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五十章 暂时和解

字体:16+-

第三百五十章暂时和解

龙王庙!

我听孙勇又把话题,带回了八百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上,焦躁的道:“这怎么又跟龙王庙扯上关系了?”

孙勇对我道:“很简单,因为龙王庙正是我们组织的!这个地方,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我们就曾先后派人去过龙王庙!而且,在那里我们还发现了一只‘鬼’!”

“鬼?”

老土匪一个哆嗦,四下张望了几眼,紧张到:“什,什么鬼?真鬼还是假鬼?会不会是那些阴灵?”

我听见这家伙不争气的傻话,顿觉老脸滚烫如火,低骂道:“靠,你他娘的少给老子在这丢人!还真鬼假鬼呢,他说的八成是那只天蝎王!”

我的声音很低,但仍是被孙勇给听了去。

这时,他呵呵一笑,对我道:“聪明啊,不错,我说的那只鬼正是天蝎王!我们当初发现她的时候,折了不少兄弟!”

“我听人说,最后那只天蝎王,好像和我们达成了某种协议!不过,此事我也不敢轻易断定,具体如何我也没有亲身经历过!”

“但是,从后来组织对你们态度的变化上来看,此事却应该是八九不离十,那只天蝎王即使没有和上边的高层达成协议,也一定有过接触!”

“不然的话,组织上也不会在你们才杀死天蝎王不久,便立刻撤去了你们的职务,把你们逼到了雪域高原这边来!”

“总之,我觉得那只天蝎王,可能才是你们现在面临的所有问题的重点!在她身上,一定隐藏着更深层的秘密!”

孙勇掷地有声的说完,便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态向我看来!

我当场就没给他好脸,直截了当的道:“嘿,你饶了这么大圈,敢情全他妈的是废话!我当然知道那大蝎子身上问题不少,可关键是,那玩意已经被我弄死了,再多的秘密我上哪儿去搞明白啊?”

孙勇尴尬的咧了咧嘴,收回来扣在那张队长脖子上的手,干笑道:“老弟,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我说的口干舌燥容易么,还不都是为了你!”

我说,免了,为了我这三个字可不敢当,谁知道你他妈的什么时候在忽悠我!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没请教一下,在那什么组织中,你们几个都是什么身份啊?这位张队长,想必应该是个大大的官人吧!

“岂敢岂敢,我们几个哪有什么身份啊?都是最下层卖苦力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流落到雪山中等死嘛!”

我话刚出口,那张队长立即就谦虚的道!

我哪会相信他这种鬼话,直接看向孙勇。

他立刻会意的对我摊手道:“老弟,你别看我!那家伙没说谎!我们这个组织,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除了几个真正的高层外,大部分成员都和你们一样,并不具备其它的特殊身份!”

“这一点是组织上特别要求的,只看能力不看人!否则,难免有些人会走关系托门路混进组织。到时候,这些人凭借手中的权利,万一在外边惹出麻烦,把组织给暴露了,那岂不是要把天捅破了?”

我想想也对,只是也不会如此轻易相信孙勇的话,要真没有一点特殊的权利,谁他妈脑子有病,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随后,我见再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让老土匪在船舱看着其它人,带着孙勇到甲板上,看着满天飘舞的鹅毛寒雪,对他道:“孙老哥,你说,我应该如何处置......你们这些人呢?”

孙勇表情一下子凝固在脸上。

随即哈哈一笑,活动着手脚道:“哈哈,老弟,可真有你的!也好,那我就说说,如果把我换成是你的话,会选择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把我和小齐留下,随时随地的看管着!其它人么,还是一刀宰了了事,省的在出什么岔子!”

等他说完,这下子又轮到我呆滞了!

好久才给了他一个佩服的眼神,竖起大拇指道:“得,你比我还狠,那可是三条人命呐,还是你朝夕相处的同伴,说宰就宰,我服了!”

孙勇大叫道:“老弟,你也别拿话故意激我!我这是顺着你话茬说的,更何况,依你老弟的心性,只要不是被逼急了,绝对不会杀人,对吗?”

我沉默以对,过了片刻,又若无其事的问道:“那你觉得,如果我把那三个人放了,他们会怎么‘报答’我呢?”

孙勇微微变了变色,摇头道:“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说!这件事你自己拿主意,我不干涉!”

这时,文芳和孟甘棠准备好了吃食,大声招呼我们过去吃饭!

我摇摇手,让孙勇先行回去,自己准备下船去找拉普!

孙勇一言不发的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对我道:“老弟,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我一愣,可怕这两个字落在耳中,心口便犹如刀绞般的疼了起来,攥紧双拳对他喃喃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不改变......早已经死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雪,好像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了在冥冥中指引我们见到孙勇等人,从雪山回来的第二天早上,雪势便开始稀稀落落起来!

这片宛如孤立在世界之外的秘境,在这场大雪过后,放眼尽是一片纯粹的白色,客船又在冰河中停泊了一天!

第三天,客船在破冰甲的帮助下,重新驶向了最后一段航程!

这是一条蜿蜒交错在冈仁波齐群峰万岭之间的河流,环绕着圣洁的冈仁波齐峰,是雪山脚下唯一一条贯穿四维的水脉!

当天夜里,在汽轮机的咆哮声中,深沉的天幕下出现了一点点摇曳的灯火,拉普坐在船室把着舵,又把半分钟前的话对孟甘棠重复了一遍:“孟老板,您可给咱注意点啊,千万别开过了头!那个普拉村还没到啊?我今天晚上还想洗个热水澡呢!”

我被这红脸汉子烦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偏头就骂:“嘿,我说你他娘的急什么急,这都问了百八遍了!等会抵达后,罚你给大家去烧热水!”

拉普厚着脸皮,嘿嘿笑道:“烧就烧,只要能让我赶紧下船就成!小老板,你是要雪山积雪烧出来的水,还是要这河里烧开的水?”

我一怔,大脑迟钝的一时反应不过来,被这红脸贼汉把话带着跑了,直愣愣的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拉普贱兮兮的道:“当然有喽,要喝的话,那我就给你烧河里的水,里边营养丰富,还自带味道呢!要洗澡,那就得雪化开的水,那家伙,养颜美容妥妥的,比那什么生物胶啊蛋白质啊管用多了!”

我听着这话,总觉得哪个地方有些不对,但又想不起来,将信将疑的对他道:“那就河里的吧,老子最近光啃肉干,正缺各种维生素呢!”

谁知,我刚答完,船上的所有人就哄堂大笑,弄得我既尴尬又郁闷,扯来孟甘棠龇牙道:“妈的,你们几个在笑什么?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孟甘棠张开口正想解释的时候,突然一双眼睛绽放出前所有有的异彩,指着左边的一条雪山支脉,兴高采烈的大叫道:“到了,到了,你们快看,那就是普拉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