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 缓解冲突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七章缓解冲突

我话一出口,其实就后悔了!

空行母这老妖婆,越与她接触,我对她性格的乖张认知就越深!

起初,这妖女初来乍到,还装模作样的在我面前,把她伪装成一副世外高人,端庄素雅的傲然姿态!

但从玄女观出来后,我就渐渐发现一点苗头——这娘们似乎有些腹黑!

还不是如文芳,浮在面上,贴在纸上,大大咧咧的那种;而是最纯粹,最狡猾的那种,甚至,我曾经一度怀疑,这娘们的肠子都是黑的!

上次,我在赵娇的帮助下,默默分析了一遍!

最终,俩人得出一个结论,每当我对空行母爆一次粗口,这妖女虽然当时不说,但日后总会想方设法的找补回来!而往往每次,都会意味着我要倒霉!

因此,现在刚把话说完,马上补救道:“那个,我刚才不是在说你妈,是说这水母他妈呢!”

“你瞅瞅,这玩意长得多磕碜!指不定,他老娘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所以才把它生成这模样!”

我忽然对着空气说话,让边上的文芳俩人诧异的看过来。只不过,她们俩都知道空行母的存在。

因此,仅仅是多看了我俩眼,就埋头继续打量着渔网中的噬灵水母!

我焦虑不安的静候空行母的声音,直到听见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才如蒙大赦:好家伙,总算糊弄过去了!他姥姥的,得尽快想办法让这妖女从我脑袋里离开,否则,整天提心吊胆,说个话都不痛快!

空行母笑骂了我两口,就把声音一正,对我道:“九天玄女的记忆中,这种东西,的确是吃过神卵的吸血水母”

“而且,她以前似乎去过某个地方,见过许多只这种噬灵水母!”

“你别急着问,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具体在哪。但可以肯定,绝对没有在神目中,好像是在一座水下的建筑中!”

水下的建筑?

我闻言皱起眉来,飞速的在脑中判断了一下:既然,这只噬灵水母在这里出现。那九天玄女当初去过的那座水下建筑,会不会就在附近?

我越琢磨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其一,这座葬室,之所以能将正常人的尸体变成那种无魂之尸,从眼下来看,其背后的推手,就是被我们捉住的这只噬灵水母!

再结合,我们早前对上游或许存在某个大型的无魂之尸集中地的猜测!单凭这两点,似乎就足以盖棺定论!

其二,这座镇子,位于马泉河的中段,参照拉普的说法,客船再往前行驶百余里,就能到马泉河的上游!也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阿里地区的冈仁波齐一带!

龟甲地图上的终点,正巧也在那一带!

还有,能让洛玲背后的那股势力,甘冒浮出水面的风险也要让我们将地图破解出来看,那里绝对隐藏着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假设,此处已经在那个秘密的范围中,那也足以确定九天玄女记忆中那座水下建筑,就在此地!

想到这里,我内心深处不禁涌出一阵悸动,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洛玲背后那股势力的目的,与我离得如此之近!

我狠狠吸了口气,平复掉内心的激动!

正准备把空行母原话以及自己的猜测,转述给文芳和孟甘棠时,葬室外忽然出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伴着很多人的大吼。

孟甘棠一张脸马上变得无比惨白,紧张的盯着卷帘,忐忑到:“糟糕,镇子上的人过来了!快想想办法,要不要赶紧跑?”

我郁闷的望着她,无语的摇着头,让她们什么也别管,一切交给我!

“交给你?”孟甘棠狐疑的打量着我,好像不知道我哪来的底气,不放心的道:“你,你能行吗?”

我把胸口拍的砰砰响,让她尽管放心,暗暗寻找着机会,趁她不留心的时候,一个手刀从后边打晕了她。

事出突然,文芳十分错愕的看着我,往后退了两步,警惕到:“颜知,你中邪了?突然打她干什么?”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容不得我给她多做解释,急忙抱着孟甘棠跪在地上,卯足了一口气,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

“我靠,这是颜小子的声音!”紧跟着,门外就传来老土匪紧张的惊呼:“不好,颜小子出事了!”

接着,卷帘就被人从外边掀开,一瞬间射进来无数道火把的焰光.......

起初,镇子上的人看见我们在葬室,门口还躺着一具无头的尸体,认为我们亵渎了他们祖先的神灵,群情激奋之下,十几个铁塔般的壮汉,就怒不可遏的作势要冲进来,抓我们出去狂揍。

最后,还是拉普和赶忙出面,和镇长耳语了几句什么。再加上,老土匪脾气上来,直接抽出刀子,凶神恶煞的瞪着外边的人!

镇长才把那些人喝住,阴沉着脸对拉普说了句藏语。

拉普就声音发抖的朝我喊道:“小老板,你,你们咋不听人说啊!哎哟,快点出来啊,你们这次惹了大麻烦了!”

我把刚才想好的说辞,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

随后,便故意做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架势,抱着孟甘棠,一边气呼呼的往外走,一边痛心疾首的大声道:“哼,出去就出去!”

“拉普兄弟,人都说你们这边的人,就如同高原上的牦牛淳朴忠厚,对人亲善!”

“可没想到,原来你们都是贪婪地座山雕,今天的事情,你们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绝不罢休!”

不光是拉普,门外大部分人都被我的态度搞糊涂了,大眼对小眼的看着对方,表情古怪的用藏语小声交流着!

等我们近前,拉普才猛的反应过来。

他见我神色不对,再加上孟甘棠人事不省的被我抱着,马上询问道:“小老板,孟老板怎么了?”

我正要开口,那个老镇子对拉普说了句什么。

拉普就对他叽哩哇啦的说了堆藏语,似乎把我刚才的话翻译了一遍。

跟着,那老镇长便神色不善的打量着我,又对拉普说了句什么!

拉普一边忙不迭的点着头,一边看向被人抬出来的红脸大汉尸体,忧心忡忡的问道:“小老板,镇长问你们为何闯到葬室?还有,阿莫怎么死了?你快想个借口,这事可不小,闹大了的话,咱们几个都得交代在这儿!”

我冷哼道:“找个屁借口!”

“妈的,我倒要先问问这老家伙,那王八蛋大半夜的跑到我们船上,偷了我们的东西不说,居然趁老子睡觉,把我老婆给背到了这里!要不是老子发现的及时,现在头上早他妈带了绿了!”

“你告诉他,别以为我们是外来的就好欺负!”

“这件事,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拉普听我劈头盖脸的说完,顿时就火了,大叫道:“小老板,你说什么?阿莫偷咱们东西,还要非礼孟老板!”

“妈的,这没卵蛋的东西,应该千刀万剐!小老板,您先等等,镇长不是不讲理的人,我这就把实情告诉他!”

说罢,拉普就义愤填膺的指着红脸大汉的尸体,冲老镇长大声斥责起来。

随着拉普的痛斥,我能明显察觉到,周围的人群越来越羞愧。到了最后,有几个人竟跑到红脸大汉的尸体前,冲他吐起了口水。

老镇长听拉普说罢,便眉头大皱的看了看我。

随后,他冲拉普说了句话,拉普翻译到:“小老板,镇长让我先给您和孟老板表达歉意!不过,你们说阿莫偷你们东西,有什么证据吗?还有他怎么死了?是你杀的吗?”

我心头咯噔一下,暗道:妈的,都说人老成精,此言非虚!看来,要想糊弄过去,少不了还得费一番口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