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三十二章 屏风,两卷天书!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二章屏风,两卷天书!

从玄女殿离开,外边的鬼影仍旧打坐在地,像是一座座亘古不变的雕像。

这种东西,我们已经确定过不会主动攻击人,因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尽量躲着他们,开始在玄女观中寻找攀上头顶树冠的办法。

说起来也惭愧,自从进山后,所遇之事颇多,根本没有半点喘息之机,无论是这座神目后的玄女观或是外边云梦山中的玄女观,始终没有时间仔细游览观察。

此时,趁着这个难能可贵的搜索期,众人走马观花的在一座座神殿经堂中走过,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座玄女观中,好像在不久前还有不少人居住过的样子。

我们在南面的弟子房中,找到了很多老旧的充满上世纪那种风格的日用品。

最显著的便是,每个房间都有一盏那种外边罩着厚重玻璃盖,底部悬挂着一盏黑乎乎煤油碗的气死风灯,只不过,这些煤油灯中的燃料已经挥发殆尽,应该荒废了能有二十几年,**的被子烂成了棉絮。

我们快速侦查完这些弟子静修的卧室后,除此之外并无所获,众人又将目光凝聚在了正东方的方丈院。

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心事重重,闷头不语的向那边走去,但还等我们破门而入,赵娇抢先在门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好像之前有人从此地经过。

众人互相看了看对方,我做了个手势:“你们先等着,我过去探探路!”

说罢,我在三道电光的掩护下,轻轻推开了身前的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个清雅的小院,摆放着不少盆景,想必在外边应该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然而,在这种昏无天日的大环境下,怎么瞧都觉得鬼气森森。

院中的陈设简陋,几株盆景之后,便是个堂屋,举起手电一照,房门大敞是个会客厅一类的主屋,居中是道两米多宽的白石屏风,其上依稀雕饰着许多文字,在光线下若隐若现,充满神秘的色彩。

我隔着院子用手电扫着观察了一下那个堂屋,确定安全后,便招呼身后的几人过来,众人保持着之前的队列,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随即,立刻展开了搜查。

很快,我们就有了收获,在这面白石屏风之后,有个非常隐蔽的暗道入口,夹在屏风和身后山体的中间,一条条不足脚宽的阶梯蜿蜒而上。

孟甘棠用手电照了照,沉吟道:“看来,这就是通向树冠的路......咦,那是什么东西?”

她说着话,忽然把电光照向一条台阶上,我定睛一看:颜小子,那鬼婆娘跑上去了,看见字后,快跟上来!

我看清楚台阶上的字后,登时暗暗骂起了娘:妈的,这脑残的老土匪,他娘的把留言写在这地方,有个卵用!要是天书上没出现预言,我们能看见吗?

不过,骂归骂,这里既然出现了老土匪的留言,倒是让我愈发肯定了天书的真实性,正想一马当先钻进去的时候。

谁知,孟甘棠拉住了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屏风。

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才发现秦如玉和赵娇俩人,正站在屏风前一动不动,脸色变幻不定的盯着身前的屏风。

我马上意识到,秦如玉应该是有了发现,急忙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替她往前照着。

过了会儿,秦如玉才‘嘶’的声吸了口冷气,发现我们都在她身边好奇的观望着,就用手按了按太阳穴,对我们说道:“这上边........”

我们竖起耳朵静静地等着,然而,她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我跟孟甘棠对视一眼,立刻明白这屏风上的内容可能干系重大,唯恐打扰她的思绪,一口大气也不敢用力喘,耐心等候着。

许久,秦如玉才组织好语言,对我们解释道:“这上边,有我们所有问题的答案!”

我惊讶道:“所有问题的答案?秦大美女,快说,上边到底写的是什么!”

秦如玉被我一催,似乎刚刚组织好的语言又被打乱了,左右为难的不知如何开口!

孟甘棠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急中生智的问道:“秦姐姐,你别理他,当他是个宠物猫就成!既然你不知道该怎么说,那这样,我们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怎么样?”

秦如玉马上极为认可的点了点头。

我迫不及待的率先闻到:“这个地方到底是不是镜像世界?”

“不是!”秦如玉一摇头,说道:“这里在屏风上被称为阴极空间,是鬼谷子借用神目和九天玄女的力量,通过‘复制’在云梦山的深处,制造出来的一片地下空间!与云梦山中的阳极空间对应!”

“复制?”孟甘棠奇道:“秦姐姐,你说的复制是......象拷贝电脑文件的那种方式吗?”

“差不多吧!”

秦如玉迟疑着,照本宣科的说道:“这上边说,鬼谷子自从神目中出来后,便掌握了利用神目力量的方式,并且似乎弄清楚神目的来历,将它形容成‘道眼’,意思是制造一切的眼睛!”

“道眼?制造一切的眼睛?”

我愣了下。

‘道’这个字,在道教可是至高无上的象征,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们认为,万事万物都起源于道。而道却是无法形容,无法描述的存在,亦真亦假,或虚或实,高居众生之巅,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简单来说,道就好比是西方教中的创世神,但它却没有自我的意识,身体,只是一团所谓的‘气’。

而鬼谷子说,我们数度看见的神目,是道的眼睛,这怎么可能?难道,那个所谓的道当真存在吗?就在九天之上,漠视的观察着我们吗?

我后背不禁有些透寒。

这时,秦如玉接着又抛下了一枚深水炸弹:“而且,鬼谷子当初从神目中带出来天书,其实有两份,我们得到的那份,只是所谓的‘阳卷’,还有一份‘阴卷’,被他保藏在这座玄女观的神像中!”

“什么?”这下我彻底震惊了:“还有一卷天书?”

秦如玉肯定道:“不错,两本天书,分别对应着两座玄女观。还有,它们的作用并非预言后事那么简单,据这上边说,两卷天书相辅相成下,可以随时召唤来神目,借助它的力量!但如何做到这一点,上边并没有明确的提出来.......”

“只是含糊的提道,阴卷可以抽取异虫体内的力量,制造出另一只‘道眼’,从而将神目引出来!”

“我觉得,咱们当时在玄女观看见的那团鬼火,很可能便是阴卷制造出来的‘道眼’!”

我大脑已经使不动劲了,麻木的问道:“那你刚说的复制,具体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很迷惑......”

秦如玉茫然道:“上边的原话是:祖师置天书于云梦两极,广施神通,拘来八方妖魔,阴火起,道眼出,得娘娘相助,重分混沌,化演阴阳,世界镜成!”

我皱着眉头,跟孟甘棠讨论了一下,她说:“这上边的意思不难理解,鬼谷子将两卷天书,分别放在云梦山的两个不同地方,然后用法术把周围的‘妖魔’,应该就是异虫,聚集了起来。”

“跟着,就出现了阴火和神目,在九天玄女的帮助下,这片世界就如同一面镜子般的形成了!”(本章完)