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三‘人’行

字体:16+-

第二百九十九章三‘人’行

雪人突然跃至河中,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孟甘棠面色一变,尖叫着小棠,风一样的朝雪人入水的位置奔去。

然而,还没等她靠近,船下哗哗一阵水响,那厮竟又跃上了甲板,两只蒲扇大手紧紧合在一起,抬头冲孟甘棠发出一道炫耀般的怪吼,双掌一摊,从里边竟掉下来一大团白色的‘胶状物’!

“卧槽,那是雪山子!这怪物要放虫咬死咱们,快跑!”

拉普吓得一声惊呼,也不知这家伙怎么做到的?一口气竟蹦起来两米多高,直接抓住了船舱顶部的船室栅栏。

我也惊魂落魄,愤怒的厉声道:“靠,扁毛畜生,你他妈想做什么?狗日的,早知道你是个白眼狼,老子当时就该废了你!”

谁知,那雪人被我一吼,两只极其人性化的眼中竟流露出一种伤心的神色!

然后,跪在地上呜呜呜的委屈低吟着,抓起那团雪山子组成的‘虫团’,直接抛入口中,嚼了两下又把嘴巴张开,反手指了指。

我看到此处,哪里不明白,方才误会了这大家伙!

只不过,我一直以队伍的精神首领,众人的指路明灯自居,怎能当着文芳她们几人失了面子,承认错误?

于是,当下呵呵一笑,尽量摆出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赞赏道:“大家伙,好牙口!方才我是在逗你玩呢,岂能不知道你的意思?都怪这拉普兄弟,平白的一声惨叫,让我失了分寸,几乎误会了你.......”、

那雪人竟真以通了人性,听了我的话,龇牙咧嘴的瞪向躲在船室栅栏后的拉普!

拉普见状,吓得又是一口尖叫,结结巴巴的到:“小老板,你,你,你真不是个东西!刚才明明是你自己的错,怎么怪到我头上了?快给那雪山米戈解释一下,让她千万别吃我,我肉糙,不好吃!”

我取笑了他几声,便收回心神,摆摆手让众人重新回到船舱,看着冲拉普不断握拳示威的大雪人,思索道:“从方才来看,此物似乎不惧水下的那些雪山子,好像是那种玩意的天敌......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只不过,这大家伙不认识老土匪俩人!”

“再瞧孟甘棠的架势,断然也不放心让它孤身离船,去接应老土匪他们,必须得有人跟着......”

我快速转动大脑权衡利弊,最终有了决断!

于是,抬头冲那雪人连比划带说的问道:“大家伙,水里的那些虫子,是不是非常害怕你?”

“呜呜呜呜.....”

回应我的,是一颗不断往下点的大脑袋!

我心中一喜,接着又道:“假如,我要跟着你下去,你能不能把那些虫子吓跑?”

这雪人眼中竟出现了犹豫的神色,许久,才晃点着大脑袋,呜呜呜的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确定了这些问题,当即招呼上拉普,俩人跑去货仓各搞了身潜水服,稍微修剪改造了一下。

最终,确保身体没有漏空的部位后,我又拽着大发牢骚的拉普回到船舱。

简单的给文芳俩人交代了一番,扬手给那大雪人扔了件特大号的防水雨衣。

看着孟甘棠帮她穿上后,便啧啧称奇的道:“嘿,还甭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大家伙穿上活像个特大号的保镖!”

孟甘棠一抬下巴,傲然道:“那当然,也不看看小棠是跟谁混的?不过,坏蛋,闹归闹,你和拉普下船后一定要小心!如果那老土匪他们没有留下记号,最好不要走得太远,小心找不到回来的路!”

文芳咬了咬嘴唇,上前帮我抚了抚胸口的衣服,说道:“万事小心!如果,如果真找不到阿叔他们,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我只剩下你了!”

我闻言,几乎当场掉下泪来!

好在此番是三人行,拉普始终担心雪人把他给吃了!

此时,抖抖索索的从鼓鼓的腰包中掏出一块熏牛肉,讨好的递给雪人,磕巴道:“那个,那个大怪,呸呸,大妹子,条件有限,您先尝尝这牛肉好不好吃,要是好吃的话,我,我再给您多备点,千万别,别吃我啊!”

我和文芳刚带起的浓情缱绻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啼笑皆非的看着雪人一把抢过熏牛肉,放在嘴巴里津津有味的大嚼特嚼.....

转眼,我和拉普已经荷枪实弹的带着雪人,辞别了船上的文芳和孟甘棠,踏上了雪山子翩翩起舞的荒原。

我一边往嘴里塞着熏牛肉,一边举着手电抬头观察半空漫天飞雪般的异景,对身边的雪人,不得不暗暗竖起一只大拇指!

刚才下来时,此物一马当先的纵身而下!

徘徊在客船周围的雪山子,霎时如受了惊的野蜂,一哄而散,让我们俩人毫无风险的踏上了河岸。

眼下,我们有此物傍身,凡是所过之处,犹如猛虎啸林骄兵过境,天上飘**的雪山子风流云散,避之不及!

拉普时不时讨好的笑着,从腰包中掏出一块熏牛肉毕恭毕敬的递给雪人,简直都快变了个人,挺胸抬头的眺望着周围,轻蔑的撇了撇嘴,自嘲道:“哼,区区雪山子也不过如此,上回怎把我吓成了那样?”

“小老板,有大姐头陪着咱们,明一早我就把汽轮机发动起来,看看哪个不开眼的小怪物,敢胆大包天的来捋虎须?”

我忍俊不禁,拍了下雪人厚实的背部,调笑道:“哟,拉普兄弟甚时认得一个大姐头?我怎么不知晓?”

“对了,还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什么狐狸什么老虎的,拉普兄弟你学问大,指点一下呗?”

拉普面色一囧!

旋即,这家伙又坦然自如的道:“小老板,你取笑我!想说我狐假虎威对不对?我不怕你笑话,我就狐假虎威了!”

“这一路上,咱们无不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谨小慎微的,好容易能横行霸道一回,再不抖抖威风,谁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怪物?”

我一边用手电辨别了一下老土匪留下的记号,一边大笑道:“哈哈,你倒是够实在!那咱们今天就抖一回威风,瞧好了,看我怎么走路,学着点!”

说罢,我玩心大起,肚子直接往前顶了四十多度,上半身向后一沉,八字不迈开,两条胳膊抽筋似的摆动起来。

拉普见状有样学样,急忙照猫画虎的模仿起来!

许是两人玩世不恭的态度,感染了身边的长毛雪人!

这家伙,居然也战战兢兢的尝试着放弃双腿并行的姿势,小心翼翼的向前伸出一只‘瘦弱’的脚......

雨骤,风急,阴云催,不妨愁歌高一曲,哪许白头盖轻狂?

借着雨兴,拉普撩开了专属高原铁汉的歌喉,一曲昂扬顿挫的藏族旋律,在这参天蔽日的风雨中**开。

我食指大动,管它成不成调,跟着放声大嚎起来,那雪人自也不甘示弱,虽口不能人言,却也鹦鹉学舌的有模有样.......

三人渐渐在雨幕中越想越远,半空被寒风吹来的雪山子,不知何时早已没了身影,周围复又重新归入了一片沉郁的黑暗中。

我率先收起了五音不全的干嚎!

亮起手电在附近的地面照了照,远处竟依稀出现了一座突兀的椭状山包,犹如一座茕茕孑立在夜幕下的孤坟。

很快,老土匪他们留下的记号也被我发现了,隐隐指向远方的那座坟山!

于是,招呼上拉普和雪人,加紧了步伐.......(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