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六十章 拉普的要求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章拉普的要求

无魂之尸?

文芳几人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齐齐朝我看来,好像在等着我往下说!

我其实也是一知半解,好在空行母这娘们懂得行情,就让众人稍等片刻,待我问问空行母!

不料,我还没开口,空行母的声音就在脑中**开:“我只知道——这是无魂之尸,是被神目剥夺了灵魂之人的尸体,有种非常古怪的能力,见人就扑,喜欢吸人身上的血!”

“至于其它方面,上回九天玄女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吸收,知道的不清楚!想要得到更多,今天晚上,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最后那句话,空行母又给我装起了死,怎么叫都不吭声!

我气冲冲的暗骂了两口,将这些资料告诉了文芳等人。

众人听完,皆感到有些匪夷所思,瞬间升起了许多猜测:莫非,这里也是神目循环圈中的一个据点?

拉普在一旁听得云山雾罩,不知我们这干人在说什么?

于是,就自顾自的绕着地上的怪物来回观察着,时不时的点头自言自语的道:“嗯,这一定是魔国出来的使者!”

“难怪,上次军队的枪都打不死他们!估计,上回军队惹怒了传说中的魔王,所以才派来这些魔兵!”

“吉祥的仁波切保佑,让我从这些魔兵手中逃了出去!小老板,这东西咱们得放回去,否则魔王发现它不在了,一定会降下无边魔火的!”

我听了哭笑不得!

这家伙,刚才在水下还神勇无比,怎么一上来,反倒又是神啊魔啊的简直都快成一个神汉了!

于是,我就拍着他的肩膀说到:“拉普兄弟,你们那仁波切的祖爷爷,跟我颇有些交情;说起来,我还是他钦点的佛子呢!”

“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上回仁波切没有保佑你,这玩意也不是什么魔兵,是种受到辐射产生的怪物!”

拉普一听这话,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藏地这边不比中原,宗教观念根深蒂固,饶是他受过高等教育,对这种迷信的东西也有些顾虑!

眼看着拉普要发作,黄叔赶忙上前打圆场,勾肩搭背的说到:“拉普老弟,你可千万别跟这混小子生气!”

“不过嘛,这小子话也没说错!你瞧瞧,这位小蹄子,不,孟小妞,就你们那桑耶寺的主人!你知道她,为啥修建那座桑耶寺吗?”

拉普立刻很郑重的道:“当然是孟小姐的福缘深厚,对佛祖虔诚,以后一定会有大福报的!”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她,她对佛虔诚?”

庾明杰当场抱着肚子痛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拉普兄弟,你可真,真厚道!你知道她是做什么勾当的?哎哟,文队,你干嘛打我啊?”

这家伙话没说完,就被文芳冷着脸踹了脚,痛呼一声,瞧见文芳面色铁青,赶忙噤若寒蝉的闭嘴不言!

这个时候,拉普又傻愣愣的看向老土匪!

老土匪这说起胡话来比我厉害的多,直把孟甘棠吹成了莲花生大师的后代,盖桑耶寺正是为了纪念先祖的光荣!

而我,正是孟甘棠从莲华经筒求来的有缘人。所以,说是佛子也不为过!

拉普一听这话,登时对我们俩个肃然起敬:“小老板,孟小姐,原来你们是莲花生大师的后人啊!难怪,会盖那座桑耶寺,莲花生大师一定会保佑你们的!”

文芳见话题越说越远,暗中在我腰上抓了把,重重咳了两下。

几个人这才回到正事上!

绕着圈,开始研究这只从江底下抓出来的‘无魂之尸’,我问老土匪,底下还有没有其它这种东西?

老土匪摇着头:“应该没有了!我那个时候,基本上都快离开那片黑水带了,这玩意就冒了出来!如果还有的话,我想咱们仨可能全都交代在水下!”

我想想也对!

不过,这只无魂之尸被捆在网中,身体受到严重挤压,只靠肉眼观察,很难发现有用的东西!

可要是放出来,这怪物的可怕我是深有体会,绝对不愿意这么做!

最后,众人合计了一番,决定让我按照空行母的指点,把血涂到这怪物的脑门上,试试看!

然而,大出我们预料的是:我们费了好大的精力,剖开这怪物的身体。找到它额头把血点上去后,这东西登时滋啦滋啦的冒起了白烟。

没多大功夫,居然变成了一滩黑色的脓水,奇臭无比,几乎熏得人胃酸都涌了上来。

文芳四人脸色难看,盯着甲板上那滩黑色的脓水,久不做声!

我恨不得把空行母拉住来狂揍一顿:这可恶的妖女,他妈也不知道事先提个醒!本来还打算研究研究,现在连根毛都没留下!

倒是拉普,亲眼见证了科学无法解释的场景,对我更是钦佩无比,果断认定我是继承莲花生大师佛法的人!

于是,就对我恳求,这次想跟我们一起去冈仁波齐,也好沾沾我身上的佛气!

压抑的气氛,被他这么一插科打诨,想严肃都严肃不起来!

我无语的看着他,正想解释黄叔刚才是胡掐的,我这人酒色财气样样齐全,哪里是什么佛子?

没想到,老土匪抢先一步,点着头道:“拉普老弟想跟我们一起去啊,这可太好了!我们正愁到上游还得重新找船呢,吉祥的莲花生大师知道你的善举,一定会给你大大的福报滴!”

我赶忙把他扯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老土匪,你他娘的疯了不成?冈仁波齐那事能是拉普沾的吗?你想害死他呀!”

老土匪回头看了看,说道:“臭小子,阿叔我自然有我的打算!这位拉普老弟,可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有他跟着咱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方便的多!”

“再说了,你小子忘了那伙势力了?”

“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到了上游后,咱们就得沿着公路线坐车走!可现在看来,恐怕我们只要在公路上一现身,马上就会被那伙势力发现行踪!”

“到了那时,敌暗我明,人家时时掌握着咱们的走向,那我们他妈还拿什么跟人家斗?”

“可水路就不同了!过了上游的冰川口,后边可是峡谷纵横,冰天雪地,纵然是卫星都定不了位!”

“小子,这是让咱们唯一能反败为胜的办法,你就甭管了!听我的,绝对没错!”

我听他说完,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

但老土匪又说的句句在理,有拉普随行的话,一路上的确会轻松许多!

我心情复杂的跟他走回去。

这时,文芳他们四个人,正对着一张冈仁波齐的详细地图,指指点点的似乎在讨论些什么东西?

我过去一询问。

孟甘棠就对我说:“坏蛋,还记得我前俩天说的外国考察队的事情吗?当时,他们在冈仁波齐某座山上,发现了几具离奇死亡的干尸;我们刚才忽然想到,那几个干尸,会不会就是刚才那什么‘无魂之尸’?”

我闻言一奇:“这方面,我倒是没有想过!怎么,你们觉得,刚才的无魂之尸,是从冈仁波齐那边过来的?”

文芳此时一点头,对我指着地图说:“有很大的可能!你看这条河,叫马泉河,正是雅砻藏布江的源头!”(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