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 空行母的坦白(二)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四章空行母的坦白(二)

静了一会儿,空行母声音复杂的道;“是他......但又不是他!”

我无比困顿,她这又在打什么哑谜?到底是不是花生老和尚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嘛,非得这样七拐八绕的转来转去?

我内心的烦躁,大概被空行母察觉了!

跟着,空行母就解释说:“当初,那个声音说的选定之人,所有的条件都跟莲花生大师吻合,但在我离开神目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让我又不由起了怀疑——阿妣遮噜迦出现了!”

“阿妣遮噜迦?”我一怔:“差点忘了这号人物了!它出现了.......等会儿,这不对呀........难道说,你们俩以前不认识吗?”

“你怎么会认为,我认识他呢?”空行母反问道。

我心说:奇怪,无尽海的佛堂浮雕,说的非常清楚,花生大和尚是在岗波仁齐峰遇见神目,随后,空行母和阿妣遮噜迦同时出现,进而缠上了他!

现在,空行母为何又说自己不认识阿妣遮噜迦?她是故意在骗我吗?不可能啊,她没有那么傻........

我思绪混乱起来的同时,又听见空行母说:“不错,我们俩以前的确是同时遇见莲花生大师,但在那之前,我根本没有见过他!”

“不,应该说,那时在雪山上的空行母......并不是我!”

当下,我大脑完全瘫痪了:“你怎么越说越没谱,当时雪山上的不是你,还能是谁?鬼吗?你他娘的就是个鬼.........莫非,还有第二个空行母不成?”

“这个,起初我也非常迷惑!”

空行母苦笑起来:“因为,当时那个声音出现后,我只记得自己意识变成了一片空白,后来发生过什么,我完全不清楚!直到,后来莲花生大师重回雪山,遇见了希夷先生,我才在他的相助下,苏醒过来!”

“你可以认为,当初和阿妣遮噜迦一起出现在雪山上的空行母是我,但她又不是我,就像......就像我的灵魂被另外一道更加强大的意识操控了......”

希夷先生?

我听见这四个字,注意力一下分散了,这个希夷先生好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还有,空行母的意思,好像这个希夷先生就是花生大和尚遇见的神秘道人,那她怎么会知道人家的名号?

“这是他自己告诉我的!”空行母察觉到我的疑惑,干脆利索的回答道:“而且,他还告诉我另外一件事,是关于你的!”

“关于我的?”我一愣:“他知道我?”

“不但知道,而且对你非常了解呢!~”空行母说:“他告诉我,有一股邪恶的力量,正在蚕食神目,想要释放出无数年来被神目吞噬的原灵。阿妣遮噜迦来自于它,我那时离开神目后也正是被它所控制,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霍乱神目选定的人——莲花生大师!”

空行母此时说的话,让我难以置信!

倘若她说的是真的,那我们之前所掌握的线索和所有推断,都会被全盘否定,让我不由不暗暗权衡起来。

“那件事呢?”无数的经验告诉我,越是一团乱麻的情况,自己越是不能乱,勉强镇盯着问道:“他告诉你,关于我的什么事?”

“你的身份!”空行母掷地有声:“希夷先生告诉我,你将是神目最后选定的一个人,我必须引导你,进入神目消灭那股在暗中滋生的邪恶力量!”

我止不住暗笑两口,这娘们越说越离谱了,装神弄鬼的没半点实在话。稍稍带着几分戏谑的问:“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让我进神目做什么?”

“没有!”空行母立即就否认道:“他只让我跟他演一场戏,让那股邪恶的力量相信我,已经被莲花生大师消灭,就将我封印在无尽海,等你过去!”

随后,我又提了几个问题。

可空行母不但对我们了解的情况全盘否定,而且事事不离那个希夷先生,让我再也没了往下听的兴致。

于是,我当下止了话头,看见其他人都在眼巴巴的看着我,笑了笑,在此地的驻留的时间不短,差不多快有一个多小时了。

再加上,屏风上的内容刚才经过秦如玉三人的讨论,被我听去了一个大概:此地的由来,全是因为鬼谷子此人!

而根据秦如玉后来所说,鬼谷子大费周章的弄出这么一个地方的原因很复杂,但同时又非常简单:长生不死!

