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尸群至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八章尸群至

老土匪一直盯着脚下的冰面!

闻言,马上抬头说道、:“臭小子,我说,你他妈的又在卖什么关子?这脚下有什么好瞧的,乱七八糟的一堆无魂之尸,有什么发现尽管说吧,再没什么招的话,老子可打算原路返回了!”

“姥姥的,猛将终须沙场亡!老子死也得死的体面点,到了阴曹地府,见了阎王爷也不丢分子!”

我对他晃晃手:“得了,您老先给咱绷着点,现在还不到光荣就义的时候!再说了,你这么一上去,铁定连个骨头渣都剩不下,人家阎王爷是个体面人,见了你七零八散的,能给好脸色吗?”

孟甘棠大概是见我话题被老土匪带偏了,小声在我耳边咳了下!

我赶忙神色一正,说道:“言归正传,鉴于老土匪和鱼仔同志两人的智商,我就尽量直白的说!”

“我觉得,空行母这次利用两卷天书的手笔不小,她不单单是拷贝了水下的那座建筑,而是将冰窟的一大段距离都模仿了出来!”

这个地方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参照物,我不知道该如何给他们比喻,只好用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圆来进行替代。

孟甘棠有时候的理解能力,让我都非常吃惊!

此时,我的话音刚落,她脸上就露出了几分了然的神色!

跟着,她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脚下和头顶,赞叹道:“原来如此,你这坏蛋,脑子倒是挺好使的嘛!”

“说说,你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

文芳本还有些迷茫,但看见孟甘棠的举动后,瞬间也醒悟过来,震惊道:“好厉害的手段,这,这简直都快比得上当初的鬼谷子了!”

庾明杰老土匪三人却越听越糊涂,便问我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不打哑谜了吗?能不能说点容易让人听懂的词!

文芳对他们道:“阿叔,这已经非常明显了!你们仔细想想,上回咱们在玄女观底下的时候,能够活动和看见的范围,永远都在娘娘坟到达玄女殿中间!这是因为,当初鬼谷子就是以这段距离为参考物,利用天书制造出的阴极空间!”

“可是,我们眼下,活动的区域似乎只有这座建筑,可咱们为什么却能看见上方那么辽阔的地方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空行母并非只复制了那座水下建筑,而是将冰窟的一大段,利用天书,拷贝出了一个阴极空间!”

老土匪说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我还是比较有先见之明的嘛,早就告诉你们,这个地方有蹊跷,你们就是不信!现在怎么着,被我说着了吧?”

我嘴角一抽,懒得跟这蛮不讲理的老土匪计较,正想分析下一步该怎么进行的时候,却被拉普一声惊叫打断......

“不,不,不,不好了,小老板,你,你们快看,那些,那些僵尸进来了,他们进来了啊!”

僵尸进来了?

我一愣,头皮当场就炸了,急忙向脚下看去,只见甲板上围绕天书通道的无魂之尸,竟然正在一只只的鱼贯而入,好像要下来!

怔了一秒。

我就歇斯底里的狂吼一声:“操,还他妈发什么呆,快撒丫子撩啊!”

说话间,我拽住孟甘棠和文芳,不管不顾的从巨冰上跳下来,慌不择路的就往前冲!

这个时间,哪还管得了脚下的冰面会不会碎裂?

好在,地上的冰层看似不堪一击,可踩上去却坚如顽石!

众人玩命般的向前逃窜,然而没跑出几步远,身后的斗室中便砰砰砰的响起了重物坠地的声音。

我全身毛孔炸裂的掉头一看,只见两只身体严重腐烂的无魂之尸,已然出现在了斗室门口,浑浊的死鱼眼看见我们后,二话不说呜呜呜的扑了过来。

孟甘棠体力一直稍逊众人一筹,加上事出突然被我拽着跑了这几步,步伐就变得有些紊乱起来。

这次出现的无魂之尸,速度竟比上回我们在水中遇到的那只快了三四倍,眨眼间就窜到了我们后方不足五米的地方。

冰冷的空气中,霎时被一股恶臭笼罩。

千钧一发之际,我顾不得考虑其它,反手将孟甘棠往前猛的一甩,没心情在去看她,扭腰松开文芳的手,顺带拔出腿上的军刀。

锋利的刀刃在手心一过,扭头冲老土匪招呼一口:“网弹!”

