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产尸流水线?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三章产尸流水线?

天葬师这个职业,在这片世界屋脊的高原上,人们对它的评价是十分复杂的。

一方面,他们直接把人从人间度入天堂或转生之途,具有常人所没有的力量。

“多不丹”藏语意为“具力者”,他们所从事工作的神圣性和具有的特殊法力令人称奇和敬畏。

另一方面,天葬师职业的特殊性又常使人对他们抱有偏见,人们平时对他们敬而远之,视若幽灵。

宁静的镇子,忽然来了一位天葬师,让所有人喜忧参半:

高兴的是,等自己死后,就有人替自己天葬,好教灵魂升入天堂;可一想到,有这么一个和死人打交道的人,与自己住在一起,所有人心中又有些莫名的别扭。

最终,对于死亡的恐惧终究战胜了其它。

这个名为错玛的天葬师,便被他们接受吸纳到了镇中,依靠给镇子上的人料理后事,在这里一住便是十几年。

直到有一天,他恳求镇长把所有人聚集起来,告诉他们自己就快要死了,由于以前替很多人处理过尸体,今生得了大福报!

在他死后,他居住过的帐篷,将会变成一片吉祥的莲花之地。

只要把家里长辈的尸体放在那里,他们的灵魂就会一点一点的从肉体中释放,超脱到佛界。

等尸体完全变成干尸,就意味着先辈的灵魂已经到了佛界。

那时候,他们的尸体就会自己从吉祥之地中走出来,带着一身的罪孽,跳到茫茫的神江中,沉入魔界!

我越往下听越觉得事有蹊跷:

这个叫错玛的天葬师,遗言中提到把人的灵魂从体内释放,尸体自己坠入江水的情况,怎么和无魂之尸那么像?

给我一种感觉,似乎那个错玛在利用这种方式,企图让镇子里的死人,变成一只只无魂之尸?

我不自信的朝拉普问道:“拉普兄弟,那后来呢?那个叫错玛天葬师的遗言应验了没有?放在那里的死人,真能自己起来,跳到江中?”

孟甘棠她们俩,瞬间无比紧张的看向拉普。

拉普噤若寒蝉的点了点头:“小老板,听镇长说,那个天葬师的指点非常灵验!他们把村子里的死人放在葬室,不到一个礼拜,灵魂就会从体内脱出,带着吉祥去佛界享福果!而尸体,会带着罪孽跳下神江!”

“还真有这事?”孟甘棠听罢,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朝我看来,小声道:“坏蛋,拉普说的这件事,我听起来怎么觉得有些蹊跷,那个天葬师身上一定有问题,他好像有办法能让死人变成那种无魂之尸?”

我轻轻地点了下头,就冲拉普问道:“拉普兄弟,你打听仔细了没有?那些死人,当真还会自己走出来吗?”

“镇子里的人,难道就不怕被尸体攻击吗?”

拉普很肯定的道:“小老板,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镇长说,起初那些尸体走出来的时候,好像还对他们有非常强烈的敌意,甚至发起过袭击!但就在那个时候,葬室中突然射出了一道佛光,把他们给吓走了!”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尸体攻击活人的事情!”

佛光?

我焦急的问他,镇子里有没有人知道,那个佛光是什么东西射出来的?

拉普说,这个就不清楚了!村长说,那都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可能是那个人进入佛界的灵魂,看见自己的尸体作恶,就出手镇压了它!

我听他说完,跟孟甘棠相视一眼,她小声在我耳边说:“坏家伙,那葬室中绝对藏着什么秘密!说不定,就跟咱们寻找的无魂之尸有关,最好想办法进去看看!”

我点着头,示意自己明白!

只不过,照拉普这么说的,那葬室在镇子的地位十分高,应该不会轻易允许我们这些外人进去观摩。

除非........我们不请自入.......

我正揣摩这个办法有几成把握,文芳沉吟着问拉普,现在掌管那顶葬室的人是谁?能不能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

“什么?参观!”

拉普一声惊呼,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连连道:“不行不行!老镇长说,葬室目前由他掌管着。前几天才把一个老牧民的尸体安置进去,就算没有这件事,葬室也是人家镇子最庄严的地方,怎么会让我们外人进去呢?”

文芳皱了皱眉,还想开口!

可是,拉普的这句话,倒是坚定了我夜探葬室的决心!

于是,急忙不动声色的在文芳的屁股上抓了把,打着哈哈冲拉普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就不强求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拉普兄弟,瞧这天色好像不早了,今晚咱们在这休息一夜总可以吧!”

拉普抬头往天上看了看,颇为赞同的道:“嗯,时间的确不早了!再往前走,很难找到靠岸的地方!”

“那行,就依小老板的意思!”

“我这就回去给镇长打声招呼,咱们今晚就在这里过夜!”

我见他作势要走,忙给孟甘棠使了个眼神!

“拉普兄弟,你先等等!”

她马上会意的喊住拉普,故作羞涩的对他道:“拉普兄弟,你看,咱们在船上都飘了三四天了,我和文芳一直想洗个澡的,可又不方便,今天晚上你和阿叔他们,能不能.......能不能......”

“噢,噢,噢.......”

拉普认真的听着,突然发出一连串怪笑,暧昧的看着我,说道:“老板,我懂,我懂,今天晚上我和老哥,鱼仔住镇子上!小老板,嘿嘿,就留给两位了!”

这家伙怪笑着,一溜烟的跑回了镇子。

跟着,文芳马上就气急败坏的踹了我一脚,低喝道:“颜知,你他妈胆子越来越大了,老娘的屁股都敢摸了?”

我痛苦的捂着膝盖,心说:这娘们下手忒狠,小肚鸡肠!老子不就抓了下你屁股吗,你他娘就把老子往死里踹?

我花了十秒多钟的时间,才把膝盖的剧痛按压下去。

随后,将自己的计划给她们两个一说:“拉普刚说的那事,其中的蹊跷,想必你们俩个也踅摸出点苗头了!”

“多余的话,咱就不多说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去那个葬室摸摸底,看看到底藏着什么玄机!”

她们俩自是赞同!

随即,三人又合计了一下晚上行动的详细计划,待一切敲定后,就安心的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高原的天说黑就黑!

入夜后,许是我们这次交易的生活用具,让镇子上的人大感满意。他们居然载歌载舞的升起了篝火,将老土匪他们三个奉为上宾,大加欢迎。

火光几乎要点燃夜空,我们只得暂时隐忍着动手的冲动,耐心的等待着,不知不觉,三人居然先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就在我半睡半醒之间,忽听外边传来一阵极细微的脚步声,我立刻睁开眼睛,从船舱的毛玻璃上,看见甲板上好像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偷偷的向舱门靠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