当初,鬼谷子从神目中得到神卵之后,发现了这种卵蕴含的超然能量。如果使用的方法得当,这种神卵可以让人在某种意义上,达到长生不死的效果。

在战国那个时期,痴迷此道的人颇多,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个炼丹修道的道士,自然对此更是迷醉。

于是,他就想要在这里培育出一批原灵,在合适的时机下,利用两卷天书引出神目,将它们送入其中,借助神目的力量,得到更多的这种神卵。

然而,或许是物极必反,又或许是他这种行径有悖天理,最后再一次进入神目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此道白石屏风,乃是其弟子所制,记录了鬼谷子一生的成就,并且要后人保守这个秘密,继承鬼谷子的遗志,继续在这里培育原灵,送入神目获得神卵。

不过,鬼谷子失踪后,这两卷天书却无人可以掌握。最后为了缅怀鬼谷子,后人决定将两卷天书,分别藏于两座玄女观中。

在秦如玉她们的交谈间,还提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鬼谷子和九天玄女的恩怨由来!

这两个人,据屏风所载,起初关系非常密切,甚至可谓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远远超出师兄妹之间的友谊,更像是一对举案齐眉的夫妻。

可是,后来这片阴极空间落成后,俩人便反目成仇,鬼谷子突然将九天玄女所杀,灵魂镇压在外边的玄女观中,尸体却被他埋到了一个被称为‘极点’的地方!

根据孟甘棠她们之后的推测,这个极点,很有可能就是天书上出现的那条通道尽头,也就是这道屏风之后的斜坡之上。

这一点,让三人展开了不小的口舌之争,最后统一了意见,一致认为鬼谷子如此作为,绝非空穴来风,必有其深层含义在内!

只是,屏风的记载到此为止,最终的谜团,还是得躬身力行,去斜坡的尽头处一探究竟!

当下,众人见我结束了与空行母的交流,便迫不及待的动身去找老土匪他们!

“那空行母说什么了?”孟甘棠一边往斜坡那边走,一边转身向我询问。

我郁闷的摇摇头:“甭提了!那娘们说了一大筐,越来越玄乎,说什么咱们在无尽海发现的线索全是错的,那神秘道人叫什么希夷先生,还有些妖魔鬼怪的奇诡论谈,总之基本上跟仙魔大战差不多了,没什么听头,白白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希夷先生?”孟甘棠眼睛忽的瞪圆了,急促到:“你确定,她说的那个神秘道人叫希夷先生?”

我点头,看着她,孟甘棠似乎知道此人?

孟甘棠啧了一声说:“没想到,那个神秘道人居然是希夷先生!难怪.......”

“孟姐头,希夷先生到底是谁啊?你快说嘛,好像名气很大的样子!”赵娇跟我一样弄不懂这号人物,摇着她的手臂道。

孟甘棠呵呵笑了两口:“你这死妮子,整天跟那家伙乱来,不知道多看点书!这希夷先生的名字,你不知道,但他的另外一个名头,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呐!”

说话间,孟甘棠吊了吊我们的胃口,逐字逐句的说道:“希夷先生,就是北宋的那位陈抟老祖!”

我闻言大吃一惊,靠,我就说这希夷先生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原来是他啊!关于他的传说,丝毫不比鬼谷子少。

但他怎么会是鬼谷教的传人?还见过空行母?

我正待开口,但这时孟甘棠已经挤入了屏风后,我照应着秦如玉她们俩进去后,自己吊在队伍最后的一个位置,钻进了这条又窄又暗的隧道中。

隧道并不长,阴冷的石阶排列的异常紧凑,宛如直接在山体上雕琢而成,我们手脚并用的爬了三四分钟,头顶便出现了一个出口,茵茵的树冠犹如波浪翻滚的墨绿色汪洋,出现在众人的脚下。

树冠顶部的状况,却与我们在底下看的时候大相迥异,所有的树仿佛被一柄破天的长剑劈过,形成了一片非常平坦的地面。

拦腰而断的树梢,紧密的绷着一层层坚韧的老藤,七穿八行的在我们脚下形成了一张天然的‘地毯’。

人立其上,地毯纹丝不动,不知道具体形成了多少年。但在我们正前方巍峨的山体上,却向外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我飞快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迅速确定下来,这个洞口便是当时黄叔等人出现的那个隧道的入口。

于是,当下把手枪递给孟甘棠,解开左手的纱布,一手抓着一把军刀,重新恢复了之前的阵容,小心翼翼的朝那扇门洞走去。(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