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三百零五章 水下怪物

字体:16+-

第三百零五章水下怪物

其实不用他提醒!

拉普在船尾驶入这片鬼雾水域后,已经将船停了下来,紧张的带着雪人跃出船室,过来与我们会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一丝的安全感。

没有人笑话他!

此时,所有人都脸色沉重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但怪雾中却死寂一片,似乎连一直萦绕在我们耳边的水流声也泫然消失,静的恍如一片毫无生机的鬼蜮。

拉普凑在我耳畔忐忑道:“小老板,您见识多本事大,能看出来,咱们这又是遇到什么怪玩意了啊?”

我本不想接他的话茬,但见此刻的气氛有点沉闷压抑,便抖抖索索点了根烟,盯着船上浮动的尸群,说道:“拉,拉普兄弟,您这话问错人了吧!这雪山,咱们是大姑娘上花轿,初来乍到,谁知道里头都藏着什么妖妖鬼鬼的勾当?你不是来这边讨过老婆吗,应该比我知道的多呀,干嘛问我?”

拉普脸一苦:“哎哟,小老板,你又拿我开涮了!上回我讨老婆,走的是南边,清一水的帐篷小镇,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都难,哪来这雪山腹地游**过?”

“你们几位老板都是大高人,不是懂什么法术吗,快搞几招看看,咱们是不是招惹到哪路鬼神了?”

法术?

我一愣,刚想开口就明白过来,这家伙说的,十有八九是都快被我们遗忘的本职勾当——引虫人了。

这也怪我,上回在荒原那地段停泊时,顺口给他吹了一通,敢情,这家伙居然听到心里去了!

于是,就哭笑不得的对他道:“拉普兄弟,你可真是高原土生土长的好孩子,这种鬼话也能信?我们几个哪懂得什么法术,就会耍几招捉虫子,逮耗子的小把戏,哪有你说的那种本事?”

俩人的交流分散了其它人的注意!

老土匪最见不得人贬低自家的勾当,闻言忘了正事,马上就愤愤不平的转头道:“臭小子,你他娘何以如此自贬?多少年传下来的行当,在你小子口中,敢情就是捉耗子的花拳绣腿,那还要猫干什么?”

我懒得同他争辩!

遇见的事情越多,我就越发现,当初被文芳他们说的神乎其神的引虫人,役虫人完全是瞎胡闹!

还有那什么异虫啊,原灵呐,更是他娘的瞎扯淡,一颗子弹下去,管你天王老子,泥鳅蛐蛐的,还不是照样命归西天?

只不过,人各有志!

老土匪从事此道时日已久,陈旧的观念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教条,这种事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也没资格嘲讽他。

于是,就将话题带到了正事上,探出脑袋往船下瞧了瞧,对众人道:“诸位,俗话说,纸上得来终觉浅,咱们在这撅着屁股干看也不是一回事!”

“我觉得,目前最古怪的情况有三:其一,周围的这种雾气!”

“其二,水里头这些尸体;”

“其三,这条河段怪异的水流!”

“我建议,咱们不如先从底下捞上一具尸体踅摸踅摸,兴许能看出点名堂来!”

一听我说打捞尸体,文芳和孟甘棠脸色霎时就有点难看了,担忧道:“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冒险了?水中的情况还没搞清楚,这些尸体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万一捞上来一只,引发其他异变该怎么办?”

孟甘棠顿了顿,郑重道:“我这不是危言耸听!上回冰窟发生的事情就是现成的教训!为了追一只水母,咱们差点葬身在尸口。依我看,咱们什么都不用管,让拉普兄弟继续把船往前开,说不定直接就能开出去了!”

庾明杰闻言,马上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上次咱们追那水母,最后不是发现一点线索了吗?”

“更何况,这回可不是我们自找麻烦,这雾气直接就冒了出来,谁他娘知道深处是个什么光景?”

“我觉得,还是饼子的想法可靠,安步当车,步步为营,咱们见招拆招,管它里边是什么妖魔鬼怪,一路给他拆过去.....”

我又看了看其它人,文芳和老土匪都赞同这个想法!

“拉普兄弟,你的意见呢?”

现在就拉普没有表态,他听我问完,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郁闷到:“捞就捞吧,反正船身刚才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得尽快修理修理,小棠姐,鱼老板,你们俩跟我去底仓,帮我打个下手!”

我点了点头,目送拉普带着雪人和庾明杰去了底仓,瞧见孟甘棠神色还是有点阴糜,耐心劝了她两句,也就没再管她。、

随后我和老土匪从货仓抗出上次那起降机来,往金属臂上套了张铁丝网,俩人合计了一下,指指点点的选定了目标。

当即,我们便操纵金属臂,带上文芳递来的手套,一人控制一边,将金属臂缓缓探进水中,网中了那具尸体的头部。

正想进行下一步动作时,起降机的齿轮突然嘎拉拉一阵响,没入水中的金属臂,似乎被某种可怕的怪物正奋力往下拽,整个船隐隐都往前倾倒了一下!

“不好,水下有情况,快把这玩意推下去!”

俩人面色大变的对望了一眼,同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紧跟着,老土匪最先反应过来,面如土色的朝我吼道。

我赶紧使劲拧开左边起降机底座,连接金属臂的悬挂系统。

老土匪也松掉了右边的悬挂,跟着,金属臂失去了起降机的约束,噗通一声,径直掉进了水中,激起一簇水花。

这时,倾斜的船身才缓缓回复平衡,我和老土匪吓出一头冷汗,俩人惊魂未定的看了看对方。同时咽了口口水,心有余悸的探出头去,将航行灯再次打开,照向金属臂目前停留的位置,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由于船下的画面太过恐怖,文芳和孟甘棠俩人饶是在大胆,终究也是女人,这种近乎铺满整条河的尸群,我们看着都发怵,她们更是不愿意多看一眼!

因此,俩人刚才只盯着我和老土匪的后脑壳看,根本没瞧见金属臂,刚才往下弯曲的一幕!

此时,听见老土匪大吼一声,客船忽然颠簸起来,又瞧见我们竟然舍弃了金属臂,心里头难免泛起了嘀咕,惴惴不安的凑在我脑后,小声问道:“你们俩怎么了,刚才水底下.....是什么状况?”

我盯着陷入死寂的水面,回过神来,看见刚去底仓检修船身的拉普等人也闻声而来,便简单的将情况给他们一说。

众人听罢,皆胆战心惊的看向船下混浊的河面,河内究竟隐藏着什么怪物?那种可怕的力量,居然将纯钢铸造的金属臂硬生生掰弯,是史前留下的巨兽,还是某种超乎自然科学的凶邪之物?

倘若这只怪物,对我们身下的客船发起攻击,凭着那种怪力,客船能承受住它的冲击吗?

顷刻之间,所有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过了很长时间,庾明杰嗓音沙哑的提出众人始终在回避的一个选择:“大饼,文队,要不然,咱们趁着那只怪物还没有攻击客船,赶快掉头返回吧,重新找条路过去......”

原路返回?

众人互相看了看对方。

拉普就苦涩的道:“鱼老板,你想的太简单了!一旦客船掉头,咱们就只能一路顺流而下,重新回到冰窟那边三川分流的地方,方能再次选择方向。先不说这路上耗费的时间,就眼下客船的情况,也没办法抵挡那么多浮冰的撞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