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零九章 看不见的‘门’

字体:16+-

第三百零九章看不见的‘门’

水下,老土匪忽然声称看见了荒原时候见过的那座妖龙山,但我赶过去的时候,却并没有看见。

我正想壮起胆子朝那座妖龙山消失的方向潜去时,上边的庾明杰通过浮标器给我传回了信号。

紧跟着,在我们俩人身后的河水中,诡异的跳出一颗阴冷的光团,无声无息的向我们妖魅般的飘来.....

几乎就是在这光团出现的一刹那,老土匪激动的声音再度响起:“出现了.....又出现了,臭小子,快,快看......妖龙山又出来了.......”

我稍微一怔,立刻领悟,急忙掉头向之前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在浑浊朦胧的河水远处,竟隐隐浮现出一片若明若暗的山体轮廓。

仅是惊鸿一瞥,远方出现的那片轮廓,便与我脑中荒原时看见的妖龙山重合在一起,通体漾散着扭曲的冷光。

我惊得够呛,几乎差点无法保持住自己的身形。

老土匪喃喃道:“臭小子,我说什么来着,对面那座山是不是拉普老弟讲的那妖龙山?我他娘的没说错吧......”

我此时根本没心情搭理他,脑子里直接炸开了锅,这是怎么回事?一座相隔了数千里之地的山,怎么会跑到这条河中?

而且,为何之前没有出现,单在这种光团浮出时又冒出头了?

莫非,拉普所言的传说果有其物?

这座山.......真是妖龙不甘的冤魂所化,察觉到此地浮尸无数,所以便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想要吞噬这些死者的怨灵?

我越想越觉心寒。

这时,从背后袭来的光球已经裹挟在冰冷的青光中,流星赶月般从我身边划过,好似无视了水中无处不在的压力,袅袅娜娜的飞向了那座山。

老土匪双腿一摆,冲过来给我打了个手势,立即不依不饶的紧随而去。

我将身上的照明器具全部打开,一边极力观察着河水深处的妖龙山,一边寸步不离的紧跟着老土匪。

但俩人下潜了不到一分钟,前方的光球又消失在了幽暗的环境中。

对面妖龙山影影绰绰,形如鬼城的轮廓,在水下扭曲的光线中摇曳了几下,旋即也被一片纯粹的黑暗所取代。

老土匪此时显然也看出了一点门道,掉转身来冲我连比划带说的要求我,快给上边的庾明杰发信号,让那家伙在放下一颗那种光球来,只有这种东西出现后,那妖龙山才会显露出形迹!

我心口砰砰直跳的按下了浮标器的开关,紧张的等待期间,我趁机观察着四周漆黑的水况,入水后我和老土匪两个人就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唯一的目标就是尸体中分离出来的这些光球。

然而,尚不等我们弄清楚这种光球,究竟是亡者的怨灵抑或是其它东西,妖龙山又悄无声息的浮现水中。

接连的变化,让我此时稍作闲暇的冷静下来后,马上就不由自主的分析起来,这两者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如果有,联系他们的纽带又在何处?

这片忽然飘至我们船头的鬼雾,河面狰狞堆积的尸体,水下古怪的浮力,妖龙山出现此地的原因。

这些看似零散的线索,却总给我一种非常奇怪的预感,仿佛缺少了一根线,一根将所有问题串联起来的线。

我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这个问题,老土匪突然吆喝了一嗓子,抬头一看,庾明杰动作挺快,转眼又放下来一团冰冷的光球。

随着这只光球的出现,远处妖龙山的轮廓又依稀出现在浑浊的光线中,我和老土匪急忙跟上光球,一点点朝仿佛坐落在河床最深处的妖龙山缓缓而去......

水中除了配备了特殊的计时工具外,凭借直觉很难确定过去了多长时间!

起初,我还能一边跟在老土匪屁股后头往下潜,一边在脑中分析思考眼前的局面,但渐渐来自水中的压力越来越恐怖,根本在无暇思考其它问题,只想着如何拼命保持自己身体不飘上去,一点一点的往下蹭。

到了最后,我大脑基本上已经处在了一种空洞麻木的状态,只管跟着前方的老土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这老家伙猛的一停,气喘吁吁的问道:“小,小子,你,你还好吧?累,累死老子了.......”

我被他一吵,麻木的大脑缓缓恢复了些知觉,大着舌头说道:“好.....好侬剥皮.....呸,好你个屁......老土匪,我说你他妈的也知道累啊,咱们下来有多久了?”

“除了那邪门的破山外,周围连根鸟毛都没有,你还想追到什么时候去?我警告你,老子的氧气瓶就要见底了,两条胳膊腿的也快脱力了,在这么没头没尾的追下去,老子搞不好得交代在这里!”

老土匪的情况和我差不多,知道我没有胡言乱语,声音憋屈的道:“妈的,不用你提醒,老子也明白,对面那妖龙山咋和上次一模一样?明明看着不远,可咱们都游了这么长时间,咋就不见拉近距离呢?”

我压了口气,猜测道:“老土匪,你说,拉普兄弟提的那传说是不是真的啊?对面那山其实是只妖龙的冤魂,想把咱们活生生耗死在水中.......”

老土匪嗓音难听的笑了笑,说道:“谁,谁他娘的知道?臭小子,说实话,老子现在心里也没底了.......本以为这下来,顶多就是只水中纵横的妖物,大不了与它大战三百回合,用汽油烧死了事.......可谁他妈的知道,这底下连个小泥鳅的影子都没,只有那座看得见摸不着的妖龙山,阿叔我现在也没了主意了......”

我听这老土匪话中透着股心灰意懒的死气,忙道,不好,这三枪扎不透的老家伙,是不是要做什么傻事?

我自己吓自己的正待阻拦他,又有只光团从后袭来,不容我大脑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它已经擦着我的身体滑向了前方的黑暗处。

抬头一看,隐匿形迹的妖龙山,果然又出现在了前方不远的位置处,正在随着水波扭曲着诡谲的冷光。

我暗暗提了口气,刚想招呼老土匪继续动身的时候,猛不防看见那阴冷的光球不知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在随波逐流飘到我们身前四五米处的地方时,忽的一下消失了。

这个微小的细节变化,瞬间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举着潜水灯仔细观察着光球消失的位置,冰冷的河水中,夹杂着许多棉絮状的漂浮物,仿佛就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河段。

但我可以肯定,刚才绝非我看花了眼,这个地方一定有古怪!

想到这,我二话不说,立刻给上边的庾明杰发了个信号。

过了会儿,又有一枚凄冷的光团,泛着阴森森的寒光从身后扑至。

我眼睛死死的盯着‘它’到达这个位置后,仿佛穿过了一扇‘透明’的门,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

我全幅心神一下子集中起来,伸出手仔细的在前摸了摸,冰冷的河水很轻易就被我搅得涟漪阵阵,这个地方绝对不存在什么透明门.......

我道了声古怪,一边又给庾明杰发了个信号,一边提醒老土匪收紧心神,仔细的观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大概在半分钟后,那种诡异的情况再次上演。

老土匪这回看的一清二楚,潜水服面罩下的脸,登时大惊失色,惊呼道:“靠,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里......这里有扇门?我怎么看不见啊......”、

绝境逢生,本以为我和老土匪这次的行动,铁定得无功而返,没想到突然浮出这么一个古怪的现象,让我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我深吸口气,强压着心头的诸般感觉,迫使自己处在最冷静的状态,一边和老土匪飞快的讨论着各自的想法,一边从腿上的防水袋中取出来一只‘水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