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 激战尸群

字体:16+-

第二百八十一章激战尸群

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拉普这家伙,许是自觉此番逃生无门,竟在此刻道出了心里话!

让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把搂过孟甘棠,防贼似的盯着他,啐道:“呸,你这红脸大光棍,敢情一直在打孟大美女的主意,这回总算漏了底了,被我逮了个正着!告诉你,这辈子你投胎的技术不成!”

“孟大美女,对,还有文大警官都是老子的菜,你不许给我瞎胡想,大不了,我给你在下边这些大僵尸中,物色一个好看的婆娘,给你过过瘾,如何?”

拉普憨憨的挠头笑了笑,说道:“不要,底下的有什么好婆娘?没皮没肉的,看的都吓人!”

文芳和孟甘棠见我们此时一口一个婆娘的叫着,颇有些不自然,俩人一左一右在我腰上拧了圈。

我这才急忙把话题带过,掉头看向下方如黑浪翻滚的尸群,啧了两口,低声在文芳她们俩耳边,惋惜道:“唉,人家黄巢是满城尽带黄金甲,咱们倒好,满城尽是死人头,这回,怕是在劫难逃了,有你们俩个在,此生倒也无甚大憾!”

“唯一有些可叹可悲的,就是跟文达警官差了那么临门一脚,没去巫山云雨一番!早知如此,以前合该找机会把你灌醉的.......”

文芳脸一红,却罕见的没有动手,而是忿忿不平的嗔道:“哼,你这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还好意思说?老娘又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多少次都给你暗示,半点反应都没有,现在知道遗憾了?晚了!”

我正想大叫冤枉,就听旁边的庾明杰大吼一声:“操,都动起来,下边的渔网撑不住了,那些家伙想爬上来!”

我赶紧定神一看,果然,巨石上的渔网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无魂之尸撑到了极限,韧性十足的网丝,此刻犹如拔地而起的一座尸肉塔,涨到了与房顶齐平的地方!

底下,更多的无魂之尸,顺着这座‘尸肉塔’,悍不畏死的往上爬,极度作呕的腥臭腐烂味,熏得人几乎当场昏厥!

“妈了个巴子,老子还以为那鬼浮屠只是传说,没想到,世上真有此物!”生死关头,老土匪反而豁了出去,捡起地上的电鱼枪,冲我吆喝道:“小子,借你点血使使,这些鬼玩意想要咱们的命,老子岂能让他们痛快了?”

说话间,老土匪把两枚散珠子抛了过来。

这种散珠子的结构比较松散,是由一颗颗中间镂空的实心钢珠,通过极其巧妙地手艺,用钢丝串联起来。

电鱼枪并没有弹匣一说,填装弹药的方式异常古老,类似于清朝年间出现的那种火铳,直接将各种类型的丹药,塞到枪筒内部,借助里边电流带动的冲击力,弹射出来,从而造成大范围的覆盖。

我在船上曾向拉普请教过电鱼枪的这种构造,理论上来说,丹药直接装填在枪筒中,极易出现炸膛等情况,设计这种电鱼枪的人,脑子别是有病吧?

拉普当时却一笑解释道:电鱼枪最根本的动力,是来自于枪身装载的两块高倍锂电池,拥有射击速度快,冲击力小的优点!

枪筒又是高强度的合金打造,射出去的子弹,威力勉强能闭上一般的手枪,炸膛的几率简直微乎其微,甚至在理论上说,根本不存在!

言归正传,此刻我见老土匪抛来这两枚散珠子,立刻便明白他的打算!

我身上的血带有神卵的力量,对这种无魂无魄的怪物,最是克制,溅之则伤,触之则亡,若是滴在这些散珠子的缝隙中,一旦射将出去,其杀伤力将会到达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我本就窝了一肚子火,被这些东西追杀的简直如老鼠过街!

此刻,想也没想的便抽出军刀,将血仔细的滴在散珠子上,重新扔给老土匪!

这老家伙兴奋的双眼泛红,动作麻利的装进枪筒后,抬手‘嘭’的下,数十颗红色的弹珠如天女散花般,飞射到对面的‘鬼浮屠’上。

一瞬间,穿透力极强的钢珠击中了无数只无魂之尸,整个空间中顷刻间充满了各种凄厉的惨叫声!

紧跟着,弹珠留下的密集弹孔中,便滋滋啦啦的向外冒出一缕缕白色的雾气,又腥又臭,鬼浮屠瞬间多处部位受袭,当下便猛地一沉!

“射的好,阿叔果然是老当益壮,快,再来一发子弹!”庾明杰兴奋的鼓掌叫好,出口大声的怂恿到。

老土匪正在兴头,二话不说,抬手又将一枚散珠子装进了枪筒!

这回,他却没有直接开枪,而是极为阴损的往前靠了靠,将枪口瞄准鬼浮屠底下的巨冰,一个点射,无数的钢珠打在巨冰上!

接着,居然阴差阳错的出现了一幕极为眼熟的情况,数十颗钢珠同时打在那块冰上,竟然又叮叮咚咚的向四面八方弹射开来。

众人吓了一跳,赶忙缩头往后躲避,万幸的是,下方的无魂之尸众多,老土匪挑选的角度又十分刁钻。

钢珠弹开之后,竟然形成了一片椭圆形,向外发散的弹幕,霎时间,只听空气中尽是噗噗噗噗,那种子弹入肉的闷响声。

我大着胆子,偷偷探头向下看了眼!

只见,下方此刻哪还有什么鬼浮屠?以冰室为中心,半径三十多米的地面上,铺满了一层冒着白烟的尸体!

随着时间推移,尸体中腾起的白烟越来越浓,宛如云浪翻滚,逐渐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大片恶臭难闻的‘薄雾’。

薄雾的尽头黑影浮现,那是剩余的无魂之尸,数量依旧让我心惊肉跳,绵延不绝的几乎站满了整个天书空间。

只不过,我向远处极目眺望了两眼,便收回了视线,而是大感古怪的将视线投向冰室旁边的那块巨冰上!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子弹打在这块冰上,居然被弹了回来,与那座冰室中的冰墙和其相似?

莫非,我之前的猜测其实是对的,这里的确是处在冰中水内?只是,这些无处不在的冰块有蹊跷?

它们,似乎可以免疫物理上的冲击力?

我一念至此,就问老土匪还有没有散珠子?

老土匪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从口袋抓出两枚递给我,嘱咐道:“小子,你可省着点用,没多少了!打完了,咱们可就歇菜了!”

我此刻急于印证内心的想法,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他,装好散珠子后,让其它人都退开一点,左右环顾了一周,瞧见这座房顶不远处,有面比较大的冰壁,就打开电鱼枪的保险,让所有人都趴在地上。

跟着,咬了咬牙后,一扣扳机,枪口嘭的声,散珠子铺天盖地的打在那堵墙上,紧跟着,又叮叮咚咚的反射回来!、

妈的,果然如此!

其它人目睹此状,当即也有点回过滋味来,老土匪不信邪的又夺过枪,冲哪里再次开了一枪!

这才惊讶的道:“靠,这他奶奶的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堵墙也有古怪?”

文芳看了看我,沉声道:“不,不是这堵墙有古怪,而是这个地方,所有的东西都有蹊跷!”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散珠子是拉普用来猎食雅砻藏布江中一些体型硕大的鱼类所用,杀伤力绝对不容置疑!

接二连三出现的情况,只能用这个地方,有一种免疫‘物理攻击’的能量来解释,可是,这股能量又是从而何来?

天书吗?还是这座水下建筑本就拥有?(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