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五十七章 致命弱点

字体:16+-

第三百五十七章致命弱点

我和洛玲的谈话持续了将近四个多小时,文芳期间过来了两次,由于目前尚未彻底把握住眼前的局势,因此我也没将这次谈话的内容告诉她,只是让她帮助洛玲,重新清洗包扎了一下洛玲剜肉时留下的伤口。

当天夜里凌晨时分,洛玲装模作样的躺在我腿上睡觉时,张启玄过来轻轻叩响了门,进来后望着洛玲感慨颇多,又对我连连道谢,提出他们几个想要连夜下山,免得白天下山引起底下镇子上居民的猜忌。

我在他说话的时候,始终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他的眼睛始终直愣愣的盯着我的肩膀,两只手一共握了七次拳,胸口的起伏也明显的有过四五次紊乱,这才心理学和微表情中代表的意义,是撒谎,焦虑,激动以及暗喜!

洛玲之前说的没错,这个人对我们没说真话!

我本来想直接撕破脸皮,横下心来将他们‘留’在这座普拉村中,但洛玲却偷偷地用牙齿在我腿上咬了下。

于是,我只得临时改口,盯着他瞧了半天,沉吟道:“离开可以,但你怎么保证,回去后不会带人找我们报复?说实话,我的本意是想在今晚文芳他们睡着之后,把你们几个悄无声息的留在这座四教圣山里!”

说完,我冲门外吹了声口哨,庾明杰老土匪和拉普还有大雪人,一人端着一支枪,呼噜一下冲进了屋子。

张启玄大吃一惊,赶忙举手求饶:“别开枪,别开枪,我可以向天发誓,回去以后绝对不会找你们来报复!而且,而且会给你们很多钱,很多很多,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只要你们能放我回去!”

“发誓?”

庾明杰不屑一顾的道:“哼,这套把戏对我们没用!我要是乐意,现在就能一口气发七八百个不带重样的!想走,必须给哥几个留点真东西!想空手套白狼,不可能!”

张启玄变了变色,表情难看的沉声道:“我们身上就几把枪,已经给你们了,你还想要什么?”

庾明杰仿佛就是那么一说,根本没想到后文,当下被张启玄问住了,不知所措的向我投来询问的眼神!

我想了想,招手让他过来,凑在他耳根处说了几句。

庾明杰听罢,眼珠子瞪成了牛眼,左右为难的道:“哎,我说饼子,你这招他妈的是不是有点歹毒了?真要这么做了,这群家伙非得恨咱们一辈子不可!还不如手起刀落,直接宰了了事!”

我不耐烦的道:“嘿,让你去就去,不乐意你倒是给我拿出个办法来!真要宰了他们,文芳知道了还不跟咱们闹翻天?废话少说,我记得孟大美女那相机就在她的包里,千万别惊动她们!”

庾明杰表情变幻了几下,最终咬咬牙,不怀好意的过去勾住张启玄的肩膀,说道:“老兄啊,你的难处哥几个也了解!放心,我们那大饼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劳驾您先随兄弟们走一趟,很快就能下山哟.....”

张启玄被他搂着出了门,离开前冲我投了个好奇的眼神。

我强忍着笑,刻意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等老土匪等人彻底走后,洛玲就从地上坐了起来,奇道:“颜知,你刚才对庾明杰说了些什么?怎么他的反应那么大?”

我抓着下巴,幸灾乐祸的反问道:“你不是说,张启玄他们几个也是灵知吗?”

洛玲点点头:“对啊,他们几个都是百吻蚰蜒族的灵知,算是种比较稀有的灵知,你到底对他说了些什么?”

我用手抓了抓身前腾起的火苗,若无其事的道:“也没什么!据我所知,灵知大多都有种特殊的心结.....对了,庾明杰把这个称作缺乏认同带来的自卑感!我也没让他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让他逼迫张启玄他们几个露出真形,留下几张照片而已!”

“如果他们敢不听话,就把这些照片放在网上一晒,我想会引起不少人的兴趣哦!甚至,可能一个不小心,会给其它人打开一扇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大门呢!”

待我说罢,洛玲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直直的望着我半晌,才声音发涩的问道:“你,你......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这么做,就不怕到时候引起全面恐慌吗?”

“恐慌?”

我不屑的哼了口:“我要的不止是恐慌,而是清洗!主动权在他们手中,我想灵知的数量再多,也比不上主宰这个地球的人类吧!既然是耗子,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藏在他们老窝,别说什么神目妖目,这个世界,还轮不到它们来兴风作浪!”

洛玲又复杂的看了我几眼,最终沉默下去不在说话.......

隔日,普拉村又冷清了许多,张启玄带着三个队员离开了,让我稍微惊讶了一下,我没有想到,孙勇那个未婚妻竟然也走了!

庾明杰很早就过来找我,让我看了下昨天晚上拍的那些照片。

然后,用一种死了爹妈的语气对我道:“大饼,你他娘的越来越过分了!说实话,老子现在很不爽,真想把你暴揍一顿!”

我抬了抬眼皮,懒得同他说话,就问孙勇呢?他老婆走了,他就没有什么反应吗?

庾明杰正色道:“没有!大饼,咱们这位孙兄弟现在也变得有点令人看不透了,今天一大早起来,坐屋顶上就发呆去了,烟抽了七八十根,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在这么下去,不被冻死也得活活的被尼古丁熏死!”

“你怎么看?”我反问道。

庾明杰愣了一下,说道:“什么怎么看?”

我撇撇嘴:“还能是什么?对孙勇这个人的看法!”

庾明杰想了想,恍然道:“你是问我,对他信不信任吗?老实说,我对他目前没有一点好感,之前他和那个张启玄在船上的翻脸,我总觉得是故意给咱们做的一场戏!目的显然是为了重新获取我们对他的信任!”

我‘哦’的下,问他,那你的依据呢?

庾明杰习惯性的屈指道:“首先,他和那个张启玄在船舱中给你交代的事情,虽然从表面上来看,似乎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

“但他们却愚蠢的隐瞒了最重要的几个关键,比如:他们的那个组织到底是个什么结构?主要的目标是什么?孙勇又是怎么混进佛手中的?”

“古云国那次,可以理解为他说的确认你的身份!但是,龙王庙那次呢?他又是想去做作甚?”

“要知道,说谎的第一要义,就是让人相信你的话!而想要人信服你的话,首先得让人信服你这个人!很遗憾,孙勇在这一方面还是个实打实的菜鸟!”

“其次,就是张启玄对他的态度!不知你发现了没有,昨天下午咱们上山的时候,张启玄是走在他前面的,而那个小邓和小李却走在他后方,这完全是他们一种潜意识的行为,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保护’孙勇!”

“而一个队长去保护自己的队员,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呢?”

“最后一点,就是孙勇的那个未婚妻了!自从她前两天醒来后,看似非常腼腆羞涩,处处都躲在孙勇身后,显得十分亲切!可如果仔细去观察,她的身体始终和孙勇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而且,她的眼睛也给我一种.....怎么说,应该是很锐利的感觉,每次从我身上扫过,都让我有种莫名的紧迫感,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拥有的!”(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