哥?

我当场一愣,旋即心口急遽的跳动起来,赶忙定睛看去,只见那是个跪在人群中的瘦弱身影,全身被一件脏兮兮的僧袍包着,虽然没有露出正面,但从背影看,的确像极了不告而别的阿大!

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用力推了推庾明杰和老土匪,也让他们去看!

俩人只是看了一眼!

庾明杰就睁大了眼睛,惊呼道:“靠,还真是小哥!你们快看,他脖子上的那条围巾,还是我当时给他的!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得到俩人的肯定,我的心情陡然变得无比复杂起来,阿大一直以来,在我们的心中绝对是神秘的代名词!

直到今天,我都不敢肯定他到底是什么人了!佛主的左右手,神目邪恶力量的使者,另外一个天选者......缠绕在他身上秘密实在太多太多,甚至都到了让我有种无从下手,以致恐惧的程度!

老土匪和庾明杰见我不说话,当场也没有动作,问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要不要过去找他?

我一时下定不了决心,就把问题扔了回去,询问他们的意见!

老土匪思索片刻,沉声道:“见,必须得见!事到如今,他身上纵然有再大的秘密,也必须给咱们一个交代了!不然的话,照这么下去,没人能受到住这种折磨!”

庾明杰也点头表示赞同,拍着我肩膀道:“饼子,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不能光凭佛主那老鬼的一面之词,就把小哥直接判了死刑!有什么话,大家面对面的说清楚,给小哥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

我踌躇片刻,总算鼓起勇气穿过人群,走到了正在跪地叩首的阿大前,还没开口,他已经抬起了头。

一瞬间,我几乎忍不住要怀疑自己的眼睛,呈现在我面前的那是一张什么脸啊?

红色的晒斑几乎布满了整张脸,像是在太阳下暴晒了数十年,两颊处的皮肤皲裂成一坨坨枯黄色的花纹,看似清澈坚定的双眼,最深处却看不见一丝神采,只有无尽的空洞和死一般的麻木。

这张脸的主人在我看向他的同时,虔诚的对我施了一礼,嗓音沙哑的道:“扎西德勒,施主,菩萨会保佑你的!”

我之前在脑中构想过无数个见面后的情况,但打破脑袋也想不出阿大会是这种反应,顿时涌现的愤怒和伤心,直接吞噬了我的理智!

“靠,你他妈的是不是又想给老子装傻,我让你扎西德勒,我让你菩萨保佑.....”我提起拳头,便直接朝他的脸上砸去,砸一下喊一句,大脑一片空白......(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