老土匪反应不慢,立刻飞快的给电鱼枪装了一枚网弹,枪口对准了身后越来越多的无魂之尸。

随后,发现我不逃反前,正面迎向浩浩****的尸群,吓得声音都走了调,大吼道:“小子,你他妈的想干什么?不想活了,快给我滚回来!”

这时,最前的两只无魂之尸看见我扑过来,兴奋的怪吼一声,脚下生风眨眼间便窜到了我身前。

我来不及跟他解释,一边将左手的伤口狠狠拍向左边的无魂之尸,在他两只冰冷的手掌打到我身上之前,险之又险的阻止了他。

随即,右边的无魂之尸业已袭来!

双爪如勾,寒光逼人,我急忙将军刀刀柄翻转,一个下蹲,锋利的刀尖顺着脖子向前一递,借着他身体扑来的惯性,刀刃撕拉一下,几乎将他一张脸剖成两半。

跟着,我看也不看这次搏斗的结果,一个背跳拉开了与尸群的距离,发现老土匪还张大嘴在原地发呆,又气又急的冲他大吼一口:“操,快他娘的开枪啊!”

“啊,对,对,开枪!”

老土匪如梦初醒,赶忙一扣扳机,网弹‘嘭’的声,在空中变成一张五米多宽的巨网,迎头朝身后越聚越多的尸群落下!

由于拉普的这种网弹,拥有非同寻常的粘性,落下后,被网弹覆盖的无魂之尸立即怪吼连连,愤怒的挣扎起来。

只不过,他们越挣扎渔网粘的便越紧!

很快,第一只无魂之尸暴走了,身体诡异的收缩起来,想利用渔网的空隙间隔从中钻出来。

犹如起了连锁效应一般,其它的无魂之尸也迅速缩小身体,可身后越涌越多的无魂之尸,哪会知晓此网的厉害!

于是,又不明就里的冲了进去,瞬间形成了一个恶循环:

一只只无魂之尸飞蛾扑火的般冲到网中,将刚缩小身体的无魂之尸,密密麻麻的积压在下方!、

随即,上层的无魂之尸紧跟着也塌陷身体的血肉组织,后来者又蜂拥而上,一张渔网竟缓缓变成了一座肉山......

眼前这一幕,让我突然想起了一则不知从何处听来的笑谈轶事:

据说以前有个小城,里边住着一个不着四六的小混混,整天不思劳务,只想着如何走家窜门的混吃混喝。

起初倒还好,小城的民风朴厚,多有些富余之家愿意赏他一口剩饭剩菜,但时间长了,人家也不愿意了!

于是,此人便怀恨在心,决心报复一下小城里的居民!

某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就谎称从官家供职的一个朋友口中得知,小城上游的水脉决堤,不日洪水便会下山,让小城的居民都快去山上避难。

小城的居民一听洪水要来,不由大惊失色,拖家带口的就往山上去逃。

然而,上山的小径狭窄逼仄,落于千峰万仞之间,堪堪仅容一人通过,生命攸关,往日一团和气的居民,便露了本性,互不相让!

在山上推推搡搡,失足落崖者不知凡几。然生死在前,仍毫无所觉,直到滚朱砂般的死了一大半乡民之后,其它人才如梦初醒!

此际,业已过得两日,那混混口中的破城洪水并未出现,众人方知自己被其戏弄,眼看山中遍地残尸,又惊又悔!

于是,便悲痛欲绝的去寻找那小混混理论,却发现其趁着小城空置的俩日,竟是在各家大快朵颐,面对珍馐美馔,居然活活撑死了自己!

彼时,我初闻此事,尚笑那些居民愚昧无知,妄听他人之言!但眼下目睹了此般怪状,方才醒觉,原道世上果真有此等懵懂憨蠢之物.....(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