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七十章 冰中水,陨龙石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章冰中水,陨龙石

拉普将信将疑的看着那俩淘金客,狐疑道:“两位老兄,听你们这话中的意思,莫非你们这回淘到了异金土?”

异金是这边小范围的说法,指的是黑,白,彩,赤四种稀有金属,价值比一般的黄金高得多,素有半两赤土十两金的说法!

只不过,这四种原金矿料能冠上稀有两个字,其罕见程度便可窥得一二!

拉普双眼火热的打量着这口百十来斤重的箱子,怎么也不相信,这两人能弄到这么多的异金土!

“异金?呸,那算个什么土鳖玩意!”

没想到,他这话刚说完,左边那淘金客就不屑的啐了口唾沫星子。

随即,轻蔑的挑了挑眉,语重心长的道:“拉普兄弟,不是哥们我说你,您这格局太小了!实话与您说了,箱子的东西,就是一吨彩金也换不来!您在这边走南闯北的跑船,有没有听过一个叫陨龙石的东西?”

“陨龙石?”

拉普闻言,当即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

这陨龙石在藏地又名扎西诺布,直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吉祥天的宝物!

扎西诺布,传说是尊贵的吉祥天女神,斩杀在人间作恶的黑龙,留下的龙头所化,能释放出五彩光华,拥有神秘的力量,可以治愈一切疾病!

拉普接受过现代化的高等教育,除了比较迷信密宗的一些传说外,对这种无中生有的谣言素来不信。

此刻,听这俩淘金客说箱子中的东西是陨龙石,就满是质疑的提出要开箱看一看。

那俩淘金客一听到要开箱,立马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直道:“不行不行,拉普兄弟,不是我们哥俩信不过您,这等宝物,谁见了都会动心!”

“我看,开箱就免了,省的到时候,伤了我们兄弟间的感情!”

他们越是如此,拉普就越止不住内心的求知欲。

加上,他当时又正值年轻气盛,便赌气般的跪在地上,用藏地这边最严肃的仪式,当着两个淘金客的面,发了一个断子绝孙的毒咒!

那两个淘金客见状,面露难色的互相看了看对方!

他们久居此地淘沙掘金,深知这种仪式,在藏地已经算是最严厉的誓约,罕有人敢违反,犹豫了许久,终于打开了箱子。

拉普满心激动的看进去,却失望的发现,箱子中只有一块拳头大小,黑乎乎犹如路边顽石的东西,就以为这两个淘金客是在故意拿他寻开心!

正想发作!

“呵呵,拉普兄弟莫急,且先看好了!”

这时,左边那淘金客胸有成竹的笑了笑,用刀子在拇指上割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箱中的黑石上。

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箱中陡然爆发出一道炫然夺目的彩光,晃得拉普不得不闭上眼睛。

等他睁开眼睛后,箱子已经重新被那两个淘金客盖住了,而左边那淘金客把受伤的拇指举在他眼前。

定睛一看,常年淘沙导致粗糙的无比的皮肤上,哪还有什么伤口?

亲眼见证了这一幕,拉普不得不相信,箱中东西的确是传说中的陨龙石。在两个淘金客的调笑下,目瞪口呆了许久,才摇摇头缓了过来。

此事过后,拉普如约将那二人送到了下游的渡口,双方依依惜别,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便分道扬镳。

时隔十数年,再提起此事,拉普眼中还有种恍如做梦的神色.......

这时,客船已经沿水向前飘行了两里多,停泊在冰窟的深处,我沉浸在拉普的往事中,肩膀忽然搭上了一只手。

不容我回头去瞧,孟甘棠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拉普兄弟,你刚说的那块陨龙石我好像听人提到过!”

“孟老板,你听说过?”

拉普不可置信的惊讶道。

孟甘棠点着头,回忆着说:“不过,那块陨龙石我不是在这边知道的,而是在内陆!”

“那时候,佛主带着我和阿大参加了一个地下拍卖会!”

“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那块黑乎乎的石头被司仪小姐请上竞拍台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

“后来,就有人把血滴了上去,整个拍卖行都被那种彩光照亮了!”

“跟着,那司仪小姐就说,那东西是两个淘金客从你们这边得到的陨龙石,能够治疗百病!”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后的成交价格,好像是一百多亿呢!”

一百多亿?

听到这个数字,当即,我的胸口就感到一阵窒息:“姥,姥姥的,一百多亿,那,那得多少啊?换成现金的话,能堆满一个房子吧!”

孟甘棠轻笑着拍了下我,嗔道:“瞧你这点出息!不过,当时那个数字报出来,的确是挺让人震撼的!就连佛主那老贼,也忍不住抽了口气呢!甚至,他都升起了杀人夺宝的想法呢!”

我嫉妒的双眼发红,首次对佛主生出了一阵认同,龇着牙狠狠道:“妈的,一百亿,绝对来路不正!谁他妈活在世上,不是两条胳膊两条腿的,那孙子一定是干了违法的勾当,该杀!”

“孟大美女,佛主那老鬼最后动手了没有?”

孟甘棠皱起了眉头,表情晦涩难猜的道:“没有!佛主当时已经让阿大吩咐下去了,等那人一出拍卖行就准备杀人越货!”

“但是,最后那人好像发现了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方式,从拍卖行给逃走了.......”

“逃走了?”

我惊讶了口,随即鄙视道:“嘿,看来佛主那老鬼也没多大本事嘛!就会冲咱们耍耍横,连个人都堵不住,算我以前高看他了!”

孟甘棠表情严肃的摇头说:“不是,佛手的人当时把整个拍卖行都包围了,那个人肯定没从里边出来,就....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抓了抓头皮,古怪道:“凭空消失?”

“他又不是鬼,怎么凭空消失?拍卖行会不会有什么密道机关的可以通到外边,那人被拍卖行偷偷送出去了?”

孟甘棠继续摇头:“那家拍卖行佛主经常去,除了大门之外,绝对没有什么机关暗道,那个人.....总之,我也说不清楚,佛主后来也没对我说!”

我见孟甘棠纠结的说不下去,也就罢了这个临时起意的话头。

随后,上下打量着她,板脸问道:“对了,孟大美女,你怎么跑上来了?老实交代,是不是想偷懒了?”

说起正事,孟甘棠立刻一拍大腿,赶忙抓着我往甲板下走,焦急的道:“都怪你,差点害我误了正事!”

“拉普兄弟快跟上,那只噬灵水母不见了!”

我一愣,惊奇道:“你说什么?噬灵水母不见了?怎么个不见法?”

孟甘棠没搭理我,一口气把我拽到了甲板下。

此时众人正坐在两侧的舷口,见我们下来,文芳立马就抓着跟踪器,起身解释道:“颜知,情况有些不妙,刚才那只噬灵水母一下子从追踪器上消失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