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四十六章 鬼胎暗怀

字体:16+-

第二百四十六章鬼胎暗怀

年轻时的老头,仗着血勇身处险境,打晕那个女人后,燃了瞎招子,把那女人从地上翻过来,借着昏暗的火光一看,两只眼睛登时圆了。

只见,地上这个女人,身体中心仿佛有道分割线,左边的躯体珠圆玉润,吹弹可破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色泽。

然而,以鼻梁为中心,右边的身体却犹如一具完全脱水的干尸,鸡皮似的皮肤下,似乎都能直接看见里边的骨头。

“嗬......”

猛然间,老头出了身冷汗,直接瘫坐在地,心惊肉跳了好半晌,才定下神来,鼓起勇气举着瞎招子,再次打量身前这个古怪的女人。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还真不是瞎说!当时那种情况下,一般稍微年纪大点的,绝对会夺门而逃。

可听完老头接下来的讲述,就知道这是多么一个愚蠢的选择!

言归正传,老头能这么快定下神来,年轻是一方面。

更主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无论怎么说,都与他有数十次的欢愉。所谓一夜巫山便胜却万点寒暑。

老头凑上前去,这次一观察,很快就发现这个女人身体的玄机。

女人那部分宛如干尸般的躯体,腹部非常鼓,好像里头塞着个什么东西。老头拉近瞎招子一看,那种轮廓很像是一个婴儿。

莫非,这个鬼娘们怀孕了?

老头一念闪过。

随即,又马上自我否定,不可能,因为右边那部分正常人一样的肚皮,却非常干瘪,犹如好几天没有进食。

这诡异的一幕,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大着胆子试着用手指捅了捅那个圆鼓鼓的东西,没想到,那东西竟然轻轻地蠕动了一下、

“妈呀.....小鬼!”

老头又被吓了一跳,面如土色的退出去三四步,心惊肉跳的盯着那个女人的肚子,脑中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以前听到的一个传说。

也不知道他听谁说的,据说,有些生前好色如命的人,死后会变成**鬼,入夜后,专门会挑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在她们睡觉的时候和她们**。

其后,女方就会怀上他的鬼胎,性子也变得越来越**,会主动勾引一些男人与自己进行苟合。

原因是,那鬼胎乃是活人跟死人交-媾的产物,最是阴邪歹毒。

为了能够降生,会吞噬母体的生命。唯有女人时常与其它男人苟合,让鬼胎吸取他们的阳气,才能逃过一劫!

老头想到这里,就觉得两条腿软了,叫苦连天的道:妈呀,原来这鬼婆娘怀着鬼胎,难怪,这几天把我当牲口一样的养着!坏了,我的腿怎么软了,一定是被那小鬼吸了太多的阳气..........

不料,这时黑暗中却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声,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在抓挠着地面,跟着,眼帘中忽明忽暗的火光中,女人的肚皮上似乎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而且,那东西似乎是直接从女人的肚子中钻出来的.......

他吓了一身冷汗,莫非,那小鬼要出来了?

定睛一看,竟是个很小很小的人手,甚至比一般刚出生的婴儿还要小,形状却非常奇特,只有三根手指,在灯光下黑的渗人。

当场,老头的头皮就炸开了,一定是那小鬼见我打了那鬼婆娘,要出来害我了!怎么办,跑,赶紧跑!

他慌不择路的就要夺门而出。

然而,那只手伸出来一半后,却突然停了下来。

跟着,黑暗中就响起了一道轻微的呼救声:“救,救救我,别,别走,帮,帮我把它,把它挖出来.....”

老头的脚瞬间迈不动了,是那个鬼娘们的声音?

他停下来,举着瞎招子一看,只见那个女人此时已经睁开了一双眼睛,充满痛苦的望着他,让他把那只小鬼拔出来。

看见这一幕,老头莫名的心头一软,这鬼女人也不是有意害我,全都是因为那只可恶的小鬼!

不过,出于对鬼的畏惧,他也不敢过去帮忙,就那么与地上的女人对视着。

过了会儿,那女人又痛苦的道:“你,你不用害怕,它,它已经死了,帮,帮帮我,帮我......”

死了?

老头一怔,保持着警惕瞧了瞧,那东西的确好长时间没有动弹。

于是,就一步一步的挪到那女人身边,小心的用瞎招子烤了一下那只鬼手。确定下来后,就从身上扯了块布,把自己的手抱起来。

然后,捏住那只小手,按照女人给他说的办法,从她衣服中找到了一根细细的钗子,用尖头那端轻轻地划开腹部的干肉,一下子挖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这东西一出来,又让老头大吃一惊。

这只小鬼长得好生奇怪,整体虽然像是个人,但嘴部却长着一根鸟一样的尖喙,屁股后头隐隐还坠着一根没有长毛的尾巴!

老头提溜着晃了两下,这东西的确是死了,长长松了口气!这时,地上的女人竟然撑着手从地上坐了起来,让老头把那只小鬼递给她,随即就放在嘴边,大口大口啃苹果似的吃了起来,样子宛如恶鬼!

老头惊出了一身冷汗。

但却发现随着女人的吞吃,干瘪的半边身体竟然急速水润起来。等她吃完那个东西后,整个人完全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大美女!

之后的事情,老头说的非常含糊,大致是那女人恢复正常后,对他千恩万谢,连夜带着他逃出了玄女观。

出山后,那女人就把他带到了镇子旁边一个僻静的山洞,俩人在里边呆了一夜。次日一大早,那女人就与他分道扬镳。

临走前告诉他:玄女观中有一只恶鬼,她就是被那只恶鬼强暴,所以才怀上鬼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对谁也不要说起,否则那只恶鬼会找上他,将有生命危险!

还有,与他一起上山的那些同伴已经没救了,让他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走的越远越好。

于是,老头就一直瞒着这件事,从来没对一个说起。

过了几个月,正巧那年青藏线上招人,他牢记着那个女人的话,含泪告别了双亲,来到了这里,一呆就是数十年!

听完这个老头的故事,我对上次玄女观一行又陡然生出了很多疑惑:那个女人口中说的恶鬼,会是神目中那股邪恶力量的化身吗?

可是,她肚子中的那个鬼胎又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极力思考这两个问题,一边和老头画着闲篇,过了会儿,秦如玉她们带着换来的汽油找了过来。

当下,我辞别了这个老头,四人在他的目送下,缓缓离开了这个地方.....

接下来的路上,我不断在思考那两个问题,同时叫上空行母一起帮忙分析。

最后,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确定了一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当时那个道姑口中的恶鬼,即使不是神目中那股邪恶力量,也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等我们到达渡口时,天色已然大黑,我拍了拍腿上赵娇的屁股,身体微微抖了下,在她高亢的尖叫声中,脑袋暂时空了一下。

随即,我在秦如玉和孟甘棠嗔怪的眼神下,享受了小妮子娴熟的口-活后,嘿嘿笑着提上裤子。

四人在渡口等了会儿,平静的雅砻藏布江水面上,缓缓出现了一条船..........